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六十二章 阳谋

第六十二章 阳谋

时过六月,骄阳渐起,空气中多了一丝躁动,连带着地上的人也开始躁动起来。

“升朝!”

内侍总管那阴阳之音打断了与晋公套近乎的百官,众人虽然心有不喜,只得陪笑道:

“晋公,您请!”

司马昭虽身有暗疾,表面依旧是那般伟岸威武,不过那绿豆小眼溜溜转动,却是分外破坏形象。

百官跟随司马昭鱼贯而入,有几个人却是落在后面,显然对众阿谀奉承的官员十分不满。

“食君俸禄,却甘愿做他人马前犬,于兽禽何异?哼!”

一个身着紫色袍服,显得很是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臣工。

“诶!太尉此言差矣,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说话的是相国参军刘寔(shi,三声),而他口中的太尉,则正是太尉王祥。

晋公司马昭都早早立在位,刘寔和王祥以及邓敦才迤逦而至,让司马昭很是不虞。

“哼!”

闷鼻一冷哼,其中冷意和不满人尽能觉。

“太后到!陛下到!”

魏帝曹奂时年十七,尚未加冠,所以暂时由太后和晋公司马昭共同辅政。

“众位爱卿,可有所奏?”

青稚的声音,懒懒无气。

“启奏陛下,今日朝议,乃是为讨论镇西将军钟会伐蜀之事,还请陛下下诏才是!”

晋公自恃身份,也不拱手,在殿前环视一眼,直视曹奂高声道。

“陛下,臣反对!”

一个雄浑高亢的声音突然响起,却是直接否决了司马昭的话,不仅司马昭脸色阴沉,许多晋公一派的人也对其怒目而视。

太后见到乃是自己一派,左将军邓敦,知道其误会此次伐蜀乃是司马昭决议之事,连忙向其使眼色,就连刘寔和王祥也连忙拉其衣袖。

哪知邓敦不但不惧,反而像是得到了鼓励,甩开袖子上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