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一百一十六章 蜀都烽火

第一百一十六章 蜀都烽火

秋叶昏黄,几分忧伤,都在这秋风中零落。

刘禅此时正站在皇宫后花园,之前与刘谌深谈的那个湖边,不过相比之前的畅快,现在却是眉头紧锁,眼中凌厉和愁绪交织着。

“报告陛下,东宫的太子殿下正在聚兵,怕是意图不轨。”

一个面容大部包裹在黑巾里,只留下一双锋锐的眼睛,警觉一瞥,四周的景象收入眼中。

“霍弋,汝跟孤数十载了,汝觉得,孤该怎么做?”

可以看出,此时的刘禅很踌躇迷茫,一边是自己亲骨血,一边是大汉四百年基业,饶是他历经沧桑,也是难以决断。

“陛下,霍弋只知服从,陛下的决定就是弋的决定!”

霍弋,乃是刘传袭自备那个时代的亲兵,他们有一个有名的名字,那就是白耳精兵。

但是自从刘禅登基,白耳就开始从踏马征伐改为间谋之士,全权负责蜀中内外的大小消息。

听到霍弋这么说,刘禅无奈一叹息,许久才慢慢道:

“犬子无能,终究是孤之血脉,眼见其犯错,兄弟相残,实非孤所愿,就此结束吧!”

然后对霍弋交代道:

“汝派人去巴郡江州,让罗宪出兵北上助那人营救刘谌,他一定不能出事;另外拿孤之调令去军营,让思远去安排吧!”

决定后,刘禅就朝着那孤零零的小舟行去,走到半路,他停下道:

“记住封锁消息,此时尽量让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轻飘飘行出去的霍弋身影徒然一顿,然后继续前行,几个闪跃间,就不见踪迹。

“现在孤是为了大汉将士,尔等与孤共义,事成之后自然不吝封赏,时辰已到,出!”

一声令下,五千兵马从宽阔的东宫前门鱼贯而出,挥舞着刀枪,朝着不远的皇宫冲去。

“殿下,咱们如此行事,会不会有些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