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149 煎熬

穿入宁采臣 149煎熬

宁采臣他们茶水尚未喝到半,聂志远款步而入,他对着福伯说道:“老福,你去库房支取两贯银子,我自有用处。”

福伯闻言起身而去。

“怎么样?这些粗茶水还适合你们的口味不?”聂志远微微一笑,问道。

“嗯!还行!入口微有甘甜!若是在炎炎夏日中,这一道茶水,却是上好的茶了。”宁采臣随意品论了一下。对于茶叶类,他研究的并不多,也不讲究。

一般好茶的人,均是以两广人为多。而这一世中,相对贫苦的人家,他们讲究的只是能够吃饱,穿暖即可,哪里还有像富贵人家这样,过着锦衣玉食的讲究享受?对于贫寒人家而言,那是一种渴望不可求的奢侈。

聂小倩的异常安静,而且,她从头到脚都把自己包裹在那一件宽松,黑色的披风下,给人一种遐想的诡秘。聂志远对于宁采臣这个“弟弟”的安静,他倒是有了一丝兴致。他眸光一闪,落在了聂小倩身上去,“宁公子的舍弟?怎么会如此安静?莫非是个羞涩的小哥?作为男孩子的话,像舍弟如此安静的,真是不多见了。”

聂志远的一番话,聂小倩赶紧又低下了头,尽量的拉拢了披风的衣领,将她遮掩的更加严实。然而此刻,没有人知道,聂小倩的内心中,波动的异常厉害。爹爹就在跟前,却是不能相认。这天下间的事情,还有这样更加让人煎熬的吗?

一旁的宁采臣,随之感受到了聂小倩的肩膀抖动的厉害,他知道,他们必须要离开这里了!要不然,依照聂小倩目前的情况,她的情绪兴许就要爆发的崩溃。

宁采臣站了起来,说道:“聂先生,我想,我们还是告辞了!我看舍弟身体好像不舒服。改天的话,我们有空再来拜访了。”

一些客套话,还是要说的。况且,宁采臣说的拜访,他可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方便之门。在聂小倩没有与聂志远父女相认之前,往后的工作,还得依靠他来善后。

“我看舍弟病得好像不轻,不妨聂某给你们请个郎中如何?”聂志远好心一片泛滥。他随之也感觉到,自己的热情,好像过度了。

难道,是因为宁采臣的关系吗?总之,眼前这书生,给他的感觉很好!聂志远知道,依照他之前对宁采臣的观测,这书生果然是大才。无论是他的书法,他的字画,他的谈吐,他的举止,谦谦儒雅,一个高风亮节的书生,可是深得聂志远的欢心。

这么多年以来,聂志远从来没像今天,他会对一个才是短短见面不到半天的书生,产生了那么多好感。因此,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与宁采臣相交,从而了解的更多。

宁采臣蓦然有了一丝为难,直接的拒绝,会让他们下次的见面,或许会产生隔阂。可若是不拒绝的话,那么一旦请来了郎中,那么聂小倩的身份即刻会暴露。如此一来,事情可就万分的糟糕了。

正当宁采臣不知道如何要措词时,聂志远应该是发现了他的左右为难,他抿唇一笑道:“罢了!聂某也看得出来,你好像不大乐意!不过说得也是,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一场,你们年轻人不拘小格,不愿意欠下人情,我都知道。我看这样吧!你们住在哪里,聂某如是有空的话,再去叨扰你们。”

客套话都是说道这份上了,宁采臣还能拒绝吗。为此,他只能说出了刚刚租来的房子。

一说出纳房子的住址,聂志远一拍手而起,“哟!竟然会这么凑巧?我们竟然是邻居?太好了!宁公子,这样吧,你先把舍弟送回去歇息,我看福伯去了那么就也没来,你们现在若是不急需要银子的话,我可以晚上,或者最迟明天给你们送去,你看如何?”

“我看行!那么,小生就多些聂先生了!我跟舍弟就先告辞了。”宁采臣发现了聂小倩的肩膀抖动的跟加厉害,他可是为着聂小倩一直担心不已,匆匆找了个借口,告辞了聂志远。尔后,他搀扶着聂小倩,匆匆逃离出了府邸。

出到了外面来,聂小倩一双眼睛,已经是通红肿胀一片。聂小倩一边抽泣,一边说道:“我可想不到,我爹的晚年那么凄凉!孤单的一人,住在偌大的庭院中,膝下没有一儿半女,我更加想不到,他会一直记着我儿时那个话,满满院子的花草树木,都是他亲手栽种起来的啊!我……”

“小倩!我们回去再说,这里说话不方便。”

前方中,还是聂志远的府邸。

看着聂小倩的悲戚不成声,一时间,宁采臣也不知道如何来安慰她。携着聂小倩,回到了租来的房子中。

此房子,与聂府只是隔着一堵围墙,一墙之隔,一眼望去,便可以清晰的将聂家庭院收进眼底来。租来的房子不不算大。因此,宁采臣只花了一贯银子整,便可长住半年之久。

进入了庭院,聂小倩一把扯下了披风,呆呆的望着那围墙出神。围墙上,栽种着不知道名字的植物藤条,蔓延了一地。虽然气节已经是秋末,可是那些植物藤条,依然是碧绿的勃发生机。与秋天的植物调零,成了鲜明的对照。

见了聂小倩此番模样,宁采臣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小倩,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难受!我也知道,你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你爹相认!可是,你仔细想过吗?因为你身份的关系,凡是知道你的人,他们很清楚,你已经是一个死去的人了!我说这话,可能你不爱听。但,我还要必要跟你说一些实情!即使你心情在如何的焦虑,急迫,还得忍一忍,因为目前的时机并不成熟。”

“小倩……你有在听我说话么?”宁采臣见着聂小倩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他顿感有股挫败。

“接着说吧!我在听着呢。”聂小倩悠悠说道。

“唉!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宁采臣语顿了一下,他再是叹息一声,“今天晚上的宴会,你若是不想去的话,我可以跟苏员外告一声!我看你脸色很不好!你……还是不去了吧。”

“嗯!其实,我也不想去!我很不喜欢那一窝狐狸。对不起了,采臣哥,你自己去吧!我进去歇一会儿。”

聂小倩说完,只留给了宁采臣一个落寞,又是孤单的背影。

唉……

宁采臣只好叹息了一声,今天安排了她见聂志远?难道错了吗?中间没有过度。她的内心中的煎熬,是苦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