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145 间隙

穿入宁采臣 145间隙

苏广寒见宁采臣并没有计较被掳来的事情,他之前的担心,一扫而光。不过最后他为了表示歉意,吩咐宁采臣稍安,他起身离去。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苏广寒再度进来,他身后,跟随着一个家丁模样的男子,手中捧着一个方形盒子。

“宁公子,天色已晚,我也不好意思强你在此了。这些银子,就当做是小女无知,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你收下。”

苏广寒言毕,从家丁手中端过了盒子,瞬间打开后,顿时,一抹银光灿烂异常耀眼。盒子装的,竟然是五根金色黄黄金条,价值可不菲。

“苏员外,你这是何意?”宁采臣神色一愣!果然是大户人家,一手出的话就是大手笔。幸好宁采臣也是算有见识的人,要不然,一下子见到了那么多跟金色灿烂的金条,他一双眼睛,至少也得从眼眶中瞪出来了。

不管是在前世中,或者这一世中。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财真的是个好东西。能买凶杀人,能贿赂他人,更厉害的是,能够让一个洁身自好的人,从而变成一身的铜臭味。

“呵呵!让宁公子见笑了。你是读书人,而且还是浙江的第一大才子,这些银子对于你而言,或许是粪土,不过人难免遭遇上一些繁琐的意外事情,俗话说,人有三急,宁公子也不要推脱了!苏某聊表心意而已!希望不要见外。”

苏广寒说的真诚,看着他一双澄明的眸子,宁采臣当下也不客气,淡然的从他手中接过了盒子,看也不看盒子中的金条一眼,立刻将盒子盖上。

随后,宁采臣对着苏广寒说道:“如此!小生就感谢苏员外的慷慨了!天色已晚,我也不打扰你们了!就此别过。”

“哈哈!好说!公子慢走!那苏某就不远送了。”苏广寒捋了一下他的短粗胡子,悠然说道。

宁采臣在家丁的遣送下,出了苏家大门。

刚出了大门,迎面而来的是打更的伙计,当当的铜锣敲鼓声,寂静的夜中,异常响亮。估测了一下,此刻时辰,已经是三更天已过。

宁采臣依照着原路回到了客栈。原本,他想要去聂小倩的厢房看一下,不过一想到夜已经很深了,打扰了他人歇息不好,宁采臣径直的进了房间。

将盒子随意的搁在桌子上,往床榻上一趟,来回折腾了一宿,倦意袭来,一觉到天亮。

对于昨天晚上,宁采臣的归来,聂小倩可是知道的。毕竟,他们的厢房,彼此只是隔着十步而已。聂小倩想要来探望宁采臣,看他是否安好,不过后来,她打消了心中的念头。天亮了,一直到了日晒三竿,却不见宁采臣起来的迹象。

这下子,聂小倩终于是按耐不住了,她推开了宁采臣的房间,竟见宁采臣还趟在床榻上呼呼大睡着。聂小倩还是第一见到宁采臣如此贪床的样子。于是,她心中疑惑了,昨天晚上,他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怎么会弄得自己一身的疲倦?

聂小倩安静的坐在了床边上,盯着宁采臣的睡眼,一直看着。像一个离别多年的小夫妻般,她满眼都可以滴出水来。

宁采臣一个翻身,立刻发现床边坐着一人,顿时将他惊吓的睡衣全无,一翻身起来,才是发现来人是聂小倩。

“是小倩你呀?哎,你可把我惊吓一跳。对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宁采臣伸展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一脸惺忪。

“差不多午时了。采臣哥,你还真能睡?比我还厉害呢!对了,那桌子上的金条,你从哪里要来的?”聂小倩一进到宁采臣的房间,她就发现,在桌子上,搁置着一个盒子,她好奇打开一看,才是发现,原来盒子中装着的可是金条。细数之下,整整无根,数目可是不小。

“那些金条?哦!事情是这样的……”

聂小倩也不是外人,宁采臣如实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一一的对她陈述而出。听了宁采臣的一番记述。

聂小倩可是十分惊讶了,“什么?你说将你掳走的那些人,他们一家子都是狐狸精?天啊!采臣哥,你什么时候捅了狐狸窝啊?怎么无端的招惹上他们的呢?对了,那么可否知道了你发现了他们是狐狸真身的真想呢?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你发现他们真身的话,他们是否会要杀人灭口?”

“这个……我想,他们应该还不知道的!杀人灭口?小倩,你这话说得严重了!在与他们交谈中,我能感觉出来,他们虽然是狐妖变化成人,从而融入了我们人类中,他们只想跟我们生活一样,并非有什么恶意。”

宁采臣目光幽幽一闪,接着说道:“想当初,我遇见如画,她也是如此!当初的如画,她在中途开窍,然后有了灵识,张口能说人话,她开始尝试着改变自己,即使他们是狐妖,可是他们有一颗向善的心,热爱生活,这便足够了。”

“唉!说的也是!其实我现在这个样子,不也是半鬼半人吗?我们都是半斤八两吧!不过我有一点想不明白的话,那丫头为什么非要把你娶她?凭什么嘛?再说了,你们根本就不认识。哼!我就说,那天我怎么发觉她们这两姐妹有些古怪,原来她们是狐狸精姐妹呢!这狐狸精,真的是害人不浅,就只会勾引男人!”

聂小倩的一番话抱怨,宁采臣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措词了。

笃笃!

门外,有人敲门。

“客官!是我小二,是这样的,下面有个号称苏老爷的人找公子!说是有些事情要与你相商,不知道公子是否方便。”

苏老爷?苏广寒?他怎么来了?宁采臣神色一愣,赶紧下了床,打开了大门,对着小二说道:“小二,烦劳你告诉那苏老爷,让他稍等片刻,我便下去。”

“好咧!小的这就去。”

“哼!看吧!你想息事宁人,人家都找上门来啦!我倒想去看看,这一家子狐妖想要干什么。”聂小倩好像心情有些不爽。一旦在听到了这些人和事,她的心情可是无法平静下来。

眼见聂小倩的神色不对,宁采臣赶紧对她说道:“小倩,有些事情,可不像你想的那样,而且,他们对我并没有任何恶意!我希望你不要迁怒他人。还有,记住,不要再他们面前,提到狐狸的字眼!知道吗?”

“为什么?我就想要当面揭穿他们的真面目!哼!一旦他们身份暴露出来的话,我看他们日后怎么在这扬州城呆下去。”

“小倩!千万不要这样做!将心比心,你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吗?会将他们一家子逼入死胡同!再者,我打个比方,比如我把你现在的事情给抖露了出去,那么,你将是如何?何况,我们与他们,又没有什么血海深仇,何必要做恶人呢?”宁采臣可想不到,聂小倩一旦计较起来的话,那份心机,可是有些可怕了。

“采臣哥,你老实的告诉我,你从老就没有嫌弃过我的身份吗?从当初的孤魂野鬼,到现在的半鬼半人,你心里真的从来没有一丝的忌讳?”聂小倩神色一晃,双目有了一丝幽怨。

宁采臣微微叹息了一口气,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进行着简单的洗漱,尔后,他对着聂小倩说道:“一句大实话,对于你,不管是如画,或者是破风,虽然说,从人类的道德观上做论述的话,你们的存在,却是违背着伦理。可是,我从来就没有嫌弃过你们,我历来都把你们当成是自己的家人一样来对待的!小倩,我们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也不是很短,或许我们对你们的感情还不够深,但是,我真的是心理早把你们当做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亲人。”

“只是亲人吗?难道就没有别的?”聂小倩面色一晃,有了一丝期待。

“好吧!我真的是败给你了!你若是纠结在字眼上的含义,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了!好了,我们也不要在废话!下面还有人等着我们,我们下去吧。”

宁采臣笑着摇摇头,人一旦钻入了牛角尖的话,在怎么说下去,也是有理不通。

宁采臣跨出了房门,身后的聂小倩,却是悠悠说了一句:“其实,我很高兴听到你刚才的那些话!放心吧!我会替你保守住他们是狐妖秘密的。”

得到了聂小倩的承诺,宁采臣总算是放宽心下来。

两人,下了楼阁。

大堂上,却见苏广寒悠闲的喝着茶水,在他身边,端坐着两个女子。宁采臣一看便可以看得出来,这不是苏广寒的两爱女苏晴跟苏雪吗?

苏雪在见到宁采臣后,她赶紧对着宁采臣眨动了一下眼睛,不过当她的视线落在了宁采臣身边的聂小倩,苏雪顿时面色一寒,有了一丝敌意。

聂小倩神色一怔!对于那女子射来的敌意,她心头微微一愣!她自问,她可是没有招惹上她吧?何来一见面,就给她一个那么明显的下马威?当下,聂小倩也是不客气,一抹森严的目光,直直朝着苏雪回瞪了过去。

对于此两女才是第一次见面,就暗里的掐斗了起来,宁采臣只能暗暗摇头了。女人们的战争,在有的时候,男人最好不要参与,选择视而不见,是最好的办法。

“宁公子!苏某今天又来叨扰了。”

见到宁采臣,苏广寒似乎是格外高兴,一脸笑意,灿烂如花。宁采臣猜测不透他们一家子今天来此的目的是为何?

当下,宁采臣也回了一句:“苏员外话说严重了,小生也是闲着无事,叨扰的话也不见得。”

落座后,宁采臣感受到了旁边女子的一抹探寻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