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张苞之子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张苞之子

一行人昼行夜伏,望南而走,刘谌坐在车驾中,看着逐渐远去的平原,心中愈焦急。天』籁小 说Ww『W.『⒉

“行了,就在这安营休息吧,本将军累了!”

说话的是吕祥,坐在高大沉稳的大象背上的酥软坐辇内,懒懒地伸了个腰,拍拍旁边女子的胸脯,懒洋洋地道。

其麾下的几百将士听令,立马停下,而张绍骑马在前,听到后面的奏报,顿时眉头一皱,也是叫停军队,赶马而回。

见到吕祥已经在侍从的搀扶下,踏着肉凳走下跪立的象背,顿时火冒,拱手道:

“吕将军,天色尚早,何不行至前面小县城再歇,今日方行五十里,却是慢了些。”

吕祥也听出张绍的抱怨,不过他也没生气,只是抠了抠鼻孔,骄横道:

“现在这里本将军说了算,本将军乏了,就在此处歇息!”

这样一说,张绍顿时大为光火,这吕祥整日坐在大象背上的坐辇中,几乎整日搂着美人酣睡。

醒来就要歇息用膳,而且吃食十分挑剔,颇为耗时,夜里就与美人夜夜笙歌,好像他不是办事来了,而是游玩来的。

面对这样一个不成器的二世祖,张绍哪里有好脸色,沉声道:

“吕祥,汝要清楚,现在尔吾乃是合作关系,要是汝把事情办砸了,汝就等着竹篮打水吧!”

按照商议,拿下刘谌的南中大军星夜西进蜀都,打算在城池外阻拦来自周边的援军,只要城内安全,那这买卖就成功了。

刘璿原想把吕祥骗到蜀都,到时这个靠祖荫的脓包还不是砧板肉糜?

却不料吕祥无才,其子吕克颇有智虑,竟是出主意让吕祥随行南下,而自己则领兵去蜀都。

所以,才有了一路上这个让张绍头疼不已的存在,本来的计谋得逞的喜悦,此时也是消散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