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148 相邀

穿入宁采臣 148相邀

聂小倩见着聂志远朝着她掠来了一抹探寻的目光,那曾经熟悉的容颜啊!我亲爱的爹爹,想不到我们生死阔别,已经十余载了。髯鬓斑白的爹爹,这么多年过去了,您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上,内心中一定很悲苦吧?您的悲苦,无人诉说,一定都是和着眼泪,吞咽在肚子中吧?

此刻聂小倩,她心中默默千万遍的无声呐喊。她害怕看见了一双布满了悲苦的眼睛,她更加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叫出声来。于是,当聂志远撇来目光时候,她急速的底下了头,尽量的把帽子垂得更低。她内心中的激动,四处乱撞,对于她而言,父女相见了,却是不能相认,可是一种煎熬。

“那位就是你舍弟吧?看他身子那么纤弱。你呀,这个怎么做哥哥的?为什么不把你弟弟安置在家中呢?生病了,就要好好的歇息,莫要出来乱跑!这样对身体不好!”聂志远的一番话责备,像是一个父亲那般,话语虽是责备,但却是明显的关心。

宁采臣可是有苦难言,这一出戏,他若是在继续演下去的话,迟早会露出马脚,他会崩溃的。当下,宁采臣只能会意说道:“多谢聂先生的关心!下次,我们会注意的!”

“嗯!如此便好!我看这样吧,你这些字画,我都购买了!”聂志远拦手一抱,将摊子上的所有字画,全部揽在了怀中,他对着宁采臣在说到:“你去携着你弟弟跟我来,聂某的宅子就在前方不远处,步行不到半柱香时间,你舍弟身体无碍吧?”

面对着聂志远的如此担心,宁采臣担心的是,聂小倩她最终会控制不住她的情绪,从而会……对于那个是否要发生的事实,宁采臣心中无法估测。聂志远能否抵住他内心中的强大?当一个死去十余年的女儿,忽然现身在他面前?他又该做什么样的反应?

这样冲击巨大的后果,宁采臣可不敢继续往下想去了。为此,他目前能够做的,只是将颤抖中的聂小倩,紧紧拥住,给予她无声的安慰。

聂志远走在了前面,他一回眸,就见了宁采臣拥住了聂小倩那个温馨的画面,顿时,他心中一颤!如此情深意重的兄弟两,亲情的珍贵,立刻将他的心事,泛滥的勾引了起来。不觉中,聂志远的双眸,又是泛起了点点泪光。

倘若,他的可怜女儿,如若不死去,还尚在人世的话,应该也有他们那般大了吧?可怜他白发送黑发人,多少个日日夜夜,他思念的亡女的心,从来没有间歇过。

宁采臣与聂小倩,他们并没有看见走在前方中的聂志远,他探手狠狠的抹一把泪水,大步的朝着走去。

步行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果真如聂志远说的那样,一座幽静的庭院,落在在他们前方。大门前,栽种着两株巨大的梧桐树,风吹一动,那哗啦的树叶,可是落下了遍地。

到了大门前,聂志远深情的看着那两株大树说道:“秋天已尽,树叶也快要落光了。宁小哥,我们进去吧!”

聂志远那一声幽怨叹息,随后被一阵风吹走,却让聂小倩一身颤抖。跨入了院子中,聂小倩忽然不走了。

因为她发现,这院子的构造,竟然与她生前的院子一般,一样的景物,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子中刻印出来的一样。

为何会这样?爹爹对她的思念,看是从来没有停止过啊!那年,她十岁,有一天,她扯着爹爹说,告诉了她心中一个小小的梦。

她想要在院子中,栽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草,杏树,梨树,桃树,一旦春天来了,忽如一夜春风,千树万树梨花开……那该有多好呀!

曾经,她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梦境。可是,今天,她终于见到了儿时的梦想!爹爹终于为了她圆梦,而她,却与爹爹阴阳相隔了十余载。

幸好,苍天不负有心人!她遇见了宁采臣,得到了宁采臣的帮助,修炼了鬼修,若是她当初肯用点功,吃多一点苦头的话,她或许如今已经为自己塑造了金身,那么,她与爹爹的相见,不会那么多坎坷。

宁采臣发现聂小倩怔怔站着不动,扯她不走。他也只能停下了步伐,一脸担心的看着她,然后低声说道:“小倩,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激动,亦是很难过!可是我们现在还不能暴露出来,要不然……你们父女要相见,总得需要一个过程来缓冲!要不然…..”

“放心吧!我…..没事!我能坚持到那一天的到来!只是看见了这满满院子的树木,勾引起了我儿时的记忆。”聂小倩现在的身份,可是男儿装扮,因此,她尽量的是自己的声音压得深沉一些,不至于让聂志远发现了端倪。

“你们进来吧!我这院子大,可惜没没有什么人!我好静,只有两个上了年纪的老仆人,一个叫福伯,一个叫亚婶。”

聂志远一边走,一边对着他们介绍说道。

随后,大堂中,徐徐走来了给老头子,老头长得又些发福,一头白发,让他的人看起来,更加是醒目。

“福伯,你把这两位客人请大大厅去,我稍后就过去。”聂志远交代了一句,他拐上了廊道走去。

福伯好奇的打量着宁采臣跟聂小倩,微微一笑道:“两位可真是府上的贵客,请入大厅来吧!这大院中甚是冷清,有你们来呀,可是增加了不少的人气。”

福伯话说的和蔼,如邻家爷爷般的亲切。

“那就有劳福伯了。”宁采臣微微一拱手,说道。对着聂小倩使了一个眼色。宁采臣还是在担心聂小倩的情绪。不过目前,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见一步行事了。

两人随着福伯进了大厅。此大厅中的摆设,有些简单。不过书味却是很浓烈。随意往墙上看去,均是挂着一些山水田园墨画卷。说是大厅,这里的装饰,倒像是一个书画展览室般。四处均可见满屋子都是字画印眼而来。

“两位请坐。”

福伯虽是上了年纪,可是看他手脚,却是很利索。一张八仙桌上,有茶壶,茶器,茶杯,罗列的整齐。

“呀!这大院可是很久没有客人来了。老爷好静,他身边友人少得可怜,唉,若是老爷膝下有一儿一女的话,我想,屋子中会热闹一些吧。”福伯一边给宁采臣他们准备茶水,一边在唠叨着闲话。

聂志远,其实他是个可怜人。起码,宁采臣是这样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