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49章 天空战记三十六

第六百四十九章 天空战记三十六

正当我们悲壮地看着这一切的时候,飞机的轰鸣声从尘土飞扬的大路上空传到了我们的耳边。

“信号弹!”

指挥所上空腾起一连串的信号弹,我们奋力朝着各自的飞机跑去,火红的夕阳,在树林的背后裂成了碎块儿,也许,在太阳落山的地方起火了吧。

战斗机升空,立即投入战斗。

在敌拉式轰炸机的周围,有成群的米格和苏式战斗机环护着,要想突向这些拉式,那可实在太难了,但是,必须不惜任何代价冲上去。

谢利托上尉不顾一切地朝着拉式的带队长机猛扑过去,这时,敌人的两架苏式战斗机,对他发动了猛烈攻击,我们谁也来不及去援救他,因为我们都正在追击逃跑的敌机群呢。

当我环顾四周时,我发现他的飞机正拖着一股黑烟向前挣扎着,飞行员跳伞了,这架没有人驾驶的飞机触地、坠毁、爆炸,升腾的火焰与血红的夕阳融成一片。

我们拯救了行进在这条大路上的车马和人群,当我们朝着地面仔细观看的时候,发现我军的大部队正在这条大路上行进,汽车冲倒了成垛的农作物,跑到马拉炮车的前头去了。

战士们全部头戴钢盔,肩上荷着步枪,我打心眼儿里想要好好地看一看这些战士,渴望着感受到他们的伟大力量和十足的信心。

谢利托上尉跳伞落地以后,搭着农庄的汽车回到了部队,从他那满身的拼搏余痕,我们一眼就能看出,如果他继续在飞机上多耽搁一小会儿工夫,那他也许不可能活着回来了。

战友们一拥而上,把他围在当央,开起他的玩笑来了,有的人帮他舒展被烈火烤得翘曲了的上衣下摆,有的人要跟他换鞋穿。

“这一下子你去找场务参谋要求换发衣服可有借口了。”

正在众人哄笑之际,费吉少校开了腔:“不过,在给你换发衣服之前,他准得讲一通服装穿着年限规定之类的废话给你听。”

第二天早晨,我们刚刚坐下来吃早点,就听见空中有飞机声音。

“这是咱们的飞机!是去执行轰炸任务的。”马特维参谋长指着空中出现的机群说。

我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敌人的拉式飞机编队,正从东向西朝着我们的机场飞来!

“苏联飞机!”我一边大喊着,一边朝着自己的飞机飞跑,我的飞机停在机场的尽头上,沿途是一片荞麦地,密植的荞麦,把我绊了好几个大跟头。

我刚从机翼下面抓起降落伞包,敌机投下的炸弹随即呼啸而来,我本能地把身体紧贴在机身上,好象机身能够挡得住炸弹似的。

震撼大地的爆炸声Lang刚过,拉式敌机又出现在头顶上,敌机已经发动第二次攻击了。

“赶快除掉飞机的伪装!”我呼喊着。

没有人应声,我刚刚搬开几个较大的树枝,又有一批炸弹从空中落下来……

我的飞机近旁落了好几枚炸弹,我清楚地听见离我最近的一颗炸弹撞击地面时发出的巨响。

也许我真的福大命大造化大吧,那些巨大的钢块,竟都没有爆炸就钻进地下去了,我又一次死里逃生!我不由地觉得,我似乎比任何最可怕的武器还强大呢,我总是能够绝处逢生的。

在空袭过后的一段十分寂静的时间里,我曾经下意识地想:我永远无须躲避敌人,我是打不死炸不烂的,虽然从军事观点看,这种想法是毫无道理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在我的头脑里竟不由地闪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苏联飞机投下来很多炸弹,可是,我们只不过吃了一场虚惊而已,早餐刚过,就接到准备转场的命令,新的驻地是图兹雷。

飞行员都聚集在指挥所跟前,马特维参谋长给大家分发了新地图,新地图的一角是蔚蓝色的——大海--里海!这在我们原来那些揉皱了的地图上是没有的。

看到地图上的大海,使我想起一位了不起的飞行员,我和他是在霍斯特疗养院认识的,我们很久不来往了,也没有听说过关于他的情况,要是他现在知道我已经成为战斗机飞行员,而且正在前线与敌人拼搏,那他一定会很高兴,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他呢?

伊诺大队长正在给大家介绍图兹雷这个地方的情况,他从没到过那里,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倾听着大队长讲话,从他的话里可以听得出,这一大片地区也象大后方那样平静。

我们经历过今天的空袭之后,觉得图兹雷这个地方可真是一个神话般的滨海乐土,天边福地,在那里,也许我们有幸能用海水洗净我们身上的汗水,涮掉衣服上的灰尘,但是,我们最渴望的倒是能够吸上一口从海上吹来的清爽的沁人心脾的海风。

大队长继续讲述着我们这一带前线的态势,下达了最后的命令,接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感觉到,大队长似乎想要叫我做点什么事,飞行员们都向各自的飞机走去,大队长把我叫到跟前,为了不耽误起飞,他同我并排地走着。

我和大队长除了工作以外,从来没有闲谈过,在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也不可能有广义的友谊,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彼此相向微微一笑,上下级的界限暂时也就不那么明显,彼此之间更便于进行同志式的交谈了,这时,我发觉大队长的背有点驼了,我真想探问一下他的健康状况,可是,我没好意思开口,只是象对待一位善良的长者和对待一心扑在飞行事业上的长官那样,关注地望着他。

他呢,一只手正准备搭在我的肩上,似乎想要跟我说些什么心里话,也许他会问我,“你为什么还穿着这件后背已经灰白了的旧衣服呢?”可是,他什么话也没有说。

他只是同我在一起默默地走着,认真地听着我提出的建议,有时,只不过连连重复他的口头语--好,好而已,他跟很多人都能够进行如此亲切的接触,他是用自己的蓬勃的朝气、坚定的信念和稳健的性格去感染别人的。

今天,大队长显然打算跟我说点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们在荞麦地里走着的时候,他始终沉默不语,直到后来,他才突然说道:“图兹雷那个地方既有大海,也有姑娘啊。”

地图上可没有标明那个地方有没有姑娘,大队长突如其来地这样一说,反倒把我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给我们飞行大队派来一群女电话员,她们已经到达那个地方了。噢,那可都是一些很不错的姑娘!多好的姑娘啊!”

“看来,您是不是有点爱慕她们的意思呢,长官?”

“我吗?那可不是,这跟我可没有一点关系,等我们转场到了那里以后,我一定把你介绍给她们,我在刚一见到她们的时候,就想到了你。你是一个钢铁般的光棍汉,只是在性格上缺少点柔情。”

“那您是打算让我娶老婆了?”

“象你这佯的好小伙子,给你娶一个媳妇,也不是坏事嘛。”

“咱们何必抛下一群寡妇呢?”

这时,我突然发现空中飞来一个机群,我一眼就认出这是敌人的米格战斗机。

“是敌人的米格战斗机!”大队长肯定了,“现在我们已经无法起飞,必须向友邻部队求援。”

大队长快步跑向指挥所,我朝着自己的飞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