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3 哥哥瑗瑗还小

033 哥哥,瑗瑗还小

时子瑗稍稍仰着头,透过树枝的缝隙,她看到一弯似圆非圆的轮月在西南边静静的挂着,似乎还蒙上了一层层淡灰色的薄云,透着神秘。清冷的月洒在大地上,是那么的幽静。满天的繁星却越发的灿烂起来,闪闪发光,像是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宇下,又像是在地上穿着鲜艳的服装在地上跳舞的孩子…

“哥哥,你看,月亮和星星哪个比较亮?”时子瑗一手当空指着在树外的月空。

突然的动作让陆羽猛然一惊,浑身一抖,接着才缓了缓气,高仰着头,透过树枝的障碍朝着天际看去,朦胧的月、闪烁的星映在了他那如同星辰又似深潭的眼里。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时子瑗像是使坏的拍打了下陆羽的背部,“哥哥,你看了没啊?”

陆羽垂下头呼出了一口气,喷洒在了时子瑗的脖颈内,隐约间,他似乎还能看得到时子瑗衣襟内的锁骨,线条流畅,呈‘八’字形,在她较为消瘦的身上显得很是突兀,这个丫头,不管他怎么硬塞吃的给她,她总是有办法让自己保持着这般身材。

“恩,看到了,是月亮比较亮。”低醇的声调,带着特有的磁性魅力。

时子瑗呶呶嘴,似乎对陆羽的答案不满意,但是脖颈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温热气息却让她心神荡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陆羽的话。

其实,即使是月亮再朦胧,也终是于星星来说,光亮有余的。

“恩~瑗瑗怎么不说话了?”良久,时子瑗头耳侧传来陆羽低低的声音。

陆羽试图用转移注意力来缓解自己身体里的难耐,因为他终究不舍放开她,但是却不能做出伤害她之事,所以,转移注意力也是一种好方法,或者说是唯一的一种方法,毕竟,这里没有冷水澡可以让他压抑自己。

时子瑗眨了眨眼,低笑着道:“不知道说什么,看着这那么美丽的夜景,似乎瑗瑗要好好谢谢那两个人了。”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在哭喊着、害怕着,陆羽突然低低的笑了,连带身子也微微的颤抖。

“哥哥笑什么?”时子瑗稍稍推开却没有成功,因为陆羽将她捆在他的怀里紧紧的,压根就没想让时子瑗离开。

“我在笑,前一刻还在哭鼻子的人,这一刻还说要巴巴的说谢谢。”话中有些揶揄。

突然,时子瑗本附在陆羽后背的手‘砰砰砰’的敲打着,“要哥哥笑我,要哥哥笑我…”语气里是那么的恼羞,她知她突然消失,他肯定急死了,只是这一刻她就是想要打他,但是手中的力道却犹如在为人按摩。

“哥哥怎么会笑瑗瑗,只希望瑗瑗再也不能将自己的性命置之事外,只一心救着别人了,难道瑗瑗不知道,瑗瑗不见了,哥哥有的不止是着急么?如果那两个人是亡命之徒,是强盗,来个把你毁尸灭迹,杀了便埋了,那你要哥哥怎么办?怎么办?”说着说着,竟然在他的语气里她听出了颤抖和害怕。

“哥哥,瑗瑗这不是好好的,好好的。”时子瑗偏头对视着陆羽,入目的是陆羽眼底深深的愧疚和害怕。

“还说,要是哥哥没找到你,要是这山上有什么蛇的,咬你,要是这冷风把你吹冻着了…”

陆羽嘴里还打算喋喋不休,却不防突然眼前精致灵动的眼眸突然之间的靠近,直至在他的眼瞳处最大,接着,他的音便消失了,融化在了她的嘴里。

他先是呆怔,接着便反客为主,她那么主动,他又怎么会拒绝呢,何况,这是她第一次的主动,虽然这主动似乎带着点要消除他对她的担心,但这又如何呢?

她记得没错的话,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他洗冷水澡,这第二次,该怎么办?

顿时,她面色本迷离娇羞,便化作了一滩春水,脸颊红透,遍满整个面容,包括耳际。

“妖精~”

下一秒,时子瑗便听得陆羽似乎是牙关唇齿发出的声调,这声调,明显就是…情欲所不能得到解脱发出的,记得前一次,他也是这个呼唤了一声她为‘妖精’,前一次的他还没有那么沉重,这一次却生生的一起爆发了出来。

这下子怎么办?时子瑗脑袋里闪过这一个疑问。

难道这荒山野岭把自己交付了?不可能。

他也不会这样做,如今,她自己看着他隐忍至极的脸和身子,而她,却一动都不敢动,因为她知道,男人在这个时候,恐怕已经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了,理智什么的都恐怕退却了。

陆羽确实是如时子瑗所想,他希望着时子瑗不要动,她也如他所需的没有动,但是情欲一来,又怎么能阻止得了?

“瑗瑗~”这两个字遂不然的也带着情欲。

在这样下去,时子瑗真怕陆羽隐忍过头了,他还真是不容易。

要是陆羽知道她这么想,他肯定会说,你哥哥我确实不容易。

“哥哥,下面…”时子瑗打算来个故技重施,这样子,估计她就不会感觉那么尴尬了吧。

却不想她还虽然没有说完,但陆羽却知道了她心中所想,恐怕这丫头又准备想要装傻了。

前一次,这丫头装傻,让自己措手不及,以为自己太着急了,却不想这丫头其实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是这么明白的丫头,他更不会伤害她。

“别人哥哥说下面有什么棍子,或者是哥哥下面藏着什么,哥哥想,瑗瑗是知道的。”

谎言被拆穿,亦或是装傻被拆穿,会是什么样子?

时子瑗以前不知道,现在是她不想知道,因为她深深的感受到了陆羽说完这句话后似乎下面更膨胀了一些,更炙热了一些,更她她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心里又不由纳闷,前一次,陆羽还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陆羽那么肯定她知道了?

后来,他才告诉她原因,而后来,她才知道了是自己竟然出卖了自己,而他的腹黑指数不止那么一点点。

“呃——”

时子不知道说什么,喉咙无意识的发出了一个声调。

“唉,你这丫头,告诉哥哥,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不得不说,本来时子瑗可以占上风的,却被这一句话压在了下风。

她才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怎么那么懂这些情欲之事,前一次将自己给蒙了,这一次,不能那么容易就饶了她,才那么小,就懂那么多,实则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要是萧飒在这旁观,肯定会说:陆少,您就装,明明是在吃醋。

“这个…哥哥,你问这个什么意思?”时子瑗眨巴眨巴她的大眼睛,试图饶过这个问题。

她总不能说,后世的时候这什么男女之事就连小学生都知道,这亲亲抱抱什么的在大街上比比皆是,这什么xxoo在网络上疯传,只要是有上网之士,都是懂得一些的,何况在初中的时候上过生物课这课程,不过这借口,她不敢说。

“恩~什么意思?”陆羽挑眉,稍稍靠近了些时子瑗的眼瞳,醇厚的嗓音带着股蛊惑,引人遐想。

这人便是时子瑗,她每一次都会被陆羽这厮给中美男计,这一次,也当然不例外。

“哥哥,这个是瑗瑗听说的。”

语速之快,犹如在背书。

这样的回答,陆羽当然是不尽信的。

“真的么?”脸又靠近了一分。

他这是要打算把时子瑗脑中的东西都给摸清楚了,这丫头从小到大自己几乎不离身,没想到这男女之事,她竟然知道了。

“真的。”时子瑗差点就举手发誓了,她不敢说,也不能说。

“那哥哥便信瑗瑗这一回。”

没想到他竟然放了她,时子瑗咋舌。

不过,下一句话,她的嘴巴久久都不曾闭上了。

“那哥哥现在这般,瑗瑗想出什么办法解决么?”

陆羽的声音总是带着蛊惑,眼神有些迷离,在淡淡的月光下显得很是璀璨,微风袭过,拂过他上翘的睫羽,似乎在昭示着她此刻一上一下的心情,又似乎在表示着他此刻的隐忍是有多么的难受。

如雕刻般俊美的脸闪现在她的眼前,风将她的发丝靠近了他,紧贴着他,似一种撩拨,似一种摩挲。

“这个…这个…”

时子瑗移开凝着她的眸的眼,微微垂下头,却不妨看到了她和他的紧贴处,竟然就是她的柔软,他的坚硬,蓦地,她的脸烧热无比,比刚刚更让她火烧。

“原来,瑗瑗是…不喜欢哥哥的。”

陆羽却突然低沉了声调,带着股失望,似乎没有看到时子瑗那窘迫的神情。

听到这话,时子瑗倏地抬头,道:“不是的,瑗瑗怎么会不喜欢哥哥。”眼眸肯定,带着诚恳。

“那哥哥这般,瑗瑗想出办法来了么?”

他就是喜欢看到这样的她,为了他脸红,为了他着急,为了他窘迫,但他肯定不会伤她,只是他现在身体的欲望,不是他所能控制,他能保证的就是不会伤她,但他吃着苦,她也要为他分担一些罢,不然,他一个人吃亏,这不划算。他的心里就是这么打算的。

“哥哥,瑗瑗还小。”时子瑗被陆羽说得一愣一愣的,她还在神游当中呢,这句话,是她下意识的话。

她一说完,就后悔了,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心里搅碎自己,怎么又被骗了?她怎么就逃不过陆羽那委屈着看着她的眼神,还有他的美男计呢?

陆羽扑哧一笑,他的丫头,怎么就那么可爱?

不过他笑完后,却又恢复了过来,低低的说了句,“哥哥知道。”

“那…”还问她?时子瑗呢喃出口。

“但是既然瑗瑗不想问为什么那么清楚这事,当然要由瑗瑗来解哥哥的痛苦,你说,对不对?”

明明毫无道理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却是那么自然,不要用任何理由来为这话负责。

他是吃定她了。时子瑗的脑子里闪过着几个字。

对不对?她怎么知道对不对?明明就是某人自己心猿意马的,自己柯尔蒙过多起了反应…不过,她是不敢这么说的,毕竟,他作为一个十八岁根正苗红、意气风发的男子,有反应不为过,只是,难道他想要…?

“哥哥,瑗瑗不知道…”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绝不可以。

树枝随着微风摇曳,似乎在昭示着她的决定,星星也朝着他们眨眼,似乎在看着这场‘斗智’中,谁会是赢者。

陆羽不恼,低低的却笑了笑,扫眼看向时子瑗白皙的小手,另外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时子瑗的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