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六十章 洛阳

第六十章 洛阳

当姜维来到训练场时,刘谌正在队列旁做示范,若不是那显眼的甲胄,几乎与那普通士兵无异。天』籁『小?说Ww』W.?⒉

远处时姜维没有看清,现在近距离见到刘谌如此,他却是心里一惊,心里某个地方被触动,站在原地呐呐呆。

“夫君,走呀!”

“啊?哦!”

在文鸳呼喊声中反应过来的姜维急忙收敛失态,迈步走了上去。

“大将军!文将军!”

文鸯见到姜维过来,以为是来视察,急忙跑过来迎接,练兵却是未停,按照预定步骤进行着。

文鸳知道姜维有事,所以只是温和笑着点头,姜维却是开口道:

“文将军这练兵之法甚是奇特,可是汝自创之,本将军观之甚是不凡啊!”

姜维看到文鸯在监军,以为是他所创,对其之才能更加敬服,心中也有些后悔当初没有提前将其留下。

文鸯是实诚人,听到这赞叹,虽脸上有自豪之色,不过却是为刘谌而自豪,口中连忙道:

“大将军高看末将了,此法乃是王上所创,末将哪能望其项背?”

一听是刘谌,姜维目光一闪,连忙看向那个恍若普通兵士一般,却又鹤立鸡群的存在。

“大将军稍等,末将将王上请来,你们聊!”

文鸯知道不是来找自己的,跟姜维和姐姐道了一声,便去找刘谌去了。

与此同时,洛阳一奢华府邸中。

“炎儿,汝以为此次钟会伐蜀,意在何为?”

一个马脸羊须的男子坐在宽大奢华的金丝楠木椅座上,一脸和善地盯着眼前垂手而立的青年,绿豆小中满是赞赏和溺爱。

“回禀父亲,钟会乃太后一党,所图者,不过是这曹魏控制权耳!”

“嗯!”

马脸男子便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司马昭,而说出“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高贵乡公曹髦已在三年前死在成济手下,不过他也没有多少时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