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89章

第89章

“这么逼我有意思吗?”

周行章又问,“说吗?”

齐臻紧紧抓着周行章的手腕,抓着他最后一根稻草,终究选择了坦白,“我就是嫉妒他怎么了?!凭什么他的母亲就能得到卓艺林的尊重,就因为她出身显赫吗?凭什么他能得到卓艺林的宠爱而我不行?!”齐臻呼吸有些急促,说完就松开手,从另一边下床,拿了外衣就要走。

周行章两步跟上去,一把拽住齐臻的手腕把人捞到怀里,叹了口气,“这么嘴硬,早说出来不就好了。”

齐臻一愣,瞬间反应过来,“你算计我?”周行章怕不是一开始的犹豫不决就是装的,他还真没看出来,也一点没起疑。

“这怎么能叫算计,我这是在帮你解开心结,有些话吧,说出来就好了,一个人扛着也不嫌累。”

“说得好听,”齐臻抿紧唇角,“放开。”

“不放。”

“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这么霸总啊,我就不放。”

“我去睡客房。”

“客房没收拾。”

“现在收拾也来得及。”

周行章微微一撇嘴,也不找借口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嫉妒别人很丢人吗?你以为我是真的觉得卓越无辜?我他M才不在乎他是不是无辜!我刚才确实是逗你的,他要无辜这世界上就没纨绔子弟了,当初跟他做朋友是爷瞎了眼,不过也值了,要不然上哪儿认识你?”

这还是周行章第一次说出指向性这么明显的话,齐臻一时间忘了心里的窘迫,手颤抖了几下,才轻轻覆盖住周行章环在他腰上的手臂,“你……”

周行章轻啧一声,“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到了这种时候就犯糊涂?我是那种心里坎儿没过去就能跟你做的人?你不膈应我自己还膈应。”

齐臻愣了半晌,唇角不由自主弯出一丝弧度,似乎瞬间就释然了,“就算没有卓越,我还是会找其他的渠道接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