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四十九章 朝堂之上

第四十九章 朝堂之上

“刘谌,你可知罪?”

刘禅一上朝便是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将刘谌给搞蒙了,抬头瞟了一眼刘禅,见其脸色阴沉,顿知不妙,起身上前一躬,道:

“启禀父皇,刘谌自问行事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民,何错之有?”

“大胆,五弟你私自兴兵攻杀朝廷忠臣,不仅不思悔过,还在此大言不惭,简直是不知所谓!”

说话的是刘璿,只见他面含冷笑,似乎成竹在胸,看着刘谌竟是有些幸灾乐祸,然后不待刘谌说话,继续道:

“父皇,刘谌如此胆大妄为,还望治他之罪,非但如此不能告慰冤魂在天之灵,亦不能使百姓看到皇家明正威严!”

刘谌听到刘璿此语,显然是要将自己往死里整,也不辞颜色,高声道:

“太子殿下果然毒辣,黄皓阎宇此等狼狈,不仅扰乱朝纲,更是欺压百姓,冤魂?威严?不知太子从何断出?”

刘谌此语不假颜色,直接以“太子”殿下称呼,显然已是不顾兄弟情义,不过刘璿不仁在先,也算不得粗鲁绝情。天 籁小 说Ww『W.⒉

“好了!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刘谌,你说说,为何要私自谋杀黄皓?”

却是刘禅见到兄弟攻讦,不愿让臣工看笑话,便直接让刘谌说话。

“黄皓其人,罪大恶极,其由有三:一、干预军事,大将军北伐本是艰难至极,眼看便要功成之际,却被黄皓谗言回师,便是死罪。其二、广立党羽,陷害同僚,马邈阎宇之流便是其犬卒。其三、身为内侍,应知自己之职责所在,可黄皓却仗着父皇信任,对政事横加指挥。三罪并罚,死不足惜,儿臣不愿父皇为其所蒙蔽,方才出手……”

“够了!”

刘谌言辞凿凿,条条罗列,竟让在座臣工赞同不已,几个武将竟是旁若无人地点头赞同,这一切都全数落在刘禅眼中,竟让他有一种心虚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