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88章

第88章

“行章,”齐臻走近周行章,“你撒谎的时候总是下意识把左手插进口袋。”

周行章愣了下,低头一看,自己左手还真插在裤子口袋里,他忙把手抽出来,“你就胡说八道吧,你就是看我手在兜里插着才这么糊弄我的。”

“强词夺理就没意思了。”

周行章刻意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嘴巴一闭也不说了。

“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吗?”

周行章依旧沉默。

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齐臻看周行章打定了主意不说也不再追问,周行章不说他可以自己去查,真要发生什么事情不会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协会的人跟你联系了吗?”

“联系过了。”

“谈得怎么样?”

“还行,差不多谈好了,接下来让新洲的法务跟进就行了,没我多少事儿。”

“嗯。”

周行章稍微犹豫了下,“一起睡吧。”

齐臻弯了弯唇角,暂且放下疑问,“好。”

只是躺在**的时候,齐臻就是不去刻意留意都能感觉到身边人的欲言又止,他侧转过身,“想问什么就问,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作风。”

周行章盯着吊顶上的装饰线,过了有两分钟才问道:“你最近跟卓越有接触吗?”

“卓越?”

“嗯。”

“没有。怎么了?”齐臻心里一转,“你跟他见过面?”

“我就知道不能跟你说……”齐臻脑子转得比他快,人情世故上比他通透明白,周行章敢说一句,齐臻就能猜到后面三句。

“瞒着我,然后等事态恶化到不能收拾的地步再让我知道?”

“没那么严重。”

齐臻支起身,“你不会无缘无故跑去跟他见面,除非有什么让你不得不去。”

周行章没理会齐臻的话,又问,“你对卓越什么想法?”

“什么‘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