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五十章 湖船父子

第五十章 湖船父子

“王妃,王上被幽居宫内,显然是被软禁了,您快拿点办法吧!”

说话的是爰虎,自从刘谌被刘禅叫到宫内“教导”,已是三日有余,却音信全无,诸葛京黄德被强令带回家中教育,不得已,文鸯先行去往沓中,企图找到姜维求助,而爰虎则被留在成都,以防不测。天 籁 『小说Ww『W.『⒉

但是国不可一日无主,所以只得请出刘谌的妃子崔氏问计,崔氏虽然心里着急,还是耐心道:

“爰将军莫要着急,王上他洪福齐天,会回来的!”

转头背向,却是暗自神伤,清泪已两行。

相比于外面的焦急躁动,刘谌在宫内则闲适怡然得多,每日闲居翠湖别苑,在扁舟上或放声歌唱,或吟诵诗歌,虽面色淡然,言辞却满是颇为无奈。

“鸿鹄未飞先振翅,水击三千向长空。无风更兼飘飞雪,鲲鹏九万空凌志!”

兀自吟诵声声,笑容苦涩,然后仰头看天,天空秋鹰独翔月,刘谌先是一愣,然后豁然醒悟,连忙收束懒散,取出船上常备的笔墨,在准备好的“蔡伦纸”上疾笔行书,神色颇为专注。

刘谌专注于眼前之事,不仅是一边回忆一边记叙,偶尔还或有所得,不禁喜笑颜开。

远处,竹林边刘禅看着刘谌,眼中诧异一闪而过,思绪良久,回身对旁边的内侍问道:

“谌儿是刚刚如此,还是一向都是如此?”

内侍是刘禅安排在这里随时服侍刘谌的,除了一日三餐,只要不是过分要求,内侍皆按照刘禅吩咐悉数给予,当然他也有另一个任务,就是偷偷记录刘谌的言行。

内侍见到刘禅问询,急忙回答道:

“启奏陛下,王上到此地先是四处查探了一番,然后便久处那扁舟之上,或歌或咏,皆是小奴听不懂的物什,依稀听见,皆是鸿鹄,鲲鹏什么的,刚刚王上抬头看天,然后便开始低头书写,未得陛下准许,小奴却是不敢靠近半许,还请陛下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