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48章 天空战记三十五

第六百四十八章 天空战记三十五

正当我们屏息静听大队长讲述索科上尉和宪金中尉的事迹的时候,卢舍维中尉出现在食堂门口了,卢舍维中尉立即觉察到大队长是在讲什么,也静静地立在门旁听着,一双双充满着喜悦的目光,都一齐投向卢舍维中尉,随后又沉浸在肃穆气氛之中。

当大队长那一双满含悲痛的大眼睛看到了卢舍维中尉的时候,他也停顿了一会儿,好象是想要说出他那最得意的最温柔不过的口头语——好。

卢舍维中尉十分激动,眼泪差一点从眼眶里滚出来,这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他又回到自己的飞行大队了,重新回到这个和睦的大家庭里来了。

“当我们朝西边飞去执行战斗任务的时候,我们都觉得斯特河是可以信赖的,是完全可以信赖的。”大队长接下去说,“飞机负伤的飞行员,都竭尽全力设法飞过河去,丢掉了飞机的飞行员,也都千方百计地朝着斯特河边跋涉,斯特河是值得我们信赖的,它没有使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飞行员陷入窘境。

要是索科上尉和宪金中尉从利齐一直朝东飞行的话,那斯特河也能帮得上他们的忙,这两架飞机当中的一架负伤了,大概是索科上尉的飞机吧,宪金没有丢下自己的长机不管,他们两个人一起朝着东北方向——朝着扬波尔方向飞去。

只要你看一下地图,那你马上就会知道,从利齐到杨波尔的距离要比从利齐到格里戈里的距离近一半,所以,他们就选择了这一条最短的航线。

他们两个人在离扬波尔不远的一个地方落了地。他们还以为,这个地方仍然在咱们人的手中控制着呢,其实,这个地方已被苏军占领。

苏军包围了他们,想抓活的,我们的战友一直跟敌人战斗,直到拼光了最后一颗子弹,他们知道无法逃脱了,于是,下定决心,宁死不屈,他们认为,与其活着当苏军的俘虏,莫如死在自己的尊严上干净。

你们可能会问: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战友的英勇行为?前不久,我们抓获一个苏军飞行员。在审讯他的时候,他说:我真恨我自己,我没有象你们的飞行员在扬波尔表现的那样,采取果断的行动。我们也懂得军人的天职是什么!接着,这个被俘的苏军飞行员就叙述了发生在斯特河左岸的这件事的全部细节。”

大队长最后说:“亲爱的战友们,让我们大队的无畏飞行员,华夏人民引以为荣的儿子——索科上尉和宪金中尉的光辉形象,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全体肃立,为我们的战友默哀一分钟,食堂女服务员都在哭泣,远处,从火车站那边传来了火车头汽笛的悲鸣。

晚饭后,飞行员们把卢舍维中尉围在当中,听他讲述失事经过。

原来,当他做左转弯动作时,飞机失速下跌,坠入螺旋,他想改出螺旋,但飞行高度不足,只好跳伞。

卢舍维中尉落地的地点,紧挨着被我击落的那架苏联飞机坠毁的地方,我们的步兵,在追击逃跑的苏军飞行员时,不断地朝着卢舍维中尉开枪,直到听清他说的是中文时,才停止对他射击。

“你们看,这不又是三机编队带来的一场灾难!”我无法克制愤慨情绪,“你在前边飞,一边一架僚机夹着你,好象两个保镖的。我又不是司令,何必着人如此严密地保护着呢?让我在编队飞行中稍微灵活自由一点吧,不要因为我要转弯,逼得一个飞行员跳伞,另一个飞行员鬼知道被甩到什么地方去了!”

“安静一点!”大队长制止我发牢骚,“嚷嚷什么,你简直像个烧得滚开的茶壶!飞三机编队今天是最后一次了。”这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很坚定,简直象是在宣读判决书。

我回到宿舍,见枕头上放着一封叠成三角形的信,自从开战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收到来自老家——唐山市的信呢。

这是妹妹雷丽写给我的,在信的开头几行里她写道:家里收到了关于小弟弟雷景天失踪的不幸消息,我很了解我的小弟弟,他这个健壮有力、意志坚强的小伙子,是永远也不可能当俘虏的,失踪,这就是说,他牺牲了,战争已经从我们这个家庭中夺走了一条生命!

现在,在前线还活着的只剩下在陆军的弟兄两个人了,还有一个弟弟正在成长之中,他正在踏着我的脚印走呢,战后,在我们这几个人当中,谁能活着回去见妈妈呢?

接着,雷丽写道:她的丈夫也上前线了,几个堂兄弟已经穿上了士兵军装,在信的末尾她写道:“你寄来的钱已经收到,妈妈和我谢谢你了。”

我想:这太好了,他们终于得到了我的资助。明天,我一到机场,就给他们写回信。

拂晓,从巴尔塔方向传来了隆隆炮声,我们全大队在炮声中紧急起飞,离开了这个机场向新的地点转移。

陆军的撤退在继续。

现在,飞机就是我的家了,我在机翼下面吃饭,飞行间歇,我就坐在机翼下面看报纸,写信,写日记。

从我们飞行团开始接连不断转场那一天起,我就下决心记下我们停留过的每一个地方的地名,可是,在7月底到8月上半月这一段时间里,转场飞行频繁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使我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

苏军正向东南方向进,各个飞行部队都被迫连连后撤转换机场,我们飞行大队也不得不顺着海边向东撤退,我们一边全力以赴地支援步兵阻滞苏军,一边在陆军掩护下向后撤退。

我们飞行大队离开托夫斯克机场以后,只在佐夫卡附近的机场停留了一天,我们从这个机场出动对敌军发动数次强击以后,马上又离开了这个机场,转移到别廖佐卡,别廖佐卡机场的飞行场地紧挨着大路。

我们在这一地区驻守的时候,几乎没有见到过逃难的民众,以及溃退的散兵游勇,可是,在这一条大路上呢?

马车、牛车,成群结队,慢腾腾地挪动着,车上乱七八糟地堆满了家庭用具,老人、女人、小孩子,也都挤在车上,强烈的阳光烘烤着他们。他们的身上和脸上盖满了尘土,一个个形容懊丧。

有的人在自己的头顶上拉起了吉卜赛式的帐篷,帐篷下面露出孩子们的小脸蛋儿,牛群、羊群、马群搅作一团,在大路上拥挤着,乱窜着,尘土翻滚,淹没了一切。

每一辆拖拉机后面,都拖带着三、四台联合收割机,汽车喇叭急促地叫唤着,试图从这塞满人群、牛车、马车、畜群的大路上,挤出一条小路来,可是,无济于事。

我们远远地躲开滚滚飞扬的尘土,站在树林深处,呆望着这一条长长的悲惨的人流,是啊,我们,我们的陆军,未能顶住敌人的逼攻,以致这些人……唉,我们在撤退,一切希望都只能寄托在新的增援部队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