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1 哥哥保证肯定不会有事

031 哥哥保证,肯定不会有事

时子瑗心里在这番纠结着,本在她后面的两个人已经走了上来了,看到真是时子瑗,惊呼道:“哎呀,还真是瑗瑗,瑗瑗今天不是星期一吗?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应该在上学?”

时子瑗苦笑着看着两个穿着还算华丽的将近四十岁的大婶,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李阿姨,张阿姨好。”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的她多么想要逃跑,或者钻个洞掉进去。

陆羽心思都转好几回了,心里早就清楚时子瑗此刻在想什么,只见他扬起一抹笑容,朝看站在他们前面的两人,见她们两人都拿着包包,看来是在逛街,便回道:“原来是李阿姨和张阿姨,你们在逛街?看来肯定买了很多东西咯。”

时子瑗这时已经朝着陆羽挤眉弄眼了,示意他赶紧走。

“诶,这就是经常在阿珍家的那个男孩子吧,平常对瑗瑗还真是很照顾,听说还经常给小彻买东西呢…”那名叫做‘李大姐’的人看到陆羽这话闸子就打开了,任凭时子瑗多么想扯着陆羽的手跑都没法。

时子瑗那么紧张,陆羽倒是一派轻松,微微俯视笑着看着她们,似乎一点都不耐烦,阳光斜影铺在他那张无瑕的侧脸上,显得很是赏心悦目,让人看了压根就不想要移开眼,而且看了一眼,还想再看一眼。

“诶,李大姐,我看瑗瑗这应该是从哪个衣服店出来的吧,瑗瑗,买什么了,今天上课也没上?”那名叫‘张阿姨’的人看‘李大姐’一点也没有停歇的意思,便打断道。

这阿珍的女儿和这男孩子不会是逃课了吧?不是说成绩很好,而且看瑗瑗和着男孩子也很乖,也很懂事,不会做出这事情来了吧?

时子瑗拉着陆羽的手不由一紧,这要是一看,还不穿帮了。

“张阿姨,李阿姨,我们学校要办一次校外野营,我和瑗瑗是高一年段和高三年段的代表,要出来买一些衣物,我们手上拿的都是我们学校的统一服饰的样品,我们拿回去后待学校确认就可以开始准备去野营,当做是课外实践。”

陆羽则是不慌不忙的解释着,唇角那微微勾起的弧度和如黑潭幽深的双眸里含着抹淡笑。

这话一说完,陆羽就感觉到时子瑗握着他的手稍稍松了松,偷偷看她的表情,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喔…原来是这样,那你们是要回去了吧,你们还真是一中学校的榜样。”张阿姨凝着陆羽好一会才道。

时子瑗看时机成熟,便顺着陆羽的话说下去,“张阿姨,李阿姨,瑗瑗和哥哥要赶紧送去呢,不然老师在等着了,你们可以常来瑗瑗家哦。”只是千万别说今天碰到我,不然就惨了,哪有什么野营,什么统一服装,什么样品,都是乱编的,只是希望这一关快点过去。

“喔…那你们就赶紧回去吧。”

她们终于放行了,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时子瑗啪了啪胸口,甩开陆羽的手,再翻了个白眼给陆羽,撅着嘴道:“哥哥,你看吧,我们竟然好死不死的就碰到了熟人了,吓死瑗瑗了。”

陆羽一把再行将时子瑗的手拉住,眼眸里含着肯定,“瑗瑗,放心,你爸爸妈妈不会知道的。”

“唉,最好不要让阿姨她们告诉我妈,不然肯定是瞒不住了,我们学校哪来的什么野营。”时子瑗用力扯了下陆羽,不顾旁边石块是否干净,就一屁股的坐下了,表情恹恹的。

“既然哥哥都说放心了,瑗瑗就可以放心了,我们回去吧。”陆羽又拉起时子瑗的手,轻笑道,这个丫头他能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嘛。

“不回去,就不回去,到了学校还不知道和小小怎么解释呢?”时子瑗垂下眼眸,低着头,仿佛在数着地上的蚂蚁,执拗的就是不想起身。

明媚的阳光照在时子瑗娇嫩的脸庞上,渗出不少细密的汗液,脸色犹如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一般红艳。

“哥哥保证,肯定不会有事的好不好?”陆羽举起一只手发誓道,神情诚恳,要是这丫头一直闹别扭下去,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呢。

“好啦,哥哥,你背瑗瑗回去吧。”时子瑗轻笑着站起拉下陆羽的手,微仰着头道。

她不能太任性了,陆羽恐怕心里也为难着。

看时子瑗不在别扭了,陆羽立刻就半躬下身子,时子瑗就那么轻轻一跳,就跳上了他的背脊,揽住了陆羽的脖颈,双脚抖动着。

时子瑗满溢的薰衣草香味萦绕在他的呼吸范围稚嫩,柔软的身躯正紧紧的贴着,陆羽不由微微一滞,接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踏着脚步,一直向前走。

如果可以,他希望,这一刻可以把时间停止,因为这一刻,他的心被填的满满的,满载着幸福。

下午两点上课之前,时子瑗终于赶到了学校,冲进了教室门口,满脸通红着,她整整飞奔了五个楼层,将近一百四十个楼梯,简直比得上她百米冲刺了。

“哇,瑗瑗,你终于来了,一上午上课的老师都问我你怎么样了?看你红光满面,应该是没事了。”蒙小小即刻起身,轻轻的拍打着时子瑗的背部问道。

时子瑗的呼吸上下起伏,抬头朝蒙小小看去,上气不接下气道:“小小,一上午应该没什么事情吧?”糟糕,刚刚忘记了问陆羽是用什么理由帮她请假的了。

“唉,能有什么事情,就是英语老师一直问你试卷做完了没,还想要拿你考卷给全班参考的,对了,你肯定不是因为生病才请假的是不是?昨天那个美男是谁?还有,你昨天到哪里去住了,一晚上都没回来?害我使了好大的劲才对生管老师说你有急事回家了。”

蒙小小两眼紧盯着时子瑗不放,那乌溜溜的眼睛似乎还夹带着八卦的新闻。

而时子瑗被蒙小小一说,脸更红了,火烧火燎似地,想要昨晚发生的事情,真是让自己面红心跳的,不住的闪躲着蒙小小直射的眼光,道:“我昨天就是回家了,然后发了高烧,让哥哥帮我请假的,就是因为英语试卷我才下午来的,不然我今天就不来了。”

这样的解释根本就不通,有着八卦属性因子的蒙小小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善罢甘休呢。

“瑗瑗,肯定不是,你不会是和那个帅哥在外面共度…”

“老师来了,别说话了。”时子瑗忙捂住了蒙小小的嘴巴,这个蒙小小怎么那么口无遮拦,这一刻,她真是太喜欢进来的物理老师了,虽然他平日里对他们这群学生总是骂来骂去的,很严肃,但是她决定这一刻,她决定要崇拜他。

“好,同学们不要讲话了,准备上课,谁上黑板上来,做出昨天老师布置下去的作业?”

物理老师二话不说,马上就进入了正题了,果然不愧为一中高中部的精英,从来就不喜欢多说一句话。

蒙小小一听,哪还顾得了时子瑗的事情,甩开了时子瑗的手掌,忙做舵鸟状,要是被拉上去,她可就要丢脸丢到家了,除了英语,她最怕的就是这物理,包括这物理老师。

物理老师一来,整个班级都寂静了下来,谁也不敢多说一句,何况昨天布置的那道题时子瑗知道,那道题还真是有些难度的,还涉及到了高二的内容,若不是在上课有仔细听物理老师东扯西扯的扯到高二的内容,或者是从来没接触过高二的书的学生,压根完全就不可能解答的出来。她是早就在上高中之前,或者在初二的时候就开始读高中的书了,虽然有带前世的记忆,但是她还是将高中的书全都复习了一遍,所以对她来说是小ks了。

“大家都不积极,那就请蒙小小…”

蒙小小突然被念到名字,浑身一怔,颤抖着身子,压根不想有任何的动作,正待她想要说话的时候,物理老师随即转了个话锋,“的同桌时子瑗同学上来解答一下昨天的那道题。”

蒙小小差点就喜极而泣了,有比她更纠结的人么?有么?答案是:没有。

时子瑗不由失笑,起身,拍了拍蒙小小的后背,接着上台去。

不过十五分钟,时子瑗终于流畅的写出最后的答案,粉笔一放,自信的下了去,坐在了座位上。

时子瑗戳了戳手上沾染上的粉笔灰,头直直的看着黑板上自己写下的答案,这个字体不错,还是自己在暑假特意学的,不过黑板上的解题步骤实在是繁琐了一点,但是不能让别人看出她真正的实力,只能是这样了,本来三分钟可以搞定的答案,硬是让她写了十五分钟,只希望班上的同学能够看得明白一些,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番好意了。

“哇,她真的做出来了诶,太厉害了。”

“我想,这题让夜阑风做也是做得出来的,只是这字嘛,肯定没时子瑗写得好看。”

…台下顿时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的称赞着,无一不羡慕时子瑗的头脑。

唯一不羡慕的人就是夜阑风了,他和时子瑗算是好几年的同学兼朋友了,时子瑗的学习程度他了解得没有十分,也有八分了,上面写的自己也确实这样想过了,但是他总觉得时子瑗不应该是这样解答的,凭着她平时做的试卷,她不可能需要那么繁琐的解答这问题,完全就可以简洁化,为什么?

“好,大家安静,时子瑗同学不愧是本班的镇班之宝,这样的题目都能做出来,想必全班没几个能做得出来吧,那么接下来我们来说说着道题的解法…”

物理老师眼眸含笑赞赏的看了时子瑗一眼,要是全班都像时子瑗那般,那自己就完全不用愁了,自己黑发也就可以留住了。

翌日,当时子瑗心里还担心着会‘东窗事发’时,突然学校就颁布了一条公告下来。

“瑗瑗,瑗瑗,天大的好消息,好消息,我们可以去野营了诶,野营了诶…”蒙小小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教室,呼吸急促,上气不接下气的抓着时子瑗的手激动叫喊。

时子瑗本呆愣的眼神,瞬间点亮了,什么?竟然真的有野营?接着心里稍稍一思索,恐怕这就是为什么昨天陆羽一直叫自己要放心的原因了吧,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报答陆羽的这份心了,竟然这学校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说要去野营,恐怕他又是用了背景来弄这件事了,只为了还自己一个安心,要说这野营,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蒙小小看着时子瑗先是呆愣,接着思忖,后来竟然在傻傻的笑着,大喝一声,“瑗瑗,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听到。”时子瑗转头笑眯眯的看着蒙小小忙回应。

看时子瑗终于有认真在看她,蒙小小立刻又扬起了笑容,继续激动着。

“瑗瑗,你知道吗,只有我们高中部才有这次野营的噢,而且我们只要交三十块,然后我们就可以在外露宿搭帐篷两天到那个石壁寨,听说那里有昙花,还可以去看日出诶,我本来好想去的,但是爸妈一直都没有让我去过,说是不放心,这一回,我们就可以好好的玩了,而且这三天还可以看到你的陆羽哥哥喔…”

蒙小小嘴巴说个不停,这激动劲,如果用在学习上,还不定她的成绩可以提高许多。

时子瑗只是微仰着头听着,嘴角噙着笑,不知是听到了没有,因为她的眼神有些迷离,有些迷惘,又有些复杂。

“不行,不行,我们等会三节课完,我们就去买东西,要买多一点,我可以狂吃,然后爬山,这样我就不会再胖了。”

蒙小小又是一阵尖叫声,搞得时子瑗感觉这全班的视线都转到了她们两个的身上。

“好了,好了,小小,你这样一叫,你看看…小声点,你要买东西,你至少得知道是什么时候去石壁寨那里吧。”时子瑗轻轻的拉扯着蒙小小,示意她看看教室里其他的同学,不要每次一有什么新闻,就把全部人的视线都转到了她们这边了。

蒙小小转了转她狡黠的黑眼珠,讪讪的笑了笑,道:“我们星期四,也就是后天就出发了,然后星期六回校,然后就回家。”

时间稍纵即逝,时间一晃而过,当太阳高照,高中部的学生都心情激昂,整整差不多一千个学生整齐的站立在了操场上,只待校长一挥手,便可以举步而出。

石壁寨其实离这个学校并不远,只需要半个小时的路程便可到,坐车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一次的活动要发扬的是‘增强体质,提高素质’,所以,虽然在里面读书的大多是家里有钱的人,但还是免不了要走路的命运。

夜阑风是高一年段的代表,举着一中的旗帜站在了高一年段前端;叫不出名字的一个男子为高二的代表,同样是站在高二年段的前端处;高三年段的必然是陆羽,他那面瘫似的脸庞即使是站在高三年段的前端,站在他身后的人也感觉不出他有任何的温度,仿佛他就是一个冰源体,以他为中心的冰源体。

本来应该是由时子瑗来担任高一年段的代表,但是由于她是个女生,而且她超级的懒,所以才选了年段第二的夜阑风来担任着。

“好,现在大家出发,切记,安全第一。”

校长大人一挥手,一高呼,操场上的学生立刻蹬着脚跟着前面的一个同学走,一队一队,整齐有素,不愧在这里读了那么久,每年还不忘要军训,这整齐一致的速度,也不拖拉,很快,操场上便已是人去无声,只余留下漫天的灰尘证实着刚才有人走过。

一路上,他们有经过的地方皆让人驻足片刻,因为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实在是过于灿烂了。

艳阳高照,照在了他们的脸上,渗出点点汗滴;微风吹拂,吹入他们的心田,漾起层层发丝;油柏路上的轻尘都在翩翩起舞,似乎在欢唱着这一群带着满怀热情的学生,似乎在记录着他们此刻的心境。

待他们终于都到了山底下,看着高耸的山峰,听着林中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又听得因为微风吹拂,山上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声响,树木摇曳着,在艳阳的照耀下,留下点点斑驳的阴影,层层叠叠,不管是在树梢,还是在山坡上…

时子瑗仰头看着高大的山,顿时心里直发麻,脚底直发颤,脑子里直发傻,这么高,至少要爬个两个小时,到时候,自己这双脚也应该起泡了,哥哥啊哥哥,你怎么不选一个矮点的山,随便爬爬就好了,这不是要瑗瑗的老命吗?她不知道,陆羽是故意要选这山的,就是因为他知道时子瑗的懒惰性。

“瑗瑗,幸好我听了你的建议,没带什么东西,要是让我带着那些东西,估计我就会累死了。”蒙小小表现得比时子瑗淡定多了,还噙着抹淡笑。

时子瑗翻了个白眼给蒙小小,这个蒙小小虽然胖,但是体力可不能小憩了,恐怕这山,她随随便便就上了去,还笑,还笑…最好等会笑不出来了。

事实证明,时子瑗对蒙小小确实很了解,蒙小小直至到山顶都没抱怨一声,还将时子瑗的书包给分担了,一路上山,时子瑗都被她念叨个不停,一路笑呵呵的,都在前面鼓动着时子瑗赶紧、赶快,搞得时子瑗从来没那么累过,满身沾满了粘稠的汗液。

虽然高中部的全都去,但是高一年段是最先上去的,高三年段是最后上去的,时子瑗也没脸落到那么后面的地方,踏着沉重的脚步,怀着满腔的‘热情’,硬撑着就上了山,简直把她吃奶的力都使出来了。

三个年段整个上去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正对着太阳的时候,正是大家最为困倦之时,幸好这石壁寨里的床位够多,而且还动用了学校的力量将这里面的房间几乎都包了下来,男生一处,女生一处,正对着,三个年段也不会太分散,大家随意的吃完了中午饭便都去歇息了,时子瑗不好去公然找陆羽,等着陆羽去找她,因为陆羽在来之前就和她说了不要乱跑,以防迷路,其实她的方向感还是蛮不错的。

“瑗瑗,要不我们现在就去看看那里有昙花?即使现在不开,我们可以找好,然后晚上就去蹲着看就好了,这一次,我一定要亲眼看到昙花绽放的时候,不然我肯定不会罢休。”

蒙小小整理好东西,精神颇好,便想要拉着时子瑗出门。

时子瑗本来眯眼睡着,听到蒙小小那么大嗓门的语调,半醒着,微微睁开眼看到蒙小小眼底的雀跃和兴奋,全身上下都在酸痛着,她哪有那心情,便拒绝道:“小小,你自己去吧,我很困,想要再睡下,等你回来再叫我起来。”说完,继续眯眼准备继续入睡,她才不想大太阳的又去晒,刚刚擦洗好的身子等会恐怕又是一身臭汗了。

“哎呀,不行,不行,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去呢,万一我迷路了,你认得路就好回来啊。”蒙小小决定不依不饶,时子瑗就吃那么一招。

果然,时子瑗就犯了,因为她实在看不下去蒙小小的绝杀技,那简直会比她不睡觉还惨。

回想一年前,苏素素之惨状,因为苏素素拒绝和蒙小小一起去买吃的,蒙小小便使出了古代女人常用绝杀技‘一哭二闹三上吊’,谁受得了?所以,她为了阻止这场闹剧,不让一起在这住着的同学一起受苦,还是她来承受吧。

“小小,你究竟有没有查看资料啊,你不是说你昨天看了资料吗?那现在我们是要往哪个方向走?”

时子瑗看着蒙小小一脸茫然望着天,她想哭,才出来三十分钟,她们竟然找不到地了,这蒙小小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着她查好了地形,还去问卷调查了别人这里的情况,没想到压根就没用,这比她们还要高的草根飘扬着,她们现在寸步难行,走一步就要掀开前面的,根本就望不到路。

“呃——瑗瑗,要不还是你来带路吧。”蒙小小苦着一张脸转过头朝时子瑗道。

时子瑗心里思忖片刻,“小小,我看,我们还是照原来的路回去,不然我们可真迷路了。”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那里。”蒙小小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诶,大哥,他们这一大群的富家子弟一起上了山,我们这回可就发了。”

离她们不远处传出一声不大不小,却带着激动的声音。

时子瑗猛然一惊,这个声音因为茂密的树木挡着也不知道是在哪个方向,这富家子弟肯定是指他们一中的学生,他们这是…

------题外话------

鲜花130年

钻石130年

月票1姗姗1314520

谢谢亲的支持喔…不过也可以适当的冒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