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5 东窗事发了

035 东窗事发了

“哥哥,妈妈回来了。”时子瑗想要挣脱,却发现林珍已经站在了厨房门口。

此刻的她,脑子里只有四个字:东窗事发。

林珍看到时子瑗是被陆羽给环抱着的,面色蓦地一沉,眼神凝着时子瑗闪躲的眼睛,一句话都不说。

陆羽其实也吓了一跳,他刚刚都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怎么就回来了?还好死不死的逮着了。

“妈妈,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时子瑗的声音犹如蚊子在‘嗡嗡~’叫着,还略带着颤抖。

她还记得林珍说过‘不许离陆羽太近’‘他不是我们家能搭上关系的’…的话,这下子自己竟然和陆羽在这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抓个正着,该怎么办?

“阿姨,瑗瑗一直说着脚痛,让她去休息她还偏不去,让她上医院也不肯去,我正想要强制抱着她去呢,您回来了就太好了。”

陆羽当然看得出林珍眼底的疑惑和沉色,还有时子瑗的害怕和紧张,他本来在刚刚有一瞬间的思想想要公布出他和她的事情,但是看着时子瑗的眼眶,他舍不得,他不敢冒险了…

时子瑗听陆羽这么一说,浑身一顿,接着压下心头里的紧张,道:“我就是不要去,才那么点红肿而已。”

而林珍听他们这么一说,终于稍稍缓了缓神色,看到时子瑗还不屈服的样子,便道:“你这丫头,羽儿心疼你,把你当做亲妹妹一般,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让你去医院也是为了你好,你还进着厨房来干嘛?”

说着,就上前从陆羽的手里拉出了时子瑗。

这话颇有一语双关的意思,一是在说明陆羽就是把时子瑗当成妹妹,二则是说明她不希望时子瑗和陆羽还有其他的关系。

时子瑗则马上就转眼看向了陆羽,陆羽则是一眨眼的沉下了眼眸,但是下一秒又噙着淡笑,唇角微微泛起弧度,眼眸里也含着笑意。

“阿姨,这两天我们不是去爬山了么?这丫头还好险遇到了两个小偷,被追得…”

看来他这路途还很遥远,虽然心里苦闷,但是至少被排挤要强。

接收到时子瑗安慰的眼神,陆羽心头一暖,唉,都等了八年了,抗日战争都胜利了,还怕再来个国内战争么。

总之,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什么?爬山,还被小偷追?瑗瑗,那你没事了吧?”林珍一听,似乎忘却了刚刚自己看到的场景,忙上下看了看时子瑗,看到没什么其他地方有事,便又松了松气息。

“妈妈,瑗瑗没事,他们没把瑗瑗追上,而且还被警察抓了。”时子瑗看雨过天晴,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

陆羽不由‘扑哧’一笑,道:“阿姨,您还是带着瑗瑗去擦点伤药好了,这丫头,刚刚硬跩着都不肯出去,说是要今天做水煮鱼,她这嘴馋着,但是现在她脚受伤了,哪可以吃,要吃也要等着脚伤好了再吃。”

“那好,羽儿,今天就麻烦你下厨了,看来今天你的叔叔有福了,他这几天老和我念叨呢。”

林珍点了点头,很是赞同陆羽说的话,这丫头,老是占着陆羽宠着,竟然还不顾脚伤了。

时子瑗忍住想要大笑的冲动,她怎么听陆羽说着说着越像那么一回事了,好像她的脚真hu了什么大伤似地,明明就才那么点红肿而已,但是爬山的女生,哪个不是这样。不过,竟然她都相信了,那么老妈肯定置信无疑了,要的就是这效果。

“好啦,擦就擦。”

时子瑗的表情,看上去甚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倒是配合度ting高的。

林珍这才扶着时子瑗往外走去,出去的时候,时子瑗还看到陆羽含着笑的眼眸里也含着一丝无奈和苦涩,顿时心里又是一沉,这样子虽然暂时打消了老妈的疑虑,但却是伤到了陆羽了。

在大厅里的时子彻看到时子瑗被扶着出来,大叫道:“姐,你怎么啦?刚刚不是好好的。”

时子瑗苦笑,还有这个精灵鬼呢。

“彻彻,姐姐hu伤了刚刚怎么不说?”林珍瞪了眼时子彻嗔怪说道。

时子彻脸色一顿,眼眸一凝,hu伤了?随即一想,似乎刚刚自己没看姐姐,难道真的hu伤了?

“妈妈,刚刚彻彻在作作业所以才没看到。”时子彻上前假装撒娇,一副我是无辜的样子。

时子瑗面上一松,轻笑出声,“妈妈,刚刚didi在做作业,何况我这脚又没怎么伤,没事。”

“彻彻,去妈妈房间将那个白色的小盒子拿出来。”林珍没理会时子瑗说的话,拉开扯着自己衣角不放撒娇的儿子说道。

时子彻朝着时子瑗做了个鬼脸,接着倒是欢欢喜喜的跑进去拿那个白色的小盒子了。

自从那次时爸被打时子瑗在家闹了一场之后,家里倒是被林珍必备了一些医药用材,特别是跌打骨伤的那类,特别多,都放在了林珍的房里了。

时子彻拿出来后看到时子瑗脚上的红肿倒是有那么一点伤感,毕竟这个姐姐对他还好,然后就是时子瑗像个‘太上老佛爷’一般,坐在那里等着别人伺候,时子彻充分发挥了他的关心,倒水、拿水果的劲那可的很足的。

待时开民一回来就是表示了自己的关心一番,要是被时子瑗撒娇耍赖肯定又是要带着时子瑗进医院了,这就是二十四孝的老爸,特别是时子瑗在三年级的时候小腿受伤了,他就很是关心着时子瑗一个小伤就看成了要命的伤了,这样子,让时子瑗苦闷的同时,又很幸福。前世的她,总是和老爸吵架,似乎从来就没有一次安安静静的坐下来谈一次话,这一世,能这样平和、温馨的过着小日子,真的很好,很好。

陆羽今天煮的菜确实是符合时爸的胃口,让他是大大的称赞了陆羽一番,但是林珍倒是在桌上没说什么话,只是叮嘱着时子瑗不许多吃那些有辛辣的菜肴。结果就是陆羽被夸赞的同时,也频频接收着时子瑗的白眼。

“妈妈,大舅和大舅妈是不是准备要开那火锅店了?”时子瑗突然想到前一回大舅和大舅妈一起上来找她的时候说的话。

大舅林豪和大舅妈朱晓两个人也许是因为看着小舅妈和小舅两个人赚钱快,而且还不用按时上下班,加上钱也赚得多,考虑到表哥林晔以后要读大学、娶媳妇,他们也就打算下海了,干脆的辞了工,然后到时子瑗这个全家的小福星这里来讨个出路,时子瑗也就建议了他们开火锅,算算日子,应该准备差不多了。

林珍一笑,筷子敲打了下时子瑗的手,“别想要乘着机会去你大舅那里吃的,你大舅才开张不久呢。”

时子瑗一恹,浑身像是散了架一般,对着陆羽又翻了个白眼,为毛,为毛要扯这个什么脚伤的借口,害得自己没口福吃免费的火锅。

“啊,开张了?”时子瑗惊讶。

林珍这会倒是叹了口气,放下了碗筷,继续道:“也就是不知道怎么的,最近听说生意不太好,瑗瑗,你前回不是给你大舅建议了吗?怎么会这样?”

时子瑗脸一沉,大舅怎么就不在开张之前通知她一声,要不然应该不会生意萧条吧,肯定是有些地方没有注意到。

“妈妈,大舅的店在哪里?瑗瑗都说了让大舅开张之前找瑗瑗一下的。”

“就是在离凌霄开的‘食客来’不远的林氏火锅店那里,还有,你大舅来找过我们,但是你不在家,你大舅可能就没有去学校找你了。”林珍回道,奇怪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儿,看样子好像是有主意了。

“诶,瑗瑗,要是有什么好的主意可要和你大舅说说,这几天你大舅和大舅妈都在愁着呢。”

“好,瑗瑗明天就去找大舅,哥哥陪瑗瑗一起去。”时子瑗点点头,难怪呢,肯定是大舅等不及要赶紧赚钱,所以才急着要开张的。大舅和大舅妈、表哥对自己一家子都好,可不能就这样失败了,这个时候的火锅店肯定是赚钱的。

二天,天气却突然变冷了。

一出门,时子瑗就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像是千万根针刺在了脸上,天空也是黑压压的一片,乌云密布,太阳像是羞涩的小媳妇一般躲了起来。

这天真是变化太大了,昨天时子瑗还只穿一间秋衣而已,几天却被陆羽强制的多披了件冬天穿的衣服了。

林珍和时开民是早就出门了,现在已经是快上午十点了,也就是时子瑗还赖到了那么晚才起。

“哥哥,好冷。”时子瑗不由打了个哆嗦,随即躲在了陆羽的后面。

陆羽今天却是穿着一件时开民的外套,在时子瑗的家里,他只有那么一套衣服而已,棕色略显成熟的外套在他的身上却穿出了另外一种气质出来,让时子瑗咋舌不已,真是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这样的男朋友带出去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就是拉风。

陆羽抓住时子瑗的两只手,伸到自己的嘴边呼了一口热气,“叫你穿上手套你不穿。”

“哥哥,现在还才秋天,秋天要我穿着冬天的手套,这不是很怪吗?”时子瑗抬起头,无辜的哭诉,打死她也不会穿,穿出去肯定让人笑话。

“谁规定冬天才能穿手套的。”陆羽说着就将时子瑗冰冷的小手抓进了自己的口袋。

时子瑗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在陆羽的面前,好像她没有一次是有理的,被抓得紧紧的。

“沐叔叔怎么还没有来?”

“嘟嘟——”

时子瑗话一说完,她的面前就停了一辆车,恩?竟然不是平时的那辆,但是里面坐着的却是‘沐云’,时子瑗马上一把上前,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由惊叹,这车可是不便宜啊,明显就上了一个档次了。

“哥哥,这车什么时候买的?还是一次见沐叔叔开。”

时子瑗在前世没有买过小车,没钱的时候没买,有钱的时候没到,所以她认不出她眼前的是什么车,但是依照她的眼光看,这辆车恐怕市价至少得五十万,现在的五十万和后世二十一世纪的可差别太多了。

“这个啊,是姑姑买的,说是庆祝我上高三,这是沐叔叔一次开来,给你看看,这车坐着比较舒适多了。”

陆羽将自己的两手扣在了衣兜里,他知道时子瑗这丫头怕冷,所以才把这辆车开来的,这辆车里面有很好的密闭空间,暖气充足,根本就不用担心会冻着。

“哇,真好。”时子瑗用手轻轻抚摸着车身,似乎了车子,她的浑身都不冷了。

“好啦,上车坐着,现在都十点了,再不去,到时候都中午了。”陆羽上前几步拉住时子瑗的手,轻轻的刮过车身,不由蹙眉,那么冰冷,就把手弄上去。

时子瑗吐了吐舌头,就随着陆羽上了车,车上的装备果然比前一辆车上了不止一个两个档次。

到‘林氏火锅’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两个人下了车,沐云就走了。

时子瑗一看到‘林氏火锅’门面不由皱了皱眉,门面太小,招牌太小,宣传度不够,而且怎么看进去一片乌黑,难道没有开灯?

两个人一进门,却看到几个人都在坐着聊天,三三两两的嗑瓜子,桌面上的东西也不摆好,大舅和大舅妈也不知道哪去了。

“诶,你们怎么进来了,今天还没有开张呢?”才刚刚进门踏一步就被一个大婶拦住了。

两人脚步一顿,时子瑗突然笑起,“阿姨,我们想进来吃火锅,难道现在不可以来吃吗?”

既然没人知道她,那她就来实地调查一番好了,这用人问题是很重要的问题。

“还没开张当然就不能进来吃啦,你们到别处去吧。”那大婶手里拿着一颗瓜子嗑着,发出‘吱吱’的响声。

陆羽则是拉着时子瑗的手,微微低垂着头,倒是没看前面挡着他们的大婶,他相信,这事瑗瑗肯定可以摆平的。

时子瑗假装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其他的员工,没有一个人肯上前来的,这还有把客人往外赶的,这生意能好吗?

“阿姨,可是外面招牌上写着的是八点到晚上十二点开张的,怎么现在都十点了还没有开张?”

被时子瑗这么一说,那位大婶面色一窘,却还是固执的说道:“反正就是现在还没有开张,我看你们两个还是去别处吃吧。”

“大姐,老板不是说客人不能赶出去吗?等会老板就出来了诶。”

突然时子瑗的右手边响起了一个声音,声调很是小心翼翼,听声音,应该还很年轻,时子瑗转头一看,将视线锁在她的身上,扎着两个大麻辩,一副农村才出来的打扮,岁数应该没有超过二十岁,娇娇羞羞的样子,和她现在拦着他们的大婶实在是差太多了吧。

“小莲,别以为老板娘介绍你进来的,你就敢来管到我的头上了。”那个大婶粗声中带着呵斥,听这话,恐怕这事情不是发生一次了。

“可是…可是…”那个叫‘小莲’的女生面色通红,低着的头都要和胸口紧贴了。

“诶,瑗瑗,你来啦,你终于来了。”

这个时候,林豪从厨房里出来,欣喜的叫道。

今天早上林珍就来了一趟这里,和他说了时子瑗会来,说是可以解决他现在生意萧条的状况,他是从八点就开始等了,半个小时从厨房里出来一趟,现在终于看到了时子瑗,语气激动万分,看到了时子瑗,简直就看到了财神了。

“大舅舅。”

时子瑗看到林豪,声调加高,不意外的看到了那位拦着他们的大婶脸色突变。

时子瑗拉着陆羽绕过了那位大婶就跑到了林豪的面前了。

“瑗瑗,大舅可把你盼来了。”林豪笑着叹了口气,捏了捏时子瑗的手臂,怎么感觉这侄女又瘦了不少了。

“嘿嘿,大舅,你这开张的时候瑗瑗不能来捧场,乘着这星期天瑗瑗可是要来你这噌吃的来了。”时子瑗眨巴眨巴她的大眼睛,一副我就是为了吃的东西来的样子,娇红的脸上盛满了笑意。

“好,有,有吃的,先到里头坐,大舅这就是去拿吃的。”林豪轻轻的拍了拍时子瑗的臂弯,这个侄女要吃的他怎么会不给呢。

“林叔叔,我叫陆羽。”陆羽笑了笑,礼貌的打招呼。

这回他可是一次正式见到林豪,记得在六年前时子瑗新房入住的时候见了一次,但只是照面而已,没有特别的介绍。

林豪视线转看陆羽,他记得没错的话,这陆羽穿着的衣服是自己妹夫的,穿在他的身上倒是一点都不显老,倒是成熟、稳重,而且好像还很有气质。

“你就是陆羽,瑗瑗每次来家里的时候都念叨着你,这会见到了,倒认为是瑗瑗说得有些不和实际了。”

“大舅舅。”时子瑗嗔羞撅嘴,微微不满,委屈,她压根没有说过好不好,都是老爸、老妈在一直说。

“好好好,你们先进去,大舅这就去准备吃的。”林豪说着就进了厨房。

陆羽一把捂住时子瑗的嘴,拉着她就到了里屋去,这丫头,还委屈了她。

“说吧,瑗瑗,到你大舅舅面前说哥哥什么啦?”时子瑗一被放开,陆羽就忙着‘兴师问罪’了。

时子瑗马上起身表明衷心,“哥哥,瑗瑗可什么都没有说,还不是你经常到我家,然后我爸爸妈妈都夸你,夸你的次数比夸我的次数都多了,有你在,我就是陪衬了。”后面的两句话泛着酸楚。

她说得一点都不夸张,时爸每次一去时子瑗的外公家,如果时子瑗一拖拉、一偷懒,那么必定搬出陆羽,说着陆羽是多么的懂事,多么的聪明,说得她简直抬不起头,但心里却还是暖暖的,自己选的人,确实不错。

“喔~原来瑗瑗那么委屈?”陆羽唇角一勾,挂着抹淡笑,黑如点漆的眸子泛着揶揄,看来自己的努力应该是没白费,至少这好印象倒是加深了不少。

“那是,哥哥做得太好了,瑗瑗就悲剧了。”时子瑗恹下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长长的墨发披在了双肩上,直至口处,灯光照射下显得特别的黑亮。

陆羽伸出手摸着时子瑗柔顺直长的秀发,微微低着眸子看着时子瑗那张在墨发下娇小的脸庞,低低一笑,“哥哥做这样,还不是为了瑗瑗。”

哥哥做这样,还不是为了瑗瑗…

做这样,还不是为了瑗瑗…

为了瑗瑗…

时子瑗的耳朵里仿佛只剩下了这句话,一直一直的重复,心里倏地心疼了起来,陆羽为了自己平缓升学,为了自己煮饭,为了自己买卫生巾,为了自己买neiku,为了自己……真的好多好多,多到数不清了,自己却还为一点点小事在心里不舒服。

“哇,哥哥,瑗瑗真是太喜欢你了。”时子瑗两手突然抱住了陆羽,“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我说做什么就做什么,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陆羽眼眶微红,但还是轻笑着,眼瞳里含着幸福的笑,这些事情自己是心甘情愿的,而瑗瑗,他一定是势在必得的,谁是谁的,都无所谓。

“瑗瑗,不怕你大舅舅看见了。”

低低的嗤笑,陆羽‘好心’的提醒。

革命尚未成功前,他可不会那么快就忘记了还有‘内战’要打。

时子瑗猛然推开陆羽,紧张的拍了拍口处,她怎么就那么得意忘形了,要是被大舅看到,还真是什么话都说不清了,她可不想那么早死。

时子瑗才一放开,林豪就端着锅进来了,身后还有一个员工帮他端着碗筷。

两人相视一笑,幸好动作快,不然就被发现了,这几天怎么老是感觉越来越藏不住了。

“瑗瑗,有两锅,一边辣的,一边不辣的,你想要吃什么,和大舅说,帮你放下去。”林豪紧接的放下锅,然后坐下,跟着他进来的那个员工放下了碗筷就出去了。

“恩~我要辣的,香菇、鱼丸,还有…还有芋头…”时子瑗指着好几样东西,笑得合不拢嘴了,好久没吃这样的火锅了,没想到这里的食材还挺多的。

“咳咳~林叔叔,你不知道吧,瑗瑗的脚受了一点伤,不能吃那么多辣的,你把那些她要吃的都放进不辣的那边,不然她的脚伤就难好了。”

陆羽不好意思的打断了林豪正要夹着时子瑗要吃的东西进那辣椒红透的一边,说完还撇看了眼时子瑗,说了不许吃那么多辣的,还不听,到时候拉肚子怎么办。

时子瑗苦着脸看着陆羽,明明就没事,还说她的脚,昨晚已经hu罪了,还要她今天继续hu罪。

“哥哥~瑗瑗就吃一点,就一点点。”拉扯着陆羽的衣角求饶,能不能不要那么霸道,虽然是为了她好,但是一个人总得有时候疯狂一回吧。

“陆羽啊,就让瑗瑗吃一点吧,看她那馋样,估计能到这里脚伤也不是特别的严重。”林豪手一顿,倒是没有放下锅里。

陆羽看了看时子瑗可怜的模样,心下一软,接着朝林豪笑了笑,“叔叔,那你就放少一点下去好,不然瑗瑗可能会吃无度,怕吃坏了肚子。”

说的话很有礼貌,也很有道理,虽然这要求好像是有些无理,但是从他的嘴巴里讲出来,林豪却一点都不会觉得尴尬,相反的,倒是进一步认同了时爸说的陆羽很会照顾人的评价。

时子瑗想要大吃、狂吃的想法显然是无门了,但是还可以吃到还算是陆羽‘宽宏大量’了。

看时子瑗吃得差不多了,林豪心里一直想说的话便斟酌着开口,“瑗瑗,你说大舅这里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开张这几天除了一天这里还算是赚了点,但是二天人就少了,这几天都赔了不少的本下去了。”

要不是因为林珍的丸子作坊和时开民的皖金酒店都因为时子瑗无意识的建议大红着,林豪也不会想要说问一个才十四岁的外甥女。

时子瑗放下筷子,擦了下嘴,待嘴里的东西吃下了肚子后,便开始说。

“大舅舅,你这里面的设施和装修瑗瑗都觉得没问题了,瑗瑗刚刚进来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员工。”

“员工?她们会有什么问题?”林豪疑惑的问道,这些员工基本上都是自己亲自招的。

“大舅舅,你这里的员工太多了,瑗瑗随便看了下,这才二十几张包括包厢里恐怕就三十张的桌子竟然有十三四个员工,而且员工最好统一服装,素质要好。”时子瑗正色的说着。

林豪听时子瑗这么一说,心下一思索,好像确实是这样,看来是自己太心急了。

时子瑗看大舅应该是听进去了,继续道:“还有,门口的宣传部够,本来门面是一种很重要的,不然你这再好吃,那也是没人进来的。”

林豪又点了点头。

“刚刚瑗瑗进来的时候有一个大婶模样的竟然和瑗瑗说到别的地方去吃,难道这里的开张还没到?”时子瑗这句话说得很重,哪家的店会把客人往外轰的。

这回,林豪连点头都忘记了,没想到经时子瑗这么一说,自己这店开得也太多问题了。

“好啦,大舅舅,瑗瑗还有一点,最好要有一个可以领班的,到时候您和大舅妈就不会那么忙咯。”时子瑗拍了拍自己吃饱的肚子,站起了身。

她也想多待会,但是大舅等会肯定会忙起来,何况自己给了那么多的建议,大舅应该要时间来消化和吸收,希望下次自己来的时候,自己就可以不用被人往外轰了。

“喔~那你自己路上要小心了,还有,你妈妈让你去她那里找她,说是要带你去买衣服呢,天气变冷了。”林豪深吸了口气,这些问题实在是要有些时间来调整。

时子瑗站起身了,陆羽自然是起了身,和林豪道别后,也就和时子瑗一起出去了。

两个人吃得太多了,而且沐云也不在店外等着,只好散步了。

时子瑗左思右想的都不知道为什么老妈突然说要帮她买衣服了,难道真的是天气冷了?

而林珍这厢,确实是约好了几个人一起去买衣服,至于为什么叫上时子瑗,是因为林珍打算去市里买衣服的。

“阿珍,这瑗瑗怎么还不来?”一个看上去挺时髦的人淡笑着问道。

一身披肩的白色高领的毛衣配上了时髦的牛仔裤,倒还真是有些前卫。

“李大姐,就等一会,估计就快来了,瑗瑗这丫头没买那bb机,所以我是打我大哥那里去了,我大哥说在二十分钟之前就出发了,算算时间应该就快到了。”林珍看了看手表,都快十二点了,这去市里一去一回的倒是要花一些时间,这丫头也不知道在磨蹭什么。

林珍倒是一副女强人的装扮,她这不是时髦,而且走在前端了,因为这衣服还是时子瑗设计然后让小舅妈陈桥专门去定做的二十一世纪上班族的衣服,里面是一肉色的紧身秋衣,外面就是黑色的小西装,裤子也是黑色的裤子,倒是把林珍的严谨显示出来了。

那个叫做‘李大姐’的人一听时子瑗没有bb机,眼睛一闪,这不正是自己可以讨好的时候?

“阿珍,我这包里正好有个,还是最新出的,我老公那里刚刚进货的,就送给瑗瑗了吧,不然有时候还真是需要用到。”

其实时子瑗哪需要什么bb机,这丫头连言桓送的手机都放着不用,怎么可能还带个bb机在身上。

“李大姐,瑗瑗就是不喜欢带,不然我们家里都给她买了,她都不要呢。”林珍笑着拒绝了。

李大姐突然停止了往包里伸进去的手,有些讪然,人家都这样说了,她总不能还硬塞。

一时间,突然就没了声音。

“诶,阿珍,有个问题想问你,瑗瑗一直叫着哥哥的那个男孩子好像对你的女儿很好呢,他是什么来路啊?”另外一个身材微胖的妇女上前说道,打破了一时间的僵局。

林珍一听,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又笑起,“张大姐,你说的是羽儿吧,羽儿拿瑗瑗当妹妹呢,小时候一起上学,关系好,这转来县里读书的时候,这孩子也刚巧转来了,然后两个人又在一起上下学,关系好得很。”

“听说那男孩子不仅成绩好,而且家世也不错。”李大姐插上一句。

这个两个人,正是前几天时子瑗和陆羽在街上碰到的两个,和林珍算是相识了好几年了,关系也是不错的。

“这个我倒是没问,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林珍的面色有些不大好看,说话的声调也换了换。

她确实是不知道陆羽的身世,或许自己的女儿都不知道,但这似乎不是她要关心的范畴,管好自己的女儿就是了。

那位张大姐还不知其中,还凑上到了林珍的面前,小声道:“阿珍,不是我说,这个男孩子还真不错,要是和瑗瑗凑成一对的话…”

“不会的,他们的感情只是兄妹的感情。”林珍立刻就打断了张大姐的话,但是心里却被这句扰乱了心思。

“这可说不定,阿珍,这个星期一我看到瑗瑗和那男孩子一起走在街上,我看着挺般配的。”李大姐又说了一句,还不住的点了点头。

林珍心一惊,黑眸一转,凝着李大姐,问道:“李大姐,瑗瑗都在上学没回家呢,怎么会去外面逛街。”

“可不是,当时我和李大姐看到,不相信,还叫了瑗瑗,瑗瑗也应了,我们才肯定的。”张大姐接过了林珍的话。

林珍正要说什么,被李大姐打断,“他们也只是去买什么野营的衣服,还是学校选出来的代表,这可是好事。”

林珍这才稍稍平缓了气息,但是心里头却还是有股不好预感,好像有些事情她不知道。

“不对,李大姐,我那侄子也去了野营,但是没说穿什么统一的服装…”张大姐再次出口。

林珍顿时仔细想了想,她昨晚帮自己的女儿整理的时候,好像没看见有新衣服,难道是放在学校了,又或者是学校没打算要买新衣服来作为野营的统一服装?

这个时候,时子瑗正好和陆羽从马路那边走了过来,时子瑗身子一跳,就抱上了林珍的双肩。

“妈妈,你说要给瑗瑗买衣服是不是?”

林珍先是看了看陆羽,才看向时子瑗,收下自己的思绪,理了理时子瑗凌乱的头发,淡笑道:“都半个小时了,才来,你李阿姨和张阿姨都等急了。”

时子瑗在她们对面的时候就看到了她们了,先是心里害怕了下,但是陆羽安慰了几句,也就释然了,所以才大大咧咧的奔跑了过来。

放开林珍的肩膀,时子瑗笑眯眯的对着李大姐和张大姐叫道:“李阿姨好,张阿姨好。”

“阿姨,让您久等了。”陆羽走到林珍的面前,嘴角挂着笑容。

林珍仔细的看了看陆羽,这孩子什么都好,又很照顾瑗瑗,要是真如李大姐和张大姐说的…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没事,肯定是瑗瑗这丫头不肯走。”

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肯定是吃饱了不肯走,一路上拖拖拉拉的过来的,不然怎么可能那么久才过来。

“哼,又来了,搞得哥哥才是你的儿子,瑗瑗是外人。”时子瑗努力争取得到关注。

“妈妈倒是希望羽儿是我儿子,这样我就不用操心了。”林珍假意轻轻的拍了拍时子瑗的肩膀,这点醋都要吃,和自己的老公还真像,不愧是自己老公最宝贝的女儿。

“哇哇哇~李阿姨、张阿姨,你们看,妈妈都不要瑗瑗了。”时子瑗‘委屈’的控诉,她咋就变成没人要的孩子了。

陆羽心想,还是做阿姨的女婿比较好。

当然,明面上,他肯定不会这么说,不然不被时子瑗‘砍刀’,那就是可能被未来的丈母娘给用扫把轰了,他现在还不敢冒险。

“阿姨,瑗瑗也不是想这样的,她只是脚痛,所以才走路慢了点。”

说得多好,既顾及了时子瑗,又顾及了林珍,未来的媳妇和丈母娘双双不得罪。

“好好好,羽儿总是为你开脱,”林珍接着又转看陆羽,“羽儿,谢谢你送瑗瑗过来,我们这是要去市里买衣服,恐怕…”

“阿姨,没事的,我等会就回去了,还有同学可能要到我那去问我问题呢,我们都约好了。”陆羽很贴心的回应,其实哪有什么同学来问问题,他哪会有那么闲情逸致的周末还不歇息,他有那时间,还不如多陪陪瑗瑗呢,只是丈母娘发话,他现在只有顺着的意,哪有逆着的。

时子瑗撇撇嘴,看来陆羽是不能去了,谁叫她们身旁的小车,好像只能做四个人,说来说去,这也不是车位的问题,也是人的问题。

陆羽在长辈面前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实则看着有些纳闷,平常和他的同学、或者萧飒她们都是一副面瘫冷冰冰的样子,对着自己的老爸、老妈他们可就从来都不会。

到a市的时候还算是早的,没想到两个小时就到了。

熙熙嚷嚷的街道比县城的确实要繁华好多,而且买的东西也多,她们一行四人现在已经下了车,走在了中三街道口了。

这个中三街现在并没有说有很高的建筑物,但是卖东西的确实很多,卖衣服、卖书、还有吃东西的地方…

时子瑗这是自重生来一次认认真真的看这里,虽然先前她跟着凌霄来过那么几次,但那都是公事公办,买完了房子,或者‘食客来’弄好了,然后吃完了房就回去了,不敢耽搁太久。

“诶,阿珍我们下这下面看看,我还是一次逛有地下室卖东西的。”

她们四人刚刚走进了一家卖衣服的店,就看见店里竟然还有一个地下室,下面还有很多的东西,李大姐不住的叫了起来。

时子瑗心里诧异了下,没想到现在就有地下室了,她还以为这地下室卖东西是二十一世纪才开始有的,这家‘珊瑚’的店,在以后可是很出名的。

“好,李大姐,你和张大姐先下去,我和瑗瑗等会再下去。”

林珍一路上都有心事,这会终于逮着了机会和时子瑗单独相处,她终究是憋不住了。

李大姐和张大姐两人点了点头,就欢欢喜喜的跑下去了。

时子瑗顿时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十分的不好,她在路上就发觉老妈不对劲了,这会看来是有话和自己说了,希望刚刚在她不在的时候李阿姨和张阿姨没说什么就好了。

------题外话------

紫发现,紫今天怎么那么早更了——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