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4 交心

034 交心

他将她的手抓到了心脏的那处,‘砰砰砰’的心跳似乎更加急速了,坚硬温热的胸膛像是要迸射出来一般,他的呼吸变得更加沉重了起来,但他那如深潭的黑眸却紧紧的盯着她氤氲着雾气的眼。

“瑗瑗,感受到了吗?”

声音低醇且蛊惑,又带着一丝沙哑。

此刻的时子瑗要是正常的话,肯定会翻个白眼给陆羽,但是此刻她头脑有些迷茫,所以她只顾着点头,心里想的是,这么快速的心跳我能感受不到么?

时子瑗以为陆羽就到这里了罢,也就任陆羽倒弄她的手了,眼睛已经神游去了,那么好的夜景,而且还有人陪着,这真是莫大的享受。

时子瑗立刻从陆羽的手里挣脱,两颊娇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了。

扫了个利眼给那个故意使坏的陆羽,时子瑗翘着嘴,哼哼了两声,明显就是不高兴,她被设计了…她被小她那么多的正太设计了…

而此刻的陆羽却适应的吸了吸鼻子,眼眶氤氲,仿佛下一秒他眼睛里就会掉出眼泪来。

“瑗瑗~”无助、委屈的语气。

时子瑗最受不了的就是这样子的陆羽,她打不得,又骂不得,她敢相信,要是她说一句,恐怕陆羽会更加委屈的看着她,让她的罪恶感急剧增加。

“瑗瑗~”这一回是隐忍至极的呼唤。

时子瑗猛然看向陆羽,却见陆羽脸色通红,看来是憋的,而且双眼泛红,这应该就是没有得到解脱…她怎么就那么命苦。

“哥哥,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回去好了?”时子瑗推开陆羽的身子,闪烁着眼说道。

“如果瑗瑗解决了哥哥的痛苦,那我们现在就回去,不然,难道瑗瑗要哥哥一直这样走路么?”陆羽干净利落的说道,还指着自己痛苦来源之地。

时子瑗撇眼一看,神态不自然了,特别的不自然。

他说的是什么话?时子瑗的眼眸诧异的看着陆羽,难道他真的那么不能忍了,要是这回憋坏了怎么办?那自己以后的幸福怎么办?

“哥哥,你没事吧?”时子瑗微微低下头,眨着眼看着陆羽,看到他的眼瞳里深深的隐忍和痛楚,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难道真的要让他忍着?

“没事。”陆羽移开时子瑗看向他的眼光,淡淡的回道。

这样的回答,让时子瑗心里更加的担心了,陆羽何曾这样说过话,看来这一回…

“哥哥,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能解决痛楚?”

时子瑗豁出去了,大不了就豁出去,她还小不行。

“真的?”陆羽抬眸,问道。

“真的。”这一秒,时子瑗想要打烂自己的嘴了,她干嘛还那么认真的说真的。

陆羽的眼瞳也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接着又恢复了淡然,沉声道:“罢了,哥哥不会勉强瑗瑗的。”

他要的是她彻底的‘投降’,不是他‘威逼’下的屈服,只是陆羽小正太,你确定,你这样做不是‘逼良为娼’?

“哥哥,没有勉强,是瑗瑗自愿的。”时子瑗马上表明态度,简直和刚刚的态度截然相反,好像是她在强迫陆羽似地,完全没想到自己被陆羽一步一步的带入了‘陷阱’。

“那…”

他感觉到她的逃避,便道:“瑗瑗,这是你说的,可怪不得我了噢…”

时子瑗闭上了眼,压根就不敢看他,她怎么能做这事情,但是她刚刚真的答应了他要帮他。

而陆羽则是舒服的呼出了一口气,刚才的紧绷稍稍舒缓了一些,要是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憋死了。

慢慢的,慢慢的,陆羽放开了时子瑗的手,一动不动,只是微微的颤抖着,他的手拉着他的手,也相继闭上了眼。

时子瑗本来以为很快就完了,没想到,却根本没有完的趋势,她的脸也越来越红,变成了她身体紧绷了,“哥哥,好了吗?”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声音变成了娇羞的叫唤和呢喃,这样的语气,让陆羽的呼吸更是加重了几分。

“哥哥,真是不好意思啦。”时子瑗忙道歉,试图来转移话题。脸上都是尴尬之色,虽然她两世加起来都比陆羽要大一倍了。

陆羽紧接的却靠近了时子瑗,直至两人耳对着耳,陆羽附在时子瑗的耳旁,嘶哑着声音道:“瑗瑗,你会帮我的对不对?瑗瑗知道的对不对?”

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边摩挲着,痒痒的,让她顿时一惊,接着又是羞愧,今晚,她终究难逃一劫…

终于,他解脱了,她也彻底的松了口气。

“哥哥,好了么?”要是还没好,她决定要一脚踹过去。

陆羽轻轻的推开了她少许,抿着薄唇轻笑,如星辰般耀眼的黑眸熠熠生辉,“丫头,你可要负责。”

时子瑗蹙眉,这句话,应该是自己说的,为什么她的台词,他总抢走。

“哥哥,你不会认为瑗瑗是个很…”

“不许说。”陆羽突然捂住了时子瑗的嘴,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但是他决不允许她这样想,也不许这样说,要说的话,其实自己才是那么罪魁祸首。

“瑗瑗,什么都不许想,什么都不许说,只要哥哥说一句话,你摇头或者点头就好了。”

非常之霸道的话,却让时子瑗有些怅然,为什么他总是能够影响着她的情绪,甚至于她甘愿被他影响,所以,她的回应是点了点头。

“瑗瑗刚刚是不是吃了哥哥的豆腐?”陆羽正色了脸说道。

时子瑗一皱眉,然后点了点头,似乎依照她两世的年龄加起来,还真是她占陆羽的便宜了。

“那是不是应该负责?”陆羽继续问。

时子瑗本来是在一直点着头,压根没听到这句话。

“好,那现在瑗瑗要怎么负责?”

陆羽忍着自己想要笑的脸,放开了捂住时子瑗嘴的手,继续道。

“啊?怎么负责?”时子瑗眨了眨她的大眼睛,一副不明所以,她要负责什么?

“是啊,你说该怎么负责?”陆羽将话给反了过去,而且还说得很是自得。

他颇为自然的神态让时子瑗暗自懊恼,这个正太虽然小,可是这话却说得句句是陷阱,她要是一不小心,绝对被他卖了还要替他数钱。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难不成她帮了他还算是她的错了?要她负责,太扯了。

“嗯…就当我日行一善得了。”时子瑗耸耸肩,敷衍。

陆羽笑,那笑要多诡异有多诡异,让时子瑗不禁向后退一步,双手护住自己,“你要做什么就说好了,别这么笑。”笑得她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是吓的。

陆羽即刻敛下了笑容,可眼眸却依旧发亮,比之夜空中的星星还要闪亮几分。

时子瑗暗叫:不好,妖孽来袭,必须稳住。

“瑗瑗,你躲开做?...

什么?小心身后有…”说着,他意图靠近她,抬脚就要上前。

“时子瑗、陆羽,你们两个在哪里?”

很不幸的,陆羽的最终目的没达成,因为萧飒的声音从他们的不远处传来了。

这个时候,时子瑗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伸起手,大声道:“飒飒,我和哥哥在这里。”

而陆羽则是沉下了脸,脸色有些发黑,这个萧飒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哥哥,飒飒来了,肯定是飒飒。”时子瑗含着笑容,激动的扯了扯陆羽的衣服。

她激动的原因有当然还有迫切想要离开逃脱的意思。

“恩。”陆羽答了一声,回去也好,这丫头在这里还是害怕的。

“可是…哥哥,衣服还你。”时子瑗拉开她和陆羽的距离,垂下眉,一惊,这还要不要她做人了,连忙脱下了衣服,递给他,“哥哥,你那里…”

陆羽‘扑哧’一笑,也知道时子瑗面皮薄的很,拿过了时子瑗脱下的衣服,系在了自己的身躯上,挡住了那可疑的部分,但是由于怕时子瑗冻着,又紧接着抱起了她。

“这山上冷,穿了那么少的衣服。”

时子瑗先是挣扎,后来倒是没办法挣扎了,因为萧飒还有其他几个人已经将电筒照射在了他们的面前。

“瑗瑗~”“瑗瑗~”…接连几个关心、担忧的叫喊声,让时子瑗心里一暖,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来来来,把衣服穿上,陆羽,你怎么回事,把衣服系在身上也不给瑗瑗穿,不知道瑗瑗很冷吗?”萧飒首当其先的跑到了时子瑗处,拿出了衣服,看到陆羽竟然把他的外套系在了身上,不由嗔怪道。

时子瑗想穿,陆羽却不让她下来了,他知晓时子瑗要是走着回去,还不定又碰到什么呢,还不如自己抱着回去,反正她也不重,甚至很轻,心想,回去之后,要给她好好的补一补。

“盖上去就好了,瑗瑗脚痛,我抱着就好了。”这冠冕堂皇的理由也就只有陆羽才能说得风轻云淡、理所当然。

萧飒白了眼陆羽,也没说什么,就将衣服盖在了时子瑗的身上。

这个时候谢航辛和夜阑风也走了过来,谢航辛大大咧咧的,听陆羽说时子瑗脚痛,便道:“陆羽,那我们一个人抱一段就好了,幸好夜阑风也在这。”三个人分担着,也不会累。

他这话,立刻就招到了陆羽一记厉眼,带着寒冰,接着绕过了他,继续前进。

谢航辛还未知味觉,想要继续说,就被他身旁的萧飒使劲一踩,不意外的听到了谢航辛的惨叫声,“这下子你自己脚痛了,你自己爬着回去吧。”

话毕,也不管谢航幸哇哇大叫,就跟着陆羽在后面走了,还顺道白了他一眼。

这个谢航辛,还真是没脑子,这么多年了,这个陆羽即使有异性敢碰一下瑗瑗都不行,就连称呼还几次三番的被扫厉眼,他还敢说抱瑗瑗,这回回去,恐怕可能会招到报应了。

来找时子瑗的几人都跟上了陆羽的脚步,而谢航辛却在大声的骂着萧飒“萧飒,你竟敢这样下暗手…哼。”

落在最后面的夜阑风,顿了顿脚步,掠过单单走着的人,向着那个一米八的陆羽看去,时子瑗被他抱着,很和谐…很般配…想到这,他的心突然就不舒服了起来,眼眸也盖下了,本来就冰冷的脸,这会仿佛还加上了一抹轻薄的霜。

时子瑗被陆羽这样抱着,许是真的累了,这一觉,她睡得极沉,连什么时候回到营地,什么时候陆羽离开都不知道。

第二天,时子瑗面对着蒙小小哭笑不得的忏悔,着实让她感觉她是不是变成罪人了。

她们两个碰到的不知是小偷还是强盗听说是被抓了,他们才动手,就被这里的管理人员抓获了,时子瑗本来想去看,陆羽却阻拦了,时子瑗只能是闷闷的接受了,因为她一醒来,就看到了陆羽面瘫的脸,藏着暗黑,分明怒气未消,她也就不敢说什么了。

其实陆羽不是这样子想的,他心里想的是,这些小偷还不足以判个重罪,要是时子瑗出去看,被他们认出来,到时候他们从牢里出来,找到了时子瑗报仇就不好了,所谓‘小人难防’。

因为发生了这事情,同学们的热情瞬间下了一个点,随便看了看日出,再一起去看了昙花,也就下山了,而这两天里,陆羽简直就是寸步不离着时子瑗,搞得时子瑗像是一个绝缘体,而蒙小小是更不敢主动靠近了,因为陆羽现在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只要一接近,她就会浑身发抖不止。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家里只有时子彻在做着作业。

陆羽和时子瑗两个人同时进门,时子彻就像没看到时子瑗一般,积极的叫着‘哥哥,哥哥’,搞得时子瑗很想要推着陆羽出去,这厮,竟然抢了她的弟弟。

这个时候,时子彻已经是三年级的学生了,在七岁的时候就读一年级了,说起来,时子瑗还是很自豪的,因为她这个弟弟没给她丢脸,次次都第一,从上学开始,年年就拿着三好学生回来,这不,这大厅里贴着满满的都是他们两姐弟的奖状,待有客人一来,时爸、时妈听到有人夸赞,脸就笑得开花似的合不拢了。

“好啦,好啦,子彻,你不是还要写作业吗?赶紧写,哥哥现在去给你煮东西吃,你最喜欢吃的。”陆羽看了下摆在墙壁上的时钟,都快七点了,恐怕时叔叔和林阿姨是有事耽搁了。

“好,哥哥,等会我肯定会赢你的。”

他们正刚刚下完一盘跳棋,时子瑗在时子彻才五岁的时候就买回来了,时子彻似乎也迷上了这个,但是他总是下不赢陆羽,而时子瑗自己早就是他的手下败将了,所以时子彻非常牛逼的说‘不要她和他一起下跳棋了,否则会影响他的智商’。

时子彻这个时候已经退去了婴儿肥,倒是长得端端正正的,皮肤倒是继承了时爸的白肤,正正当当的小正太一枚,当然,这里面时子瑗的功劳是很大的,因为她时常注意着他的饮食,还时常提醒着要他注意锻炼,终于褪去了他脸上的苍白,似乎连病根也不治而愈了。

“瑗瑗,来帮哥哥的忙,哥哥得好好给你补补。”陆羽一把拉过还在纳闷的时子瑗,轻笑一声,这丫头,肯定在吃醋了。

时子瑗就这么呆呆的让陆羽拉进了厨房,要说她家里的厨房,陆羽竟然比她更清楚,还清楚厨房里的什么东西放在了哪里,什么东西不在哪里,比他家里还熟透。

陆羽系上围裙,紧接着忙碌了起来,时子瑗恹恹的打着下手洗菜。

正心里想着明天要不要去趟‘食客来’,被突然被陆羽一拉起,环抱住了。

“瑗瑗,想什么呢?”陆羽附在时子瑗的耳际处低低的呢喃。

这丫头,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这青菜都洗了不下五遍了,还洗。

“我…在想…在想…哥哥…”你丫的,真的太腹黑了,她竟然现在才发现。

“想什么?...

?”陆羽又问,这丫头有些魂不守舍的,到底想什么?还吞吞吐吐的。

“瑗瑗,你在煮饭吗?”离厨房不远处,甚至就到了厨房的门口处,突然传来林珍的声音。

------题外话------

30年——鲜花

谢谢亲的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