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00章 天空战记七十一

第七百章 天空战记七十一

拂晓,我们这一股突围的人流拥到了河边,第一批渡河的是马拉炮车,一门大炮突然翻倒,把拉炮车的马匹拐进水里去,坐在炮架上的几位战士全部牺牲。唉,他们家里的**概很快就会收到他们失踪的消息了!

汽车避开深水区,另辟新径渡河。

在渡口排队等待渡河的时候,我闲听着人们的对话。

“在切尔尼戈夫卡村外,一位将军在空袭中被打死了。”

“那些姑娘们太可怜了,全都被苏联人给枪杀了。”

“咱们现在是往什么地方去呀?”

“沃洛达尔斯科耶。”

白天,我们的突围车队再次遭到苏联摩托自动枪手的扫射,但是,我们终于来到了沃洛达尔斯科耶,终于抵达我的机场!我们走的这条大路紧挨着机场。

可是,机场上却连一架飞机也没有,他们都飞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我打算把汽车开进村子里去,心想,在那里也许能打听到一点关于我们飞行大队的情况吧。

但是,必须先把汽车开到机场去加油,因为汽车油箱里剩油不多了。

在油库里没有找到汽油,我猛然想起加油车都是到树林边缘的地方去装油,那里的油罐是埋藏在地下的,我找到了油罐。打开盖子一看,我高兴极了,油罐装得满满的,还是一级航空汽油呢!

我给汽车加足了油,还另外储备了一桶,油罐里剩下的汽油应当如何处理呢?当然是烧掉它,免得落到敌人手见。

可是,如何烧呢?我想出来一个主意,就动手干起来了,我割下一段胶皮软管,浸满了汽油,把胶皮管的一端插进油罐里,点着了另一端,就急忙掉头驾车离去。

这时,我才突然发现在我的后边停着很多汽车,原来,当我和开车的战士一起寻找汽油并给汽车加油时,别的汽车也都跟着开到树林里来了,这一条汽车长龙几乎一直延伸到油库那边!

汽车上都坐满了人。我想喊叫,让他们尽快躲避,可是,我的喉咙就象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喊不出来。一种即将爆发的极其可怕的惨景,立刻在我的脑海里猛烈地翻腾起来。

“掉头,向后转!”我对着司机大喊。

我的汽车朝着油罐全速开去,司机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他一眼,我们两个人都清楚,这是在玩命呢!在即将抵达油罐之前的几秒钟,那简直就象投入空战那样紧张。要是有幸还来得及把燃烧着的胶皮软管从即将爆炸的油罐里抽出来,那我们就既救了这一大群人,也保住了我们两个人自己的命,万一来不及……

胶皮管正在冒着烟,这表明胶皮管只燃着微火,我向油罐猛跑,迅速抽出胶皮管,猛向一旁甩去,我的额头上冒着冷汗,我高兴的是,运气救了我们的命!其实,确切地说,应当是我的无知救了我们的命:胶皮管上的汽油早已挥发净尽,而胶皮的燃烧速度却是相当慢的。我的无知竟意外地变成了好事!

我回到树林里,找到车队的指挥官,向他报告了贮存油料的地方,一时之间,好几十辆汽车一条龙地开了过去,我们的汽车在前头引路。

天刚黑下来,我们的车队又上路了,向巴斯方向驶去,听说,那里正在构筑防御线,肯定有我军部队。

这又是一次艰苦的长途跋涉,沿途有些村庄已被苏军占据,我们不得不顺着被破坏的乡间车道迂回前进,有时,人要下车涉水过河,人推着汽车走也是常事。

就这样,我们终于在第二天早晨抵达旧别舍夫村,这里有我军部队,也有空军的联络部。

我来到空军的联络部,他们告诉我说,我们飞行大队现在驻扎在罗斯托夫以西。我立即驾驶我那辆一吨半载重汽车上路,车厢里装满了帐篷之类,因为上级规定,所有的过路汽车,都必须装上东西,把东西运送到后方去。

我在塔甘罗格城外的一个村子里停车,准备过夜,赶到城里去过夜害多利少,因为我见苏联轰炸机一批又一批地朝着那个方向飞去,后来证明,我的主意拿对了。

当我在粮仓旁边的小房里刚准备躺下睡觉时,有人来叩门。

“这是谁的汽车?”

“我的。”

“立即开走!苏军坦克已经进了塔甘罗格城,正在向这边开进。我们要马上炸毁粮仓。”

苏军坦克已经进了塔甘罗格城!我又差一点倒霉,也许这座城早晨还在我军手中,傍晚才丢掉的吧。

抵达罗斯托以后我才知道,我们飞行大队也在这天夜里转移到城南去了,我在城南找到了我们飞行大队,这一周来,我吃的苦头可真不少,前线局势也急转直下,但是,我终于又见到了战友们那熟悉而亲切的面孔,终于回到了费吉少校、卢卡维上尉、谢维托中尉、马特上尉和正在电话机旁值班的费金梅姑娘的旁边,使我恢复了原来的生气。

我们飞行团的驻地变了,可是,人却依旧都是坚强的,忠于职守的,副大队长费基少校握着我的手笑着说:

“怎么啦,雷金,你用一架飞机跟人家换了一辆汽车?”

“差不多是这样的,少校。我一直竭尽全力想要把那架飞机拖回来。可是,到头来也只得烧毁它。”

“你那只眼睛没有毁了吧?”

“还好。”

“这就太好了,只要眼睛在,就能看得见敌人,消灭敌人。你去休息休息,治好了伤再回来,咱们大队要转场到苏丹萨雷去。那地方离前线更近些。就是这样,我们都相信你是一定会回来的,一个飞行员要是能够经得住在地上长途跋涉的艰苦考验,那他就永远是一个坚贞不屈的勇士。”

眼眉处的伤口正痛,我在医疗所里住了两天,治了治伤,休息一下,给亲人们写了信,也打开了我那珍藏着的笔记本,这一次,我的笔记本和其它私人用品,全都保存下来了,战友们没有把这些东西分掉留作永别的纪念。

我回忆着这一次经过的所有居民点,想把它们都记在笔记本里,不过,波洛吉和切尔尼戈夫卡这些地名我没有写,因为这些地方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治疗告一段落,我得回去参加战斗!我依旧坐上那辆在医疗所旁边停放了两天的一吨半载重汽车返回苏丹萨雷机场去。在大路上,我遇到两股人流。一股是后撤的人流,他们都是从不很远的地方——顿河沿岸来的。另一股是开赴前线的我军部队。

开往前线去的部队,人数众多,是士气正旺、装备精良的有生力量,自从开战以来,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数量的精锐部队呢,我预感到,在罗斯托附近正在准备着一场大规模的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