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147 正主

147正主

聂志远是个读书人,而且还是二甲进士,那么事情可就好办了。往往一般的读书人,他们最钟情的便是收集一些上好的字画,或孤芳自赏,或悬挂起来作为修身养性作为装饰。对此,宁采臣心中,他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若要刻意接近聂志远的话,第一步要从字画入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聂志远办公,或者他经常路过的地方,摆个地摊销售字画。一个爱好书画的人,他绝对会停留下步伐来,好好的鉴赏。

对于宁采臣临时想到的办法,聂小倩也是极力赞同。然后,宁采臣安排了聂小倩在幕后张罗他所需要的东西,而宁采臣在第一时间之内,他负责去打听聂志远的办公地点。聂志远在扬州为官,扬州城虽然很大,但是要打听一个有官身的人,还是很容易的。

宁采臣从贩夫走卒他们的口中,得知了聂志远如今的身份消息。江州人士,现今五十出于,官居六品州同。短短半天的功夫,宁采臣已经将聂志远的身份寻思摸透的清楚。接下来,事情就好办了。

聂志远的办公衙门,坐落在城南长街三里弄。三里弄,据说是扬州城最大,也是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人潮汹涌。

而三里弄,必定是聂志远每天办公的必经之路。宁采臣寻了一个极佳的位置,惊喜准备了一些字画。如今宁采臣的字画,他的书法功底,已经是逐渐上层了。飘逸的字体,深厚的书法底子,一旦他的字画刚是摆放出来,摊位前,顿时围拢上了一些同是爱好字画的读书人。

只是,对于宁采臣的字画定位,最少的价位都是一贯钱。天啊!一贯银子的天价字画?莫非这书生的脑袋进水了?于是,那些一边观赏字画的行人,自然是纷纷摇头,可是他们一边手,又是舍不得放下字画,激烈的评头论足。

对于他们的讨价还价,宁采臣总是一口价,一贯钱的价位不变。惹得围拢的书生,对他张口大骂。可是,骂归骂了,字画的定位,依然没有任何改变。无奈,自恃敖高的书生们,他们只能怏怏离去了。不过,离去一波之后,又是另外一波前来,同样的品头论足,同样的讨价还价,而宁采臣,还是同样的回绝。

因此,那些远去的书生,他们都是对宁采臣骂骂咧咧而去。宁采臣也不恼,一边微微笑意的恭送着他们的离去。

聂小倩一直站在宁采臣的身后。她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披风上有帽子,将她整个弱小的身子都完全包裹在里面。黑衣女人,有些神秘。前来观画的书生,他们均是对着宁采臣身后的那黑衣女子,露出了一抹探寻的目光。

只是,聂小倩一直包裹在黑衣的披风下,看着她拿曼妙的身姿,更加是让人联想翩翩。

“采臣哥,你说,这个办法行得通吗?我爹他……真的会上来观看这些字画吗?”待到那些书生远走后,聂小倩轻声问道。

宁采臣说道:“嗯!我想,你爹一定会来的!除非你爹没有看见我们这字画,今天不来,那就明天,明天不行,我们一直在此,机会,往往总是会给有心人做好准备的。”

宁采臣话语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且,我已经寻到了你爹的府邸,我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可以引起你爹的注意,便是在你爹府邸的邻中,我们租下一房子,那么我们就成了你爹的邻居了!你若想看要看他的话,只隔一墙壁,你只要一探头,便是可以每天都见到你爹了!”

“真的吗?莫非你已经把那房子给租下来了?”聂小倩忽然有些激动起来,但见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真的!租金我已经付过了!我们现在即可入住!不过还需要简单的购买一些家用。其他的没有什么问题。”

正当宁采臣与聂小倩在相互攀谈时候,一个中年男子,徐徐的走到了他们的摊位旁,拿起了其中一幅字画,仔细的端详起来。

此中年男子,留有美鬓,修理的整齐,美观。他国字脸,眉粗而不矿,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身材魁梧,不过却是有些佝偻。

“小哥,你这书画出自何人的手笔?如此上乘佳作,怎么会在此……”

男子目光一片金光闪闪,他手上拿着的字画,正是宁采臣用心准备的《生查子》喃喃默念而出:

去年元月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月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那是无尽的思念,宛若滔滔长江水,斩不断,理还乱。

瞬间,宁采臣分明看见了此中年男子拿一双清澈的眸子中,已经是泪满盈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懂此人就是…..

宁采臣收回了思绪,他在往后看去,却见聂小倩浑身都颤抖起来。而且,她那一双隐秘在黑色披风下的眼睛,同是布满了泪水。这一刻,宁采臣终于明白了!此中男男子,正是他们要等候的聂志远啊!

对于《生查子》,这可是宁采臣衡量再三,他应景作出来的。一般的人,他们假若没有经历过风霜悲事,那么他们自然只能从此诗句中的狭义的理解字面而已,一旦饱经风霜的人,此诗句,一定会触动他们内心中的最悲伤往事。

宁采臣的猜测,其实是正确的。

“小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这字画,是出自于何人手笔?”中年男子双手一微抖,紧紧的拽着此字画一刻也不肯放松了。

宁采臣不安的撇了一眼身后的聂小倩,随后,他说道:“让先生见笑了!这字画是小生所作!不知道先生贵姓?”

为了尽快验证心中的猜测,宁采臣只能开门见山了。此刻,宁采臣能够感受到身后的聂小倩,她的情绪波动很大。看来,他心中的猜测,可是八九不离十。

“哦!某人姓聂,居然你刚才已经叫我先生了,不妨在前面加个聂字,然后,既是聂先生了。”

此人,他果然是聂志远。

聂小倩的父亲?他们不惜千里下扬州,目的为何?不就是为了此时此刻他们父女相见吗?

可是宁采臣知道,这事情,着急不了,凡是都有一个缓冲的过程。

“这字画真的是小哥所做?敢问小哥何妨人士?贵姓?”聂志远的情绪堪是激动,如此上乘佳作。又是如此大才之作,怎么会在在此摆个地摊售卖?如此佳作,居然没有人呢识货?这怎么可能?

总之,在第一时间之内,聂志远他却是不相信,眼前这书生,他会落魄的再次售卖字画为生。字画上乘,书法更加是上乘。

事情,可是依照着计划进行,宁采臣心中可是有些感叹,怎么会进展的如此顺利?莫非连上天也在帮助他们吗?要让他们父女尽快的团聚吗?

“我是浙江横县人!姓宁,名采臣。”宁采臣不动声色说道,一边,时刻注意着聂小倩的变化。他可是在担心啊!担心聂小倩会承受不住内心波动的冲击。明明,眼前所站的便是他父亲,可是此时,他们父女却还不能相认。那种煎熬的感觉,宁采臣虽然不是当事人,但,他可以感受其中的身临其境。

“浙江横县?宁采臣?这名字,我怎么听着好像有些熟悉?”聂志远话语一转,接着问道:“对了,不知道你这字画是什么价位?”

现在正主已来,宁采臣也不会去理会那个什么价位了。他随后说道:“就十文钱吧!”

“什么?小哥你……如此上乘佳作,你居然才卖它十文钱?你这不是暴谴天物吗?你老实跟我说,这字画,到底是出自何人之手?假若真的是出自你做所?我现在可是不相信,这字画非你所出了!你看这字体,飘逸,书法根深,磅礴。而且,无论是从诗韵的造句,或者是韵律,都是完美的无可挑剔。想你也是读书人,也应该知道拓跋流云吧?”

聂志远一双目光,严厉的一闪,接着说道:“拓跋流云堪称我们燕京的第一书法家!他的诗词造句,甚是厉害!可是如今单看此字画,已经可以在他之上。你说,如此重分量的字画,你会不懂得它的价值?若非你是盗窃了他人作品?前来售卖?”

坏了!宁采臣并没有考虑到,聂志远可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孺子。能够做出如此佳作,他忽略了一个致命的事实。亦如他把一个金条当做是一文钱来定位了。怪不得,聂志远会反驳他,铿锵的说词,尤其是那一句“莫非你盗窃了他人的作品”,更加是让宁采臣无地自容了。

宁采臣闹光一闪,赶紧解释说道:“聂先生,你先听我说!这字画,的确是小生所做!而这字画,之前小生定的价钱的是一贯整。我看先生一身儒雅,又是识货懂得欣赏小生的作品!加上之前,有些书生对我定位过高,被他们狠狠骂了一顿,而的我小弟感染了风寒,我们兄弟两初到扬州,租下了一个房子,盘缠用光了,正是需要银子的时候,所以……”

“所以,你就折价出售了如此上好的佳作?”听了宁采臣一番结解释,在看看宁采臣,果真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书生模样,聂志远也相信了他的话。

“可惜呀!宁公子,你若是真的把此字画十文钱给卖了出去!真的是应验了我刚才说的暴谴天物了!这样吧!我今天闲着无事,随意出来逛逛,身上可没有携带那么多的铜板,你这话,我买下了,就依照你之前的价位一贯整如何?”

聂志远一边对着宁采臣说道,一边,他目光好奇的撇了身后的聂小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