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150 浅谈

150浅谈

秋末气节,夜幕降临的比较快。很快,天空中,已经是布满了一层灰色朦胧的雾气。可能,江南的天气相对比较潮湿的缘故。

晚上,因为要去赴约。考虑到聂小倩留在这陌生的家中,宁采臣是有些不放心,在临行去,他敲响了聂小倩的厢房大门。

聂小倩开了门,双眼,还是一如白天的模样,通红肿胀。想必,她刚才可是又哭过了。看着越发憔悴的聂小倩,宁采臣心中一片心酸。

“小倩,那个……我晚上要出去,夜宵你想吃什么?我给你打包回来。”不过是高个别,宁采臣却是无法张口,只能另外找话题。

“不了!我不饿!真的,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的。十多年来,我和爹爹阴阳两隔,今天,我终于见到他,我很高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高兴过。虽然我哭了,可是,你知道吗?我哭泣,并不代表我悲伤。你……可以走了。”

聂小倩的一番自圆其说,可她面色的那一抹悲伤,却是逃不过宁采臣的一双眼睛。对于今天晚上苏广寒的邀请,其实宁采臣并不想去。可是在早上的时候,又是承诺了他们,唉,这一刻,宁采臣可是两难抉择了。

“罢了!我还是留下来跟你说说话吧。”最终,宁采臣决定了,他不去赴苏广寒的宴会。大不了,明天随便找个理由说辞,不过是萍水相逢,对于苏广寒一家子,他们是狐狸精的事实,宁采臣也不打算去研究了。

“你真的不去了?若是因为我的缘故,采臣哥,你还是去吧!毕竟你早上已经承诺了他们不是?居然承诺了,就要……”

笃笃……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聂小倩的话。

宁采臣悠然一笑道:“看吧?可不是我不想去,而是现在有客人登门拜访来了!很有可能是你爹!我们下午离去的时候,他说了,很有可能会晚上过来拜访。时间来得真快!小倩,你是在厢房中,还是包裹上那一件披风?”

“我……还是不出去了!我怕到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将我们的计划给弄砸的话。而且,我也非常清楚自身的问题,我是一个死去的人,一旦出现的话,会把我爹惊吓个半死!到时候,那就麻烦了。”

事情到了此地步,聂小倩还能如此冷静的分析自己的问题,宁采臣之前对她的担心,随之放宽松下来。

“嗯!如此也好!那么我出去了。”

门外的敲击,可是越发急速了。为此,宁采臣只能匆匆步伐而出,打开了庭院外的大门,聂志远一张笑脸,立刻展现在宁采臣跟前。

他一手提着一个袋子,另外一手端着一个罐子,模样有些滑稽。

“我还以为你们不在呢!怎么样,是否我欢迎我进去?”聂志远目光一闪,又是溜溜一转,倒像是个几岁的小童般的俏皮。

宁采臣神色一愣,赶紧拱手说道:“原来是聂先生!里面有请!贵客临门,真的让小生的寒舍灼灼生辉呀。”

“呵呵!瞧你说哪里去了!对了,这是两贯银子整!你数数看!这的话,是给你舍弟的。里面装着的可是治疗风寒的特效药,早晚服用。我可告诉你,不出五天时间,舍弟的风寒即可药到病除了。”

宁采臣从聂志远手中接过了那两样东西,他心情,有些复杂。可以说是,他与聂志远,不过才是相识不到半天的时间。何况,聂志远的身份还是州同,五品官员,能够如此降低他的身份,亲自登门送银子,又是送药,这样的老好人,这个世界中,真是不多了。

放眼整个燕京王朝,能够在其位上,食高官厚禄,不谋其事比比皆是。

他的舍弟?不过是宁采臣为了掩饰聂小倩的身份,权宜之计捏造出来的身份。可是聂志远,他从来就没有怀疑,信以为真,拥有了一颗如此至善纯真的心。如此好人,上天却是没有给他晚年带来一个好报。

上天,却是不公平的。

“哎,你没事吧?我看你一脸神色不在焉的,莫非聂某来的可不是时候?”聂志远目光灼灼,扫视了宁采臣一眼,顿时疑惑问道。

他这话可是严重了。

宁采臣当下说道:“怎么会呢?小生刚才不够是在感叹,这个世态炎凉的社会中,居然有聂先生如此至善纯真的人,所以,小生心中可是感慨颇多呀。”

宁采臣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倒是把聂志远乐得呵呵大笑起来:“行了!你这书生,倒也是一嘴的伶牙俐齿!你若是在说下去呀,我可是要翩翩然了。”

聂志远话语一转,接着说道:“哟!你这小院子,环境也不错嘛!亭台,楼阁,一样不少,可是比我那大宅院养眼多了。不过我却奇怪了,我们是仅一墙之隔,我怎么没有发现,聂某的邻居,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个高风亮节的书生?哈哈……这下子,我可是捡到宝了。”

两人一路进了院子,自是笑声不断。

那时候,聂小倩在厢房中,当她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后,她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心情,又是碰碰的窜跳着。

是爹爹!爹爹终于来了吗?无奈她如今的身份,只能暂时的隐蔽起来了。爹啊!您可知道,你日想,夜思的女儿,她就在您身边?她就隐藏在您老的眼皮底下啊!原谅女儿的不孝,现在还不能与您相见。

聂小倩一手,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心窝,把耳朵,紧紧的贴在了窗户上,仔细的,小心翼翼的聆听着那时隔多年,又是重温于耳旁那个让她熟悉不过的声音。

宁采臣将聂志远请到了客厅中。此客厅的面积位有些狭小,不过整体上的建造各式,设计的死心灵手巧。

一座小庭院,一分为三厢房。两主卧房,一个厨房,中间,贯穿着客厅。这样的设计,让狭小的空间看起来,比较舒服,没有视觉上的狭隘。

初始,宁采臣进入到这院子时候,他也被那设计的巧妙惊讶的不小。这个时代人们的智慧,绝对不亚于他前世中的任何一个人。

起码,宁采臣是这么认为的。

“嗯!我忽然觉得,人啊,应该住上这样的房子,才是过得比较舒心!唉!想我那空荡荡的庭院,四处都是空溜溜的。在有的时候,我都觉得那里寒气逼人,太寂寞了。”聂志远舒服的坐下了一张竹制的摇椅上,轻轻的晃动着双脚,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

“你可有表字?左右一声的叫你宁公子,我倒是觉得有些陌生和生疏了。”随后,聂志远目光一扫视,接着问道,“对了,你舍弟呢?莫非已经歇下了?”

“哦!对!他用过晚饭就歇息了!我表字清逸!先生以后叫我清逸即可。”

宁采臣一边说道,一边给聂志远倒了一杯清水,他才是想起来,一切匆匆入住,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准备,“不好意思了!连茶叶都没用,先生就将就一下吧。”

宁采臣说的真意,聂志远乐呵一笑道:“嗯!不必在乎那些礼节!清逸?看你一表人才,面相如玉的书生,取表字清逸?果然非常相衬!好极,妙极。就是不知道,你这表字是何人所取?莫非是家父?”

聂志远说完,对着宁采臣撇去了一抹探寻的目光。

宁采臣摇头,随之说道:“我表字并非是家父所取!而是我的恩师。”

听了宁采臣的话,对于他口中的“恩师”,聂志远可是更加感兴趣了,他端起了桌子上的杯子,小口抿下后,目光一闪,悠悠问道:“依我所想,能够做你恩师的人,一定是个大才之人吧?只是不知道,他又是何人?清逸可否方便告知?”

对于聂志远的话,宁采臣可是赞同的。宋文豪满腹才情,的确是个大才之人。何况,宋文豪还坐拥了一州知府,他的官位,还在聂志远之上。宋文豪是一甲进士,而聂志远,他则是二甲进士,一旦相互比较的话,很明显,聂志远屈居在宋文豪之下。

“当然可以!我的恩师便是浙江的知府宋文豪,我想,聂先生居然是州同,同是为官,或许,你们会人认识。”宁采臣一句无心的话,却叫聂志远神色一晃。

这书生,可不简单啊!聂志远可是想不到,宁采臣竟然是宋文豪的门生?不过说的也是,依照宁采臣的才华,做一州知府的学生,并非是什么轰动的事情。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太正常不过了。人生匆匆十余载,每个人,都必须为着他们的前程着想。倚靠个好人脉,从而平步青云,这样的事情,多入牛毛。

“有些意外。”聂志远叹息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清逸,你可知道?当年,我便是跟你恩师同一批进士的!不过那时候,我与他并未深交,一晃数年,他如今已经是一州知府了,他的仕途,的确是一帆风顺啊!而我……唉,不说这些事情了。”

宁采臣可以看得出来,聂志远的神色又些落寞。难道是他看错了吗?像聂志远这样的人,他应该很淡泊那些仕途上的名利才对。也有可能,是他想多了,聂志远不过是在感慨人中的一番感悟罢了。

接下来,两人一直在交谈着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看看时辰不早,聂志远也告辞离去。而宁采臣作为地主之谊,自然是将聂志远送到了院外。

告了一声“停步”后,才是进入了院子。

院子中,那一抹白色的衣裙,将聂小倩瞬间衬托的风情万种,又是落寞的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