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151 挨鞭

151挨鞭

“他……走了?”聂小倩悠悠问了一句,看似平淡,单,她的言语中,却是一片苦涩,悲戚之意。

宁采臣点头,说道:“嗯!刚出去!我们回去吧!院子里风大。其实,我也想不到,你爹他会亲自给你熬了风寒的药。一个身居高官的人,能够做到如此礼贤下士,你爹他真的是不简单。真的,我打心里眼深深佩服他。”

“谢谢!其实,我爹爹一直就是这样的人。不过说句心里话,我真的不想他那么憨厚,我更加希望他圆滑一些,势力一些,那么,他在官场上便不会处处受压,或许,他会过得轻松一些,舒坦一些。一般而言,老实人都是要吃亏的。假若,我爹他能够像你这样心思八面玲珑的话,拥有你的一半,我也为他开心了。”

宁采臣神色一愣。聂小倩把他定位得太高了,他如今不过才是一个秀才。秀才秀才,若是屡试不第的话,可以说是,这人生,算是报废了。看如今这个社会,秀才能够做的事情,混的好一些的,无非就是做人前师爷,为这官老爷门出谋划策,还需要时刻提防着他们的脸色行事,哈前哈后,卑微的像狗般。

档次稍微底下的,便是做个学堂的教书先生,门下学子,若是有大才之人,兴许能借助自己的学生,谋得一方财力。至于混得更加落魄的,只能在长街上,摆上一个售卖字画的摊位,人前同样是卑微,为着一日三餐,劳碌奔波。

瞬间,宁采臣心中可是感慨颇多。

“夜深了,进去歇歇吧。”宁采臣跟聂小倩告了一声晚安后,彼此各自入了厢房。

第二天,聂小倩的情绪稍微好上了一些。闲着无事可做的她,唯有在院子中的凉亭上发着呆。宁采臣一出来,发现聂小倩一双眼睛,怔怔的望着那一堵围墙。那一双灵动的眼睛啊,如今,似乎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活泼。

取代而至的是灰色一片朦胧,还有一抹深深的思念。她的思念,那是一个女儿对于父亲的眷顾。

“小倩,你若是显得慌,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如何?若是,你心中真想见你爹的话,我们可以在他半办公的地方,远远瞅上一眼,如何?”宁采臣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聂小倩的楚楚尤怜模样,他建议说道。

“好吧!我们出去。”最终,聂小倩抵不过宁采臣的建议,点点头,露出了一抹浅笑。笑意中,饱含着一股心酸。

两人稍微打扮了一下,出了远门。宁采臣记得,从此道走去,聂志远办公的衙门,不是很远,走急的话,半柱香时间即可到达。若是放慢脚步,应该是需要一炷香的时间。

今次他们出来,也是闲着无事,一路走去,沿途欣赏扬州的风貌。他们到扬州来,也没有时间好好好的玩上一回。目前,了结聂小倩的事情,可是宁采臣需要做的头等大事。

晨曦的秋末阳光,非常祥和。像一个蹒跚的老人,缓缓普照下来。

不过穿梭在长街上的小贩,四处一片吆喝之声。

长街上,宁采臣忽然瞥见了售卖包子的小档位,脑海中,竟是想起了横县中的“风味馆”那晶莹透亮的水晶包。原来,他是一个容易怀旧的人。

“小倩,肚子饿了么?我们去找个档位吃些东西吧?”出门前匆匆,他们两人,均是没有用过早点。不觉中,又是走上了一段路程,还别说,两人都有些肚子饿了。

得到了聂小倩的首肯,他们继续沿着长街走去。

“我想喝一些稀粥。”聂小倩忽然说道。

“好吧!我们在走走看,看看附近有什么好东西。”

他们两人,可是初始到扬州,对于长街上的地理位置,可谓是不熟悉的。两人一圈转动下来,却是没有发现售卖稀粥的摊位吃食。

于是,宁采臣疑惑了,偌大的长街上,竟然没有一家卖粥的?人家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他们可是有钱却无处可花?

正当他们两人长街上张望时候,蓦然,一队官差嘈杂的在大街上四处乱搜。弄得清晨的大街上,一阵的鸡飞狗跳。

“小倩,赶紧往边上站区!那些官差,一看便是本地流氓。可是不好招惹。”宁采臣一眼,就看出了聂小琴眸子中的心思。

聂小倩心中虽然是有些不情愿,不过,最终,她还是听从了宁采臣的话,站到了行人道上去。

一路飞扬而来的官差,所到之处,大街上均是一片狼藉。

然而,最是狗血的一幕,宁采臣还是撞见了。不知道谁家的小孩,无端的站在了长街的中央处。然而迎面而来的,可是骑着高马的官差,或许,他们的眼睛已经是看上了天去,哪里还看见当街中的小孩子?

眼看,那小童即将要被乱马蹄给踹翻去。众人的高呼声,随之而起。

却是那瞬间,一道人影,宛若闪电般,掠了出去,一览住小童,嗖的一下,将小童脱离出安全的范围。

这突如其来发生的一幕,骑在前方中的官差,应该是一个小头目,他座下马可是受惊了,发出了“律”的一声,将马背上的他给重重摔在地上。

哎哟!那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声,摸着屁股,站了起来。对着前方那一道人影呵斥道:“呔!前方那小子!你他娘找死吗?害得老子从马背上摔下来!混蛋!”

咻!

那人在摔下来时,他手中,依然是拽着一根粗长的鞭子,狠狠的一甩,立刻朝着前方的人打了过去。

那鞭子的抽打而来,宁采臣并没有躲开,而是挨上了重重一鞭子。原来,在马蹄即将要将小童给踹翻,却是宁采臣在第一时间内,将小童给转移出了安全地方。

可是谁知,当他把小童转交给家人时候,无端的,他背背抽了一鞭子。顿时,他脊背上的一块衣服,当下被扯碎了去。

他能感觉到,他的脊背,此刻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