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宁采臣

153 意外

穿入宁采臣 153意外

“走吧!小子!嘿嘿!等下到了州同公堂,老子会让你脱去一层皮的!知道吗?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一个消息,我和州同大人可是称兄道弟来的!哼!你若是识相的话,应该知道怎么做!”

胡汉山黑着一张脸色,对着宁采臣说道。

为此,宁采臣就好奇了。据他所知道,此扬州城就一个州同大人,而此人便是聂志远。对于聂志远,宁采臣虽说不是很了解他的为人处事,但是,有一点,他可以断定的是,聂志远会与胡汉山此披着人皮的饿狼称兄道弟?

往往需要看一个人,从他的言行,举动,还有他的本性可以判断出来一二的。聂志远的为人,宁采臣可以笃定的说,绝对是不会交上胡汉山如此恶徒。

因此,在随着他们一队人马前往州同公堂路上,宁采臣他给自己下了一个赌局,假若聂志远真的是如胡汉山说的那般,他们彼此称兄道弟的话,那么宁采臣他不会犹豫,他定然会在公堂上,自毁双眼,扶墙而出。

一众人马,晃晃荡荡的驶向了州同公衙。

那时候,聂志远正在处理着一些繁琐的事情,忽然中,一门卫匆匆跑进来报告说,知府衙下胡汉山要告状,而他告状的是一个书生,说是书生将他殴打了一顿。

听闻了此事,聂志远眉目一皱,他心中顿时生出某种不好的预感来。

胡汉山,他会被殴打?而且还是一个书生?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对于这个上司门下的胡汉山,对于他往日的行为,劣迹斑斑,聂志远比任何人都要明白。那人,机器嚣张,跋扈,可是毕竟是上司的人。

虽然,胡汉山平日也偷偷的做着一些鱼肉乡里的事情,对此,聂志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他是上司的人,即使他有过错,他作为下属的,也不好拿上司的人依照法律办事。聂志远唯一觉得奇怪的是,今个儿,他怎么撞上门来了?而且要该告状?

端坐在公堂上的聂志远,他稍微的思考了一下,立刻对着门卫吩咐,让他们进来。

门卫得了聂志远的口令,匆匆步伐而出。

州同公衙大门前。

宁采臣一脸淡然神色的被一众人拥簇着,其实,那些胡汉山的小弟们,说句实在话,他们也不敢对宁采臣动粗。在走来的路上,宁采臣悠悠步伐,一点也不着急。不管胡汉山在前头如何的骂骂咧咧,宁采臣依旧是我行我素。胡汉山手下的一班小弟,由于顾及宁采臣是秀才的身份,也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老道的一路牢骚了。

好不容易,他们终于到了公衙。

胡汉山一路火气窜窜腾,到了大门前,他一脸怒气匆匆的拿去了木架,击鼓雷鸣。似乎,宁采臣便是一个大恶人般,虐他妻子,杀他家人的恶魔。

得到了门卫的允许,一众人鱼贯而入。而走在前方的胡汉山,他立刻嚷嚷叫道:“聂大人,你可为我做主啊!”

身后的宁采臣,听了那厮的颠倒黑白后,他嘴角一扯,露出了一抹冷冷笑意。

端坐在高堂上的聂志远,一旦见到横冲直撞而来的胡汉山,他顿时使一脸的厌恶神色,冷冷呵斥道:“下堂何人?这里可是衙门公堂,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可不是大街的菜市场!肃静!”

胡汉山可想不到,聂志远竟然没有看在知府的面子上,没有给他留一分情面,冷冷的呵斥了他。当下,胡汉山目光一拧,言语中,有了一丝冲劲,“聂大人,真的是好大的官威呀!怎么几日不见,就认识我胡汉山了?”

端坐在高堂上的聂志远,他一听这话,心中便是一堵。他心中暗暗一道:哼!若非不是顾忌知府的面子!早就将你拿下打上二十板子了!

不过,聂志远可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他面色一寒,言语间甚是冰冷,“老胡,没事的话,就不要瞎折腾,回去吧!你告什么状?你倒是说说缘由!不过,我可有话在先,你若是有理了,我定然给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你若是在像上次般的胡搅蛮缠,你可知道,堂下的狼牙棒,已经很久没有沾上血腥了?”

想起上次这胡汉山,没事总是喜欢制造一些事端出来,然后再来来消遣他。聂志远可不吃他这一套。

“我被那书生殴打了!聂大人看看吧!我身上还有伤呢!还有,书生就在外面,被我一班小弟看护着,大人若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质问我那些当班的手下,他们可以作证!”此刻的胡汉山,他就像一个无赖一样。好像从聂志远在扬州坐上着个州同以来,他从来就没有将他看在眼中吧?

幸好,聂志远是一个心性淡泊之人,他无心于这些人周旋。即使是他上司知府大人偶尔会宴请他,聂志远能推究推掉。只是胡汉山此人,依照着有个知府给他撑腰,时不时的总是会给他招惹上一些麻烦事情。

此人用心异常险恶,反正每一次,聂志远一见到胡汉山,他的心情总是会起伏不定。

胡汉山见着聂志远黑脸看着他,也不发话,也不有所表示。莫非,聂志远可是有玩推脱的手段?在看看大堂两排,一个公差都不见她们人影。

一下子,胡汉山立刻明白了。感情这聂志远,真的是在消遣他啊?

“大人?那些公差呢?怎么一个也不见他们人影?看其情况,莫非大人以为,我胡汉山可是在开玩笑不成?小的们,将那书生给老子押进来。”

碰碰!

瞬间,便是几道人影,跌滚在胡汉山跟前,摔个仰八叉的嗷嗷大叫。原来,那一班小弟,见此是公堂,又是得到了老道的口令,他们也不再顾忌宁采臣了。蜂拥而上,便想要将宁采臣绑起来。

可惜,他们今天,注定是招错了人。宁采臣又岂会如他们所愿?在他们蜂拥上来后,宁采臣一甩手,两下子就将他们几个人提起来,摔进了公堂。

宁采臣佛尘衣服,一身轻松走了进去。

端坐在公堂上的聂志远,他目光落在宁采臣脸上瞬间,不禁是一阵惊讶!

宁采臣?怎么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