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90章

第90章

“……行。”

“说你三岁小孩儿都嫌多,不许反驳,赶紧睡觉!”

齐臻觉得周行章可能是把跟周舟相处那套用在了自己身上,这个哄小孩儿的语气,他微微叹了口气,哄小孩儿就哄小孩儿吧,起码周行章还愿意哄他,就是话术有待提高。

从小到大,从纪维谷到齐臻,没有人哄过他,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这样,应该那样,纪安是有心无力,卓艺林根本没有这方面想法,宠爱孩子根本不可能,每天非打即骂,讽刺的话更是说都说不完,连一个好脸色都没有,更别说哄他了。

而齐东来和文静雅也不会,他今年二十八,这个年纪的男人,还是独当一面的alpha,怎么可能需要人去哄着?

周行章问他活得累吗?

累。

尽管纪维谷有仇恨做支撑,但总还是有一个人的时候,他不是一块铁坨、一根榆木,他的心也是肉长的,也会感觉冷,也会感觉疼,只是没有人在乎,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知道,他更不知道能找谁去说。

他什么都不能说,他没有时间,也输不起。

现在呢?

周行章在身边,就好像每一天都有盼头,让他第一次觉得活着是幸福而不是无休止的折磨和痛苦,以及压在身上沉甸甸要将他压垮的重担。他确实嫉妒卓越,嫉妒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为什么能得到他从小梦寐以求的东西,是个孩子都不可能不想要父母的关爱,他也不例外。

不过现在,有周行章,有周舟,足够了。周行章或许没有这方面的自觉,但确实弥补了他心里所有的空缺。

父母的宠爱他不想要了。

他依旧贪心,却只贪一个人的心。

第69章 想要骨灰不可能

周行章突然坦白了原谅他,愿意接受他,齐臻其实有些意外,他以为这个过程会需要更长时间,不过就算周行章松了口,两人估计还有得磨合,他揽在人背上的手往下滑了些落在对方的腰上,将人圈在怀里,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一个卓越而已,翻不起大浪,毕竟难得能好好睡一觉,为这样的人浪费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