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146 谋策

穿入宁采臣 146谋策

宁采臣不用问,那女子,他知道是谁。苏雪的同胞嫡姐苏晴。苏晴想对苏雪来说,她这个做姐姐的性子比较娴静,没有妹妹的好动和顽皮。

昨天晚上,她终于做了一回恶人,帮助妹妹将宁采臣掳来。可是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她从爹爹口中得知,被她们姐妹们掳来的书生,竟然是你名动整个浙江的大才子宁采臣?她心中既是激动,同时又是有着几分的忐忑不安。

她可想不到,那书生,竟然是宁采臣!因此,在早上的时候,爹爹让她们两姐妹来跟宁采臣道歉,苏晴可是第一个赞同的人。反而是苏雪,她心中有一些不情愿。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在道歉的话,已经是无济于事了,何必又多此一举?苏雪可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最终,她可不敢忤逆父亲的意思,只能怏怏前来了。

“宁公子!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们的不对!我和妹妹给你道歉了!”苏晴站了起来,目光撇了宁采臣一眼,立刻又低下,她神色有些羞赧。这宁公子长得真是好看!同时,她心中暗暗说了一句。

拥有如此才华的书生,仪表堂堂,喜欢他的女子,应该有很多吧?不知为何,肃苏晴心中,有了一丝怪异的失落感。

宁采臣赶紧回礼说道:“苏小姐言中了!不碍事!话说,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无端的被两个狐狸精姐妹掳走,宁采臣也不知道,他该是做如何表态。假若是换做了其他男子,见了如此美丽的姐妹花,兴许他们心中可是乐开了花吧?飞来横祸,却是艳福不浅。

“宁公子说得没错!你们可是不打不相识呀!日后你们呀,不妨多多走动,若是你们两姐妹能够得到宁公子的指点一二,宁公子的大才,会让你们一生受用无穷的。”苏广寒一番话,好像是有意要将他膝下的两个女儿,硬塞给了宁采臣般。

听着他的话中之意,会让人产生一种误差,如此好岳父,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呀。

“额……不知道宁公子身边这位是?”苏广寒目光一闪,落在了一直安静中的聂小倩身上,他眸子中,有了一抹探寻的意味。

“我叫聂小倩!你们不用管我,继续聊。”聂小倩说了一句,对于眼前这一家子,她无心要与他们相识。

苏晴苏雪她们,对着聂小倩侧目看去。好个端庄,又是艳丽的女子。就是不知道,她跟宁采臣是什么关系了。同是女人,她们的心思想的可是一件事情。对于心中爱慕的男子,她们都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容不得其他女子的眷顾。

见场面冷了下来,宁采臣对着苏广寒问道:“不知道苏员外今天来此,是为了……”

“哦!是这样的!一来,我是让她们给你道个歉!毕竟是她们冒犯了公子;二来苏某想今天晚上宴请公子,算是苏某有意要结识你吧!只是不知道,宁公子是否要赏脸了?”

宁采臣神色一愣!苏广寒话说的那么直白。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再者,宁采臣也想要知道,苏家隐秘身份在扬州城中,他们难道真的是想要融入人类的社会中?或者是其他的目的?对于这一点,宁采臣有了一丝兴趣。

略思考了一下,宁采臣说道:“那么,就有劳苏员外了!小生今天定当准时赴约。”

“哈哈!宁公子果然豪爽!那么苏某今天晚上,就恭候两位的大驾了!告辞了。”

恭送了他们一家子出了客栈大门。

聂小倩怏怏问了一句,“你真的打算今天晚上要去赴他们的约吗?唉,这些人情世故,真的烦死了。我不想去,你看行不?”

“别!都已经承诺了他人,若是临时反悔的话,那岂非不是说明我们不懂礼节了?失去了礼节人前,此种行为可是不好的。若是你下次有什么急事的话,有谁还会对你伸出援助之手呢?”宁采臣话语一转,接着说道,“其实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你不想与他们有过多的交集,好吧,下次的话,我就帮你推脱了去,不过这一次可不行!”

“好了!我都知道!我现在想…..”聂小倩不安的撇了宁采臣一眼。往下的话,她也不说了。

对于聂小倩的心情,宁采臣又是怎么不知道?他们下扬州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要撮合聂小倩与她父亲相见的事情吗?

可是,现在该与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接触到聂小倩的父亲?这对于宁采臣而言,还真是一个难题。毕竟,宁采臣可不认识聂志远,同时,聂志远也不认识他。

要聂小倩出面,更加是不行了。依照论理,聂小倩已经是一个死去的人了,一个死去的人,忽然出现在跟前,即使聂志远有强大的心理,在第一时间之内,他定然是很难接受。严重的话,说不定会被惊吓的昏死过去。这已经是宁采臣最保守的估测。

“差不多十年了!我没有见过我爹爹,我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在见到他的话,我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将他认出来。也许,他会忘了我这个女儿!毕竟,我可是死去的人。采臣哥,你知道吗,我现在心情既是激动,又是纠结!我不知道,该与怎么样的方式与他相见。我……”

聂小倩此刻的情绪,抖动的有些过激。

宁采臣只好安慰她说道:“其实这事情,你也不用过分的纠结!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你都盼望了那么多年,一直不是很想去见你爹吗?好了,现在这个愿望终于是要实现了?你又在纠结!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真的!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建议,远远的看你爹一眼,然后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办!我一定会让你们父女在相见的时候,有一个缓冲的过程。放心吧!一切有我。”

“嘻嘻!采臣哥!你真好。假若当初没有遇见你的话,我想……我或者已经成了黑山老妖的小妾,日夜承受着他的凌辱。”聂小倩话说的真情流露。

宁采臣神色微微一晃,那些事情已经是悄然远去,昨日不可能会重现。

“对了,你爹当初也是进士出身吗?”宁采臣忽然想到了一个接触到聂志远的办法。

“对呀!我爹是二甲进士!他跟你一样,也是对书画爱好的不得了,凡是遇到一些好的字画,他都会收藏起来。小时候,我还曾抱怨说,他喜爱书画多过关爱我这个女儿呢!那时候我爹爹就哈哈大笑,从此以后,他总是一边抱着我,一边教会我读书,写字,可惜……好梦一般都不会长久,自从我娘过世后,我爹消沉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后来,他进入仕途……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宁采臣的确知道,聂小倩在追随着父亲出任中途,客死他乡,往事忆起,不堪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