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六十一章 邓艾有虑

第六十一章 邓艾有虑

“启奏陛下,濮丞相和左将军求见!”

内侍那喑哑的声音传来,孙休急忙擦去眼角的泪水,整理一番衣衫后才虚弱道:

“咳咳,宣他们进来!”

丞相濮阳兴和左将军先后次第而进,远远听闻孙休的咳嗽,张布不禁皱了皱浓眉,面色有些犹豫。天『『 籁小说Ww』W.』⒉

“臣濮阳兴(张布)参见陛下,陛下万安!”

两人虽然着急于关注孙休的病况,但是礼不可废,所以还是老实立身拱手称祝。

“咳咳,免礼,两位爱卿近坐些。”

见到孙休如此虚弱,濮阳兴清瘦的脸上一阵担忧,轻声问道:

“陛下身体近来好些否,老臣们甚是挂念。”

孙休勉强一笑,软软地摆了摆手,然后径直道:

“爱卿前来,定是有要事禀奏,但说无妨,咳咳!”

濮阳兴看向张布,张布先是不愿,但是来了不说又有欺君之嫌,拱手迟疑道:

“启奏陛下,边军斥候来报,具言说魏国正在大造飞舸楼船,传言来年就要全面攻吴,却该如何是好?”

孙休虽然虚弱,神智却是异常清醒,灵睿的眼珠一转,看向一旁默然的濮阳兴,开口问道:

“子元以为此事当如何?”

濮阳兴知道孙休颇有才智,也不邀功急答,只是平淡道:

“启奏陛下,老臣所思于陛下一致,然则陛下喘吁,老臣斗胆,魏国此举虚也!”

孙休满意地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言,张布先是一愣,再一想,也觉有异,深知却不知其理。

“魏国所图者,弱蜀耳,如此拙劣之计,唯乳牙小儿方行之,不若秦谋赵国矣!”

张布还想再言,但想到孙休虚弱,稍后亦可问询濮阳兴,才压下好奇,静静垂手而默然。

南方的秋天并不算清寒,然此时的殿内却是有一股清冷,从几人心底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