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2 找到

032 找到

“小小,你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时子瑗顿时压低了声调靠近蒙小小的耳际说道。

蒙小小的压根没有听到有人说话,因为说话的那一边是从时子瑗的右侧传来的,而且说话的那个人虽然激动,但还是压低了声量。

“没有,这里还有什么人,大家都睡觉去了。”

说完翻了个白眼给时子瑗,轻哼一声继续往前,时子瑗立马把她拉住,盯着蒙小小的眼睛道:“小小,我们现在得回去,走我们往回走。”

她相信她刚刚没有听错,肯定是有人在说话,若他们说的富家子弟真的是他们的话,那就糟了,现在要回去通知希望还来得及。

“不要…”蒙小小一把使力推了下时子瑗,气哼哼的,声调也提高了不少。

她这么一推不要紧,要紧的是她这大嗓门被发觉了。

“谁?谁在那边?大哥,有人…”刚刚那个嬉笑激动的男声立刻敛下了声调,朝着时子瑗这一方向提高声音大喊。

“赶快追,不能让她们跑了。”那位叫做大哥的马上做出回应。

时子瑗知道,这一刻,她们肯定要逃亡了,而且声音是从她的右后方发出的,忙拉起蒙小小,着急道:“小小,快走,有人要追过来了。”

蒙小小本来是气哼哼的脸,她也听到了那两个人的说话,顿了下,立刻做出了反应,本来是时子瑗拉她的,现在已经是变成了她拉时子瑗了,幸好她的体力还算好,不然她这么肥胖的身材时子瑗怎么可能拉得住。

“瑗瑗,我们现在怎么办?他们还在追。”蒙小小现在已经浑身是汗,身上的汗液粘稠着身子,脸上都是大滴大滴的汗,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特外的晶莹,胸口处上下起伏不止,脚下的步子似乎渐渐的慢了下来。

时子瑗比她更惨,由于是体力的问题,现在她几乎是靠着意志力来撑住将要倒落的身躯了,长长的发丝微风吹拂而粘在了布满汗液的脸颊上,通红的脸漾出不同于其他颜色的红晕,那双灵动的双眸里含着着急,听到蒙小小的话,脚下的步子似乎有千斤重一般移动着。

“小小…我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那两个人的体力明显比我们好多了,我们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站住,看你们往哪跑,给我乖乖停下来,不然…”她们的不远处的后方传来似警告、似威胁的嘶吼声。

“可是…可是我们现在每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痕迹的,我们对这里也不熟悉,怎么办?”蒙小小听到身后的警告声顿时手脚有些颤抖,声音哽咽,都要哭了。

时子瑗朝后方看去,隐隐约约的看到两个人,照他们的速度,再照她们的速度,不过十分钟肯定会被抓起来的,到时候不会是要来个毁尸灭迹吧?她这一回重生难道要这样就完了?果然,人不可能说谎的…

“小小,要不,你先跑,你跑得快,说不定可能跑得过他们两个。”无奈之下,她想圣母那么一回。

“不行,要是我跑了,你被他们追到,那你不就是死定了。”蒙小小不由分说的拒绝。

时子瑗一扯蒙小小的手,待蒙小小稍稍的停了下来,道:“那好,小小,我们分两路跑,谁都有可能会跑出去,一跑出去立刻要通知大家,告诉大家有人要对大家不利。”

蒙小小呼吸声音极重,看了眼时子瑗,心下没有任何的思考余地,时子瑗说的似乎是有道理,比自己一个人跑,留她一个人更好一点。

“好,瑗瑗,那你想往哪个方向去?”

时子瑗心一松,指着比较茂密的地方道:“小小,那我往这里,你往那一边,我跑得慢,在茂密的地方还可以藏起来,你跑得快,那边比较稀疏,我刚刚看清楚了他们手上没有枪之类的东西,只要你跑过了他们就行了。”

“好,那你先跑。”蒙小小下定决心,还是让时子瑗先跑她才放心。

时子瑗眯了眼后方,重重的点了下头,便朝着比较茂密的一方跑去,看着时子瑗跑远的背影,蒙小小沉下了眼,也朝着那边稀疏的地方跑去。

时子瑗在蒙小小跑去的一秒,转过了身,倒了回去,接着再走一遍,走的时候将她走的痕迹扩大了一倍,照成是两个人走过去的那样,手上也不停歇的折断着身旁经过的树枝,这样一来,蒙小小被发现的几率就小了,接着,她就大步大步的向前跑。

“大哥,在这一边,快追,看这痕迹,她们应该是跑不远了。”那男子指着时子瑗的方向道。

另外一个男子沉了下眼,便抬脚走向时子瑗跑的那处方向。

时子瑗只感觉自己的眼眶愈发的迷蒙,脚下的步子越发的沉重,一步一步都似乎是踏在了烧着了的黑炭上,炙热、灼痛着她的脚背。

热辣的太阳高挂在碧蓝的天空,灼热的照射在时子瑗的头上、肩膀上、身躯上,甚至于她一转身,便将她整个身躯都照射到了,白色的衣服粘湿在她娇小的身躯上,仿佛还能看得到她里面娇嫩白皙的皮肤。

大约五分钟过后,追在她身后的两个人终于感觉不对劲,反应了过来。

“大哥,我们被耍了,这明显只有一个人的脚印,怕是有一个人逃走了,怎么办?我们继续追吗?”

那位叫‘大哥’的人沉了沉气,停下了脚步,道:“回去,看来我们的计划要提前在今晚了,今晚夜一深,估计他们大多数的人都会出来看昙花,到时候我们就动手,要是等明天的话,估计就让他们有所防范了,这两个女生也跑不远,何况她们应该是第一次上这山,她们一时半会到今晚应该都摸不回去了,走,我们先回去。”

说着,两个人就往回走去了。

时子瑗感觉她跑了好久,好久,终于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心里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举目环视,却发现她已经不知道是跑在哪里了,周边都是茂密的树,连阳光都被她正对着的两课大树给遮挡了,只余留下小小的缝隙,让太阳钻了些空子洒落在了时子瑗的肩头上,斑斑点点,为她白色的衣裳增添了一道亮丽的光。

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整个身子都依靠在了地上,这时候,她没有管什么脏不脏,也没有管会不会有什么小小的动物隐藏在这地上,眼球愈发的迷茫,眼盖一下一下的闭上又睁开,终究沉沉的闭上了,传出轻轻的酣睡声。

夜幕慢慢的降临,直至天边一处最后一丝残红的夕阳消失匿迹,似乎是被割破了皮肤,只余留下一道晕黄的痕迹。

时子瑗还在酣睡着,而陆羽这头却要把她找疯了。

陆羽在时子瑗和蒙小小两个人走之前还去看时子瑗,打听到时子瑗还在睡觉便没有去打扰她,却不曾想他再次在三点的时候找时子瑗的时候却不见了人影了,打听到时子瑗和蒙小小去找昙花的地方,他又跑去了那里,但还是没有见到人影,所以,他只有一个方式,等,他相信,时子瑗若是有感觉不对劲,肯定会回来的,不过,他没想?...

到事出突然,时子瑗虽然如他想的那般,却被这突然听到的消息给耽搁了。

蒙小小这边,终于在她筋疲力尽的时候跑到了最高处,看到了这里的房子,待天色快要暗淡下来的时候,房子最终在她脚下的时候,她的人已经看不到原来的样子了,忙跑进宿舍,看时子瑗有没有回来,听说没有,她整个大嗓门‘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

“呜呜呜~瑗瑗怎么会没回来?怎么会?”沙哑的声音,带着愧疚,要是她不是硬拉着时子瑗单独行动就不会是这样子的。

“蒙小小,蒙小小,瑗瑗,瑗瑗呢?她在哪?”陆羽在听到有人看到蒙小小一身污垢的回来就三步并成了两步跑到了宿舍,完全没顾忌到男女之防,开口就问。

蒙小小透过氤氲的双眼,看到了陆羽眼中的着急和不知所措,她从来没有看见过陆羽这样的表情,陆羽在大家的眼中都是冷冰冰的,何曾出现过这样的表情。

“陆羽,你打我,你骂我吧,我把瑗瑗给弄丢了,她不见了,我以为她回来了。”蒙小小低垂着头闷头痛哭。

听到蒙小小的话,陆羽眼底的着急转成了阴鸷和少许的愤怒,一抓蒙小小的肩膀,沉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人呢?现在那么晚了,她一个人在山上,这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后面的话几乎都是用嘶吼的,声音震响了整个宿舍,把宿舍里的其他女生皆发怔了。

“我我…我…”蒙小小哽咽着声音,话不成声,她微微抬起头就看到陆羽可怕的眼神,压根就不敢说话。

幸好,这个时候萧飒来了,她也是一脸着急的跑来的,本来她是和陆羽、谢航辛三个人都在等着时子瑗的,听到蒙小小回来,三个人一起奔跑,但是陆羽却远远的把他们甩在了后头,让萧飒不由肃然起敬,她可从来就没发现陆羽的身体素质那么好。

萧飒看到陆羽的脸色也吓了一跳,不过她很镇定,上前慢慢的将蒙小小的头拉起,虽然心里急,但是看蒙小小一脸的愧疚,知道这事情越逼她就越难说出来,便压低了声音,“小小,你要说瑗瑗在哪啊?我们才好去找她,不然你看天色那么晚了,要是瑗瑗遭遇到不测,怎么办?你慢慢说,不要看陆羽那张脸,他也是急坏了。”

蒙小小终于渐渐的调整了心绪,小声的将她如何让时子瑗陪着她出去,又怎么碰到了两个歹徒,又怎么跑的,一一抖说了出来,说完,她看到陆羽的脸已经黑了,下一刻,便消失在了她们的面前,接着才来不久的谢航辛也跟随着他跑了出去。

“好了,小小,按照你说的,就是你和瑗瑗碰到了两个对我们不利的人,然后你们分开跑了,你回来了,瑗瑗还没有回来,你放心,瑗瑗那么聪明,肯定不会有事情的,你先躺好,看你脸色不好看,看来也受到了不少的惊吓了,这儿件事情我会去告诉老师的,让老师去处理。”

萧飒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着,眼里含着的担忧却扫也扫不去,只是她不能再给蒙小小留下困扰,即使再责备她,也只会徒增烦恼罢了,而且瑗瑗宁愿自己冒险都不愿让蒙小小处于危险时,内心肯定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行,我要去找瑗瑗,我怎么能丢下…”蒙小小猛然起身,却在话还没有说完,就晕了过去。

萧飒让时子瑗班级的同学照顾着她,自己先去老师那里报告后就去叫夜阑风,未料夜阑风早就知道了消息,和陆羽早就一起去找时子瑗去了,苏素素、姜之尧正好也来找她,便一起去找了。

陆羽这厢一点消息都没有,由于大家必备的东西够多,也有手电筒,但是找的地方范围又大,树木多,压根看不到也听不到一丝声响。

“阑风,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分成两路找,比较有希望。”陆羽手拿电筒,顿了顿身子道。

现在的他已经过了不镇定的时候了,他心里纵使在着急也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看他那眼底的神情,却是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的,因为那眼底不仅暗藏着焦虑,还掩饰着悔恨,要是他不提什么野营,要是他早一点出来找她,要是他蹲守在出口,要是…即使再多的悔恨,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谁也料想不到会出现这个事情。

夜阑风沉着脸,看着陆羽的眼睛,便道:“好,我们分开找,两个小时后不管找没找到,我们都要在这里聚集,一定要回到这里。”

陆羽重重的点了点头,看了下身后的谢航辛,道:“航辛跟着你吧,我一个人就行了。”

他们只出来了三个人,因为事出紧急,哪还想得到要先报告老师,然后再去找人。

接着就是分为了两队,陆羽独自一人,谢航辛和夜阑风一起,向着不同的方向出发前去。

待时子瑗醒来的时候,是因为一阵狂风吹过,冻醒了她。

她身上的衣物早就被她的身体烘干了,她先是一怔,接着眼底里的惊恐慢慢的浮现了出来,高高挂在天空的月亮只为她照亮了一点点,朦朦胧胧,看得并不真切,树林里不是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她现在是又饿又冷。

蓦地,“呜呜呜呜~”她哭了,哭得极其难看,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得很是狰狞。

“呜呜呜~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嘴中一直叫着,叫出来的声音很是沙哑。

半个小时后,她已经放弃希望了,这个时候她只希望不会有什么滑溜溜、冷冰冰的蛇出现,要是出现了她就更加不敢待了。

这个时候,她走看不到路,她也不敢走,两只小手颤抖着蹲下抱着双膝,将整个脸蒙在了彻底的黑暗中,只听得一声一顿的低喃:“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瑗瑗,瑗瑗,瑗瑗是你吗?是你吗?”陆羽隐隐约约听到了时子瑗的低喃声,听得不真切,便出口大叫。

时子瑗抽泣着鼻息,由于她有意忽视周身传来各种让她害怕的声音,所以她并没有听到陆羽的呐喊,嘴里却还在一直念叨着:“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突然,她感到一阵温暖,接着便被紧紧的环抱禁锢在了她的身躯,她先是挣扎,然后闻着熟悉的味道,便渐渐的放弃了挣扎,改为了拍打后背。

“瑗瑗,瑗瑗,没事了,没事了,哥哥在这里,哥哥在这里…”陆羽像是要将时子瑗整个揉进他的身子一般,怀中的她是那么的娇小,又那么的冰冷,似乎她已经变成了一座冰山,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早到她,他恨自己让她陷入这样的事情,他更恨自己没有好好的保护她。

“哥哥,哥哥,真的是你,哥哥…”时子瑗满脸热泪,浑身颤抖不止,拍打着陆羽的手压根就没有力道了。

陆羽更加用力的将时子瑗环住,从不流泪,或者是将近八年没流泪的他已经眼眶湿润,渐渐的,渐渐的,他那俊美如雕刻般的脸上刻下了两道浅暗色的泪痕,他心里的惧怕和愧疚终究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良久,时子瑗吸了吸鼻子,渐渐把心里那份害怕和激动压下,说话的声音也较正常了,“哥哥?...

,是不是小小回去了,不然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声调沙哑着,虽然尽量克制了喉咙里的不适,但还是留有一丝破绽。

陆羽也相继缓了缓气息,略微嗔怪道:“以后要再敢冒这显,我就…我就…饶不了你。”

虽然是在责怪,但是语气却连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有的只是担忧和关心、心疼,说完,便是默默的叹息一声,他怎么会舍得惩罚她。

“哥哥才不会呢,哥哥肯定舍不得的。”时子瑗轻笑,清幽的眼底闪过一丝俏皮,抱着陆羽的身躯也在微微抖动着,但是这时候的抖动已经不是害怕,而且真的发自内心的笑意。

本来她是很害怕,害怕到连话都不敢说,但是陆羽的到来,给了她足够的勇气,还有安全感。是的,在陆羽的身上,她找到了安全感,那种让自己不敢是身还是心都安稳的安全感。

寂静幽暗的深夜里,两个人紧紧相抱着,甚至不留一丝的缝隙,就好像本应该是连接在一起的两个人,似乎两个人都在对方的身上寻找一丝温暖,又或者是一丝心安。

远处,近处,窸窸窣窣、断断续续的传来各种声音,微风袭过,时子瑗的墨发在陆羽的眼前飘扬,似乎还夹带着时子瑗的体香加上不知道是他身上或者是她身上的薰衣草香味,这样的香味仿佛把大自然自然的味道都掩盖住了。

陆羽将时子瑗拉开自己一些,看着时子瑗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便快速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褪下,穿到时子瑗的身上,便穿便说着:“要出来也不知道多穿一件衣服,要是冻到了,然后感冒了怎么办?都十四岁的人了,还不知道好好的照顾自己…”

时子瑗故意身躯左右摆动,陆羽念叨一句,她就回一句,“有哥哥…有哥哥…”至少现在有哥哥在,无时无刻的在。

“你啊。”陆羽用他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宠溺的点了点时子瑗微微灰屑沾染着的鼻尖,修长白皙的手指就这么轻轻的划过,使得时子瑗浑身倏地一阵战栗,顿时停住了嘴里的念叨。

看着她眼前这么一个花样男子,美貌智慧并重的陆羽,心下荡漾,不自然的摸上了陆羽光滑如凝脂的脸庞,突然看到陆羽眼底的一抹精光,又猛地放下了手,又差一点被他迷惑了,时子瑗忍不住敲打了自己的头。

陆羽当然不知道时子瑗刚刚脑子里在想什么,他刚刚只是高兴着终于找到时子瑗的情绪中,哪会有什么歪歪肠子,所以他一把就拉开了时子瑗敲打自己的手,纳闷道:“瑗瑗,你干嘛打你自己的头,莫不是吹风把脑子给吹坏了,不得了,不得了…”说到后面已经变成了一股子嬉笑还有揶揄。

“哼,哥哥的才坏了,瑗瑗才不会脑子坏掉。”

在陆羽的面前,时子瑗总是会被他影响,比如,她很会忘记她最真实的年龄,但是她的种种表情和表现出来的动作,却是她最为真实的一面,毫无顾虑的一面。

“是啊,瑗瑗的不会坏掉…哥哥的也不会坏掉,要是坏掉了,怎么来保护我的瑗瑗。”陆羽拂过时子瑗的发丝,顺着时子瑗说下去,眼里含着的不是宠溺是什么。

时子瑗摸着草地,将草地上的电筒拿起,嬉笑的将电筒拿到自己的下巴,做着一个鬼脸,“唔——鬼来啦。”语气里哪还有先前的害怕颤抖,明显早就忘记了。

陆羽也不恼,只静静的看着时子瑗做着各式各样的鬼样子,只希望她完全忘记了她刚刚的害怕,下意识的将时子瑗脸上未流干的眼泪拭去,湿润的眼里含着笑意,上睫羽似乎都是好几根好几个黏在了一起,眼眶通红微肿,但眼里的灵动俏皮却一一不失,这样子的时子瑗为她增添了一种妩媚,一种魅惑,更加的吸引着陆羽的眼球。

“好了,哥哥,我们还是回去了,噢,忘记了,小小有没有说有人要对我们不利…”时子瑗突然惊叫道,她怎么忘记这事情了,只顾着自己终于死里逃生,不枉有神明保护,让她的重生之路没有到头完结。

“恩,还是回去得好,恐怕他们都在等着了。”陆羽也随着时子瑗站起身。

时子瑗听到陆羽的话,转头嫣然一笑,印在了陆羽的眼中,往后走着,手里还拿着电筒照着。

“啊——”

可怜的她不幸的被一块硬硬的东西绊倒了,她手上的电筒就那么飞了出去,幸好陆羽眼疾手快,一把就揽住了时子瑗的身躯,有惊无险。

陆羽长长的吁出一口气,着急问道:“瑗瑗,有没有那么伤着了?给哥哥看看。”

说着就想要脱时子瑗的衣服检查,被时子瑗的手抓住,狡黠一笑,“哥哥,你这是要干嘛?不会来个乘机吃瑗瑗的豆腐吧,而且你灯不捡起来照,能看得到?”

意料之中的她看到陆羽的脸突然像涂上了一层红红的胭脂,在淡淡的月光下显得特别鲜明。

陆羽有些不自在,移开眼球不看时子瑗,但紧抱着的双手却一丝也不放,“好,那哥哥先去捡手电筒,不过,好像手电筒刚刚掉下去的地方已经暗了,看来这电筒已经被摔坏了。”

“嘿嘿,哥哥,不好意思嘛。”时子瑗完全没有理会电筒坏不坏了,被抱着的身躯感到了温暖,似乎有陆羽的地方,她都不害怕。

“这夜路你也走不得,要不哥哥背着你走出去?”陆羽思忖片刻,脸上的红晕还在增加,因为他感到似乎下身一阵紧绷,他压根就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了。

“不要,这么不好走的路,让哥哥背瑗瑗就更不好走了。”时子瑗马上就反对了,陆羽虽然身强体壮,但是哪经得住这般折腾,从大家的休息地到这的路本就不近,而且还要有目的的找自己,肯定是和自己一样又累又饿的,她可舍不得。

陆羽顿了顿,没说话,眼睛有些迷离。

“哥哥,你还记得在小时候哥哥也曾经有过让瑗瑗脱衣服喔…瑗瑗记得哥哥还流鼻血了呢,哥哥,你为什么要流鼻血?”时子瑗看一时间安静了,便找话题来说,不过她当然不会忘记乘机来调笑陆羽,只是…

陆羽浑身一怔,回想到那时候,那个很久也不久的事情,那个时候自己是为什么会流鼻血呢?

不对,不对,他干嘛想这个,但是他却突然感觉浑身一阵燥热不已,仿佛想要找到宣泄的出口。

“瑗瑗,想要睡了吗?”按压住自己浑身的燥热,陆羽压低了声音问道。

“不要,抱着哥哥才不会害怕。”时子瑗更加抱紧了陆羽的后背,此刻,她哪想得到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干柴烈火容易出事的词。

陆羽则是一脸无奈又痛苦,想要压下自己浑身的燥热却在时子瑗不住动摇的情况下,他那种想要宣泄的欲望愈发的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