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50章 天空战记三十七

第六百五十章 天空战记三十七

敌人的战斗机显然是在等待着他们的轰炸机机群呢,他们在机场上空盘旋着,偶尔也向灌木丛——隐蔽飞机的地方扫射一通,所幸的是跑道上没有飞机。

我们注视着敌机,咒骂着,可是,却无法起飞,这使我更深刻地认识到,再也没有比机场被敌机封锁更糟糕的事情了。

友邻机场的战斗机飞来了,敌机开始爬升,向西逃去,我们赶紧搬除飞机上的伪装树枝,坐进了飞机座舱,起飞,集合,朝东南方向飞去。

“我在刚一见到她们的时候就想到了你。”大队长这句话,不知为什么老是在我的脑袋里转悠,当天边露出辽阔的深灰色的海面时,我的耳朵里又重新响起大队长的声音,眼前的薄雾遮掩着远处的海面,海水的深蓝颜色还没有显现出来。

啊,海,里海!

可供一个飞行大队驻扎的图兹雷机场是修建得很不错的,飞机掩体,仓库,作为指挥所用的隐蔽式地下掩蔽部,所有这一切,都使得这个机场显得设计合理,合乎前线机场的要求,不过,最迷人的还是那蓝色的大海。

傍晚,飞行员们离开了停机坪,都聚集在大队部的地下掩蔽部跟前等待着大队长布置明天的任务,谈论着到大海边去游玩的事,这里离海边只不过几公里路程。

“雷少校!”突然有人喊我到地下掩蔽部去。

我踩着陡峭的台阶走进地下掩蔽部,在半明半暗中,我一眼就看见了在电话机旁坐着一位身穿军装的漂亮姑娘,费吉少校跟着也跑进来了。

“认识一下吧。”费吉少校向我示意。

“这倒不急。我首先想要知道的是,叫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我答道。

大队长进来了,他见我们站在姑娘身旁,笑道:“噢,原来如此,如今,你们这些雄鹰怕是再也不愿意离开这个地下掩蔽部吧,那就跟我们这位电话员姑娘认识一下吧。”

费吉少校急忙抢先伸过手去:“我叫费吉。”

“费金梅。”女电话员也自我介绍道。

他们两个人的姓竟然完全相同,事实上费吉是蒙古人,费并不是他的姓,但没有人会说不想听,大家可都认为真是绝妙的巧合,我们都不禁大笑起来,姑娘周围已经站了五、六个人,而最能献殷勤的倒要数我们的新任副大队长费吉少校了,从他的表情上看,他是绝不愿意把这样一位漂亮姑娘让给别人的。

月光下的沙滩,也象海面一样,晶莹可人,平和温顺的波Lang,在轻柔依恋地抚摸着浅水沙滩,抹平了人们走过留下的脚印,我们在海水里游够了,就上岸来漫步。

在海水中嬉戏,宁静的夜,清爽的晚风,一个神奇美妙的世界展现在我们眼前,使我们忘却了前线的艰苦与寂寞,我们与这种生活隔绝得太久了,今晚,它以自己的无限魅力,重新展现在我们面前,可真令人陶醉。

大海,宁静,天上的明月……

我真想趁此月夜,踏着银光走向远方,可是,前面是滚滚波涛,碧波粼粼,我背后却是战争,顺着海边你又能够走出去多远呢?!蔚蓝色的夜啊,我只能怀着惋惜的心情把你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刚刚晋升的费吉中校走在我的前头,他边走边舒展腰身。

我只觉得他仿佛要飞起来,眼前是一片辽阔的大海,可是,对欢喜若狂的他来说,却还是显得狭窄了些,你听,他唱起来了:

姑娘走出门来,怀着柔情蜜意唱起爱情之歌草原上的雄鹰啊……”

他的歌声顺着海滩飘向远方,我和卢舍维中尉都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他已经被那位黑眼睛的黑喳喳脸蛋儿的标致姑娘给迷住了,我们免不了要凑趣儿取笑他几句。

我凝视着费吉中校留下的足迹、他的足迹越来越不清晰了,渐渐地消逝在海边的细沙之中,我在想,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一个人都会留下自己的足迹,他应当留下什么样的足迹呢?他应当以自己崇高的追求去影响周围的人,他应当心地纯洁。

望着这细沙上的足迹、沙滩、从脚底下延伸开去的辽阔深邃的大海,使我不禁想起一段往事来。

……1946年,我被分配到驻扎在伊犁的一个飞行当中队机械师,负责维护几架飞机,三年前,为了要当飞行员,我离开了故土唐山市,离开了我就业的那个新建工厂,可是,命运却为我做了另外的安排:我只能为别的和我一样的年轻小伙子准备飞机而让他们飞上天去。

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他们的理想实现了,而我的目的却没有达到,我考进航空学校以后,刚巧赶上这个航校的飞行训练处搬家——分到别处去了,所有新入校的学员,统归机务训练处管理,全都改学机务,我打过几次报告,全都毫无结果。

我不得不放弃学飞行的理想,而拿起了维护飞机用的扳手之类,就这样,我带着以扳手为勤务标志的领章而不是以飞机翅膀为标志的领章,来到了这个飞行部队。

我的工作就是整天围着飞机忙碌,那有什么办法呢?无可奈何,只好如此了,即使我的理想不至于彻底破灭,那也必须暂时放弃一段时间。

我们这个飞行中队,整个夏天都是在飞行训练营地度过的,飞行员们在那里进行飞行训练,整个机场,从早到晚,没有一会儿工夫是平静的,我常常望着天空发呆,战友们不止一次地扯我的衣袖促我清醒。

我想,哪怕让我上飞机去当个压座的也好啊,于是,我请求调我到跳伞组去,这样,我就能有机会坐飞机上天,再从空中跳伞下来,尽管这不能算是真正的飞行员生活,但是,这样终归跟飞行员生活沾点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