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48 安乐

49 同去灯湖

连续三日下来,苏葵已经灭了学轻功出府的天真念头,不过也更加坚定了习武之心。

虽然蹲马步确实是个枯燥的活儿,可好在有苏天漠和几个丫鬟陪着,加上苏葵这不怎么正经的心性,众人说说闹闹的倒也能坚持下来。

“对了,今儿个可是灯湖节,相当热闹,小姐可要去看一看?”小蓝拿着帕子替苏葵拭去脸庞的汗水,带着笑意问道。

“灯湖节?那是什么节?”苏葵半天也没从记忆里翻出这灯湖节的信息来,由此可见之前的苏小姐可以说是与世隔绝了。

小蓝滞了好一会儿,近日跟小姐相处的习惯了,竟一时忘了小姐之前是从不关注这些热闹的东西的。

“小姐,每年的七月七日便是灯湖节,待到天黑之后,在城东的灯湖边会办上一场灯湖会,奴婢小的时候曾去过一次,场面很热闹的,有猜灯谜、挑灯梯、过灯桥啊,灯湖上放满了河灯,可漂亮了!去年挑灯梯的魁首可就是大少爷!”小蓝一脸神往的说着。

七月七?那不是七夕节吗?“这灯湖节可有什么传说之类的?”

“是有的,奴婢小时候曾听奴婢的娘说过,说是天上一个叫做织女的仙子下凡沐浴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放牛的男子,别人都唤他牛郎,二人之后便产生了情意,并成了亲,可最后被九天之上的王母娘娘知道了,大发雷霆便把织女带回了天庭,并拔下头上的银簪划下一条银河,挡住了追来的牛郎,只允许二人在七月七日的时候方可见上一面。奴婢觉得,他们真的太可怜了...”

这分明不就是七夕节吗,连故事的主人翁都没变,为什么在这个时空里就变成了灯湖节呢?

“那为何会取名叫做灯湖节?”苏葵望着终于燃尽了的一炷香,小心的取下头顶的茶碗,才直起了身子,接过小蓝手中的帕子,边往石桌方向走去边问道。

小蓝替苏葵倒上一杯凉茶,“因为当年织女便是在灯湖中洗的澡啊...故名灯湖节。”

苏葵呆了好一会儿,还是觉得这个说法很难接受,大许是人都有先入为主的意识。

苏葵偷偷看向打着木桩的苏天漠,琢磨着能不能出府凑一凑热闹,即使有随从跟着也认命了,好歹也去见识见识这热闹的灯湖节才是。

可让苏葵没料到的是,不用自己开口,这机会便自己来了,虽然自己只是沾了苏烨和黑珍珠的光。

“烨儿,今晚你当是没什么紧要的事情吧?”

下了朝的苏烨,日日都会到苏天漠房中一趟,一来是请安,二来便是谈论一些当下的时局,宫里和允亲王的动静、苏家产业的情况等等。

自苏葵跟着苏天漠学功夫开始,便有了三来:看一看苏葵。

苏烨颔首:“怎么了爹?”

苏天漠笑了笑,给苏烨打了一个眼神:“今日不是灯湖节吗,你晚上带珍珠和阿葵出去走一走。”

苏烨现在听到这话,倒也不会怎么脸红了,微微蹙了蹙眉道:“爹,我说了好些回了,我待珍珠真没那种心意,您别老把心思搁这上头了。”

“你这臭小子!什么叫没那种心思?你倒是说一说,珍珠哪里配不上你了!啊?”苏天漠一听这话,不禁又虎起了脸,指着苏烨的鼻子骂道。

“爹!我何时说过珍珠配不上我了...”

“那今晚就陪珍珠出去!感情是培养出来的,慢慢的就有了,知道吗?”苏天漠放软了些口气,软硬兼施的劝着。

“可...”

苏葵早已支起了耳朵,闻言赶忙捧着凉茶走了过来,打断了苏烨未说出口的话:“哥,就当出去走一走呗,反正呆在府里也是呆着。”

苏烨为难的看她一眼,皱紧着俊眉,似乎在说万一自己的魅力太大,让珍珠喜欢上自己了可如何是好?

苏葵白他一眼,给他一个眼神:珍珠明明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想太多了!

苏烨眯了眯眼,半信半疑的望着苏葵。

苏葵冲他微微点头,复又可怜的看向苏烨:我在府里都快闷疯了,你就当做做好事,答应爹成吗?

苏烨犹豫了一会儿,对着苏天漠道:“爹,就听您的。”

兄妹俩挤眉弄眼的小动作自然没能逃过苏天漠,心中虽是狐疑,但苏烨既然答应了,他自然也就没什么意见了。

在苏葵渴切的盼望下,火红的太阳终是耐不住她过于急切的眼光,落入了西山。

苏葵觉得此刻自己的心情就是服刑期满,即将出狱的囚犯没什么差别。

苏天漠和向师海望着载着三人的马车渐渐远去,老怀欣慰的相视一笑。

“唉...人老了,整日可就看着这些小崽子过咯!”苏天漠笑着摇头,身上镀了一层余昏的暖色。

“可不是,只要他们好好的,咱们做父母的也就没什么不高兴的了。”向师海难得也露出一脸的慈爱。

然而马车中的气氛可没这么和谐了,安静的不可思议。

自打苏天漠和向师海二人企图把苏烨和珍珠促成一对,二人平日里能避开对方就绝不碰面,免得徒增尴尬。

若不是出府的机会不多,且这灯湖会又新奇的很,估计向珍珠说什么都不会同苏烨一起出来的。

苏烨端端正正的坐在苏葵和向珍珠的对面,眉头似乎怎么都舒不开那般,利落的薄唇抿成一个冷漠的弧度,面部线条由于绷得很紧,而显出了几分沉重感。

苏葵觉着若是他不是自己的亲哥哥的话,她一准儿会以为这是个沉默寡言的忧郁型美男子。

而向珍珠更绝,干脆闭着眼睛靠在马车一角装睡。

也不知是由于赶车的三满今日心情不是甚好,还是因为赶往灯湖的马车太多,以至于车速有些不稳,忽快忽慢甚是颠簸。

马车中时不时便会发出,车板与黑珍珠的头撞击所发出的声响,而黑珍珠只是皱一皱眉,吭也不吭一声。

苏葵目光来回在二人身上,不由地满头黑线。

心道在马车里这样也就罢了,若是待会儿到了灯湖,自己一左一右立着个直挺挺的哑巴,那场景未免就有些毁兴致了。

苏葵觉得今日自己虽是以配角的身份出来的,可这机会也稀缺的紧,可不能让这两个人就这么给毁了。

“哥,我听小蓝说,去年的挑灯梯你可是夺了魁的,这挑灯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苏烨早就觉得维持这个表情委实是太困难,如今听得苏葵开口,脸部便即刻缓和了下来,扯了扯有些发酸的嘴角笑着道:“这挑灯梯正如其名那样,不过是一个入云梯顶部挂着一盏灯笼,参赛者不可通过轻功等方式,只可凭借着个人的能力攀爬上去,并过程中不可采用刀剑暗器伤人,最先摘得灯笼便是魁首。”

“那你今年可还要参加?”

“你有所不知,这挑灯梯可不是你想参加便参加的。”

苏葵不解,“那便是有要求的?可你去年既是得了魁首,那定是符合参赛要求了,难道今年就参加不得了?这可说不通。”

苏烨笑着摇头:“要求倒是没有,谁都可以参加,可过不过得了前试就得看运气了。”

“还要前试?”

“恩,这前试叫做寻花灯,必须过了这寻花灯才能获得参与挑灯梯的资格,参赛的男子需事先到灯官那里报名,截止名额为一百人。而若是有意参与寻花灯的女子们也需要猜对灯谜方能参与进来,而这灯谜也是一百盏,猜对便能拿走此灯,直到灯谜全被猜对之后,这寻花灯才正式开始。”

苏葵了然点头:“这倒是一环扣一环,挺有意思的,可若是始终没人能猜对某盏灯的灯谜,凑不齐一百个女子,那难不成就干耗着不成啊?”

苏烨嗤笑了几声:“这种情况从古至今倒还未曾有过,我们大卫国的女子,总不至于此般不济,且既是已娱乐为主,这灯谜难不到哪里去。”

“那我岂不是没什么机会参加这寻花灯什么的了!”向珍珠闻听还要猜什么灯谜才能参加,有些沉不住气了。

“可算醒了啊...”

向珍珠看着苏葵干笑几声,错开话题道:“我都未听过什么灯谜,定是猜不对的了。”

苏烨摇了摇头:“那也不一定,这灯谜并不算难,许多姑娘都是不识字的,猜对的却也不在话下。”

向黑珍珠这才微微放了些心:“那这寻花灯又是什么规矩?怎么个寻法儿?”

苏烨耐心的解释着:“待名额皆满了之后,男女便需被黑布条给蒙住双眼,男子站在东面,女子挑灯相对立在百步开外的距离,待灯官敲了锣,一炷香为限,便可开始走动,不管是正在参赛的还是围观的人,都不许发出任何声响提示,当男子寻到花灯后,若是确定便是这个花灯的话,便可扯下黑布条二人一同退出场外,若对方是位女子且花灯完好,这位男子方可被列入挑灯梯的名单。过时还未寻得灯的,或是其它情况没通过的,一律不得参与挑灯梯。”

苏葵闻言,微微膛目道:“若是...若是有人趁机想占便宜的,那些女子们岂不是要遭殃了!”

苏烨伸出长臂在她头上敲了敲,笑骂道:“你这脑袋,成日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咱们大卫国的男子就有如此不堪?且这灯湖会是自古传下的,卫国子民都是怀着敬仰的心思,再者说了,你以为那些灯官们都是吃素的不成?若有人破坏规矩定是不会轻饶了去。”

苏葵撇了撇嘴道:“我不就是问上一问吗,做什么敲我...”

向珍珠见兄妹二人这副模样,加上她自己本就是个粗神经的,一时也没了什么拘束感,“看来你们卫国确实并非那般迂腐不堪嘛!那你去年寻着花灯的女子是何模样?”

苏烨顿了顿方道:“姚家的七小姐姚敏。”

苏葵眼前闪过那双熟悉的眼睛,上回自己虽帮她免去了华颜的责罚,这事后来也并未传开,但也不代表姚格就不知情,想必也多少受了些责骂。

虽已得知她便是当年推苏小姐落水的人,但也得幸苏小姐平安无事倒也未铸成大错,又是因情所惑,事情已经过去的太久,苏葵也并未对苏烨提起。

只是为了不让苏烨再误会华颜下去,对他说明了几次当年真不是华颜推她下水的,可苏烨似乎已对华颜反感到了骨子里,说什么也不愿听。

“哥,你对这姚敏感觉如何啊?”

“姚小姐挺好的,知书达理、温柔娴静。”苏烨一脸正经,就像在客观地评论一个物品一般。

苏葵见他这副样子就知他对姚敏绝无男女之意。

向黑珍珠对这姚家七小姐八小姐的倒是没什么兴趣,一门心思都在灯湖会上:“那挑灯梯的魁首,可是有什么彩头的?”

“这本就是为庆灯湖节的助兴玩意罢了,也没什么贵重的彩头,夺魁者倒是可向在场的姑娘讨要一个贴身物件儿。”

“哥,你去年该不会是为了跟某位姑娘讨要信物,才参加挑灯梯的吧?”苏葵笑的一脸了然。

苏烨一脸无辜:“怎会...我原本是抱着凑一凑热闹的心思,也没怎么使出全力,在我前头一直也有着三四个人的,可不知怎的他们夺来夺去,最后竟齐齐摔了下去,最后挑灯梯上就只剩我一人了...”

向珍珠呆了呆:“你倒是捡了便宜...”

“那你最后可有要什么信物?”

“那日华颜也在,我刚从挑灯梯上面下来,姑娘们差不多都散开了...”

苏葵理解的点了点头:“可我听闻去年姚七小姐送你荷包来着?”

苏烨更是一脸哭笑不得:“这本就是个误会...我根本就不记得何时她有送我荷包,而且那荷包后来也不知怎地到了华颜手里。”

苏葵也觉混乱,苏烨的人生好像处处充满了误会和意外。

她对这荷包究竟是怎地到了华颜手里也没什么太大的好奇,毕竟以华颜的手段来说,特别是在苏烨身上下的手段,这件小事委实不算什么难办的。

向珍珠有些迫不及待:“这还得多久到灯湖啊?”

苏烨掀开帘子望了望方道:“要不得半刻钟了,眼下天色刚暗下,若到的太早也没什么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