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58 还愿

59 又见宿根

马车刚停稳,就听得车夫道:“小姐,眼下已经到龙华寺山脚,请小姐下车吧。”

堆心光萼闻言便躬身跳了下去,替苏葵和向珍珠掀开了帘子,小心地扶下了马车。

抬头望去眼前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在山顶处立着一座雄伟的宝刹,阳光投射下来,使得整座寺庙闪着金色的光芒。

寺庙建的位置甚高,山脚下除了一条蜿蜒的石径之外,其余处全是绿色景物,并未如何经过人工的刻意雕琢,加上有些雾气萦绕,徒添了几分仙气,这金光闪闪的寺庙,倒也不会显得俗气。

就这样看上去,就让人心生了几分信服感。

经历了这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后,苏葵对这些神佛之说也不是全然不信的了。

“这里就是龙华寺啊,这么高,但这山路又不比前面的陡峭,为何不赶马车上去?”向珍珠疑惑的问道。

此话一出,只见旁边不少人都齐刷刷的盯向她们,眼神里充满了鄙夷。

苏葵和向珍珠一时都呆了呆,不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车夫恭敬的解释道:“向小姐非卫国人,自然是没听过龙华寺,龙华寺乃我卫国第一大神寺。前来礼佛的香客们,不管贫贱富贵,纵使贵为国君,也得下车徒步走上前,以显虔诚之意。”

苏葵便向四周望去,果然是停了不少马车,再看马车的样式不尽相同,应是贫富皆有。

向珍珠听完有些尴尬地点着头,挽着苏葵往山上行去。

车夫留在山脚下看守马车,十来个侍卫和垂丝堆心便随她们一同上山。

这山路确实修建的还算平整,坡度也不算高,但是走的久了还是让人觉得有些累。

苏葵转眼看去向珍珠一副轻松的模样,就连堆心和垂丝也没有丝毫疲惫的神情,那些个昂首挺胸的侍卫们自然是更不用提了。

合着只有自己觉着累,这身体还是太寒掺了些,后天的锻炼固然能改善,可若是先天的基因不怎么好,这锻炼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苏葵越走越累,越累便走的越慢,侍卫们自然也配合着她的速度,总不能把自家小姐丢在身后,自己噔噔噔疾步如飞。

气喘吁吁的苏葵看着这些侍卫走三步停上一停,就像是在看风景的速度,再配上他们警惕肃穆,目不斜视的表情,看起来很是怪异。

苏葵望着还见不到尽头的山路,顿下了步子笑了笑:“各位侍卫大哥,不如我们先停一停好了,我见此处风景还挺好,且我们今日左右也不赶时间,就先歇一歇好了。”

垂丝配合着道:“奴婢们好不容易出府一趟,不如多欣赏欣赏这美景。”

苏府内侍总领苏霄上前拱了拱手:“小姐说的是,多谢小姐体恤属下,各位兄弟原地休息一会再走。”

于是这群巴不得几分钟就能冲向山顶的侍卫们,一副累的半死的样子走坐到了两侧的石头上“休息”去了。

苏葵看着这些深得其心的侍卫丫鬟们,倍感欣慰。

本算是和乐融融的,可偏偏还有个不怎么有眼色的向珍珠,“这里除了这些光秃秃的石头和绿油油的树,哪儿有什么风景好欣赏的,我看我们还是先上去吧,赶紧还完愿吃了斋饭就下山,再去别处玩不比在这看什么风景好!”

苏葵无奈的望了望拆台的向珍珠,坐在垂丝擦拭干净的大石块上方道:“我走的累了,想歇上一歇”

“这才走了几步真不成,不若待会我扶着你上去。”向珍珠坐到苏葵身侧,关切的道。

“都说了要诚心了,我得自己走上去”苏葵平日是虽是爱耍个滑头什么的,可她却对这龙华寺莫名有种信服感。

“那累了便歇歇,莫要强撑着。”

苏葵点头应下,近日同向珍珠相处下来,同是有些执拗的二人,不觉间倒也生出了几分真切的情谊来。

“苏姑娘。”清润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

只听这声音苏葵便知是谁,毕竟前世听了那些年。

苏葵目光中带了些欣喜,转头望去果然是宿根。

他一袭玄青色长袍立在石阶之上,笑容清浅,眸光温润的望着苏葵。

同那天晚上相比,在这明媚的白日里,又多了些明朗的味道。

“宿公子。”苏葵笑着颔首,眉眼俱是惊喜。

“自灯湖会一别,在下日日期盼能与苏小姐再见,不想今日倒真是圆了这个梦,看来这龙华寺果然名不虚传,宿某定要前去还愿才好。”这话说的倒有些露骨了,但从这人清澈的眼眸里,却让人觉不出丝毫冒犯之意。

苏葵也自当成玩笑话:“宿公子可真爱说笑,不过这龙华寺确实灵验,今日我来此也正是来还愿的。”

向珍珠嗤笑道:“阿葵,我说你最近怎么老是打喷嚏,敢情是被人惦记着的呀!”

宿根敲了敲手中的折扇,却不展开,笑颜逐开的道:“若果真如此,那苏姑娘想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打喷嚏了。”

堆心垂丝一听这话俱是红到耳根了,连带着向珍珠也有些意外这看似温润无害的宿根,竟还是巧舌如簧的主儿。

苏葵见他三句话两句没个正经,也不虚作:“宿公子对只见过一面的姑娘便如此惦记,只怕今日我这两个丫鬟今日也得回去打喷嚏了。”

宿根滞了一瞬,似是没想到苏葵会说出这句话来,既岔开了自己这话的意味,又偏生让自己无言以对。

宿根也不否认,只又笑着说:“既然苏姑娘同是来还愿的,应不介意在下随行吧。”

“我若是介意呢?”苏葵玩笑着反问道,对宿根,虽刚认识,兴许是因为面貌的问题,总让她做不出对待陌生人的行为来。

虽自己心里清楚的很,他是另一个人,却还是有种认识了太久的熟悉感,思想可以控制,潜意识却不可左右。

宿根眸色带上了几分无赖的意味:“这路是大家的,宿某如今也行的累了,想在此休憩一番,想必苏小姐应是没理由介意的。”

说完便自顾自的坐到了一干侍卫的旁边,竟与那些五大三粗的侍卫们也能聊得相当的投机,大有相见恨晚去饮他个三百杯之势。

向珍珠一脸揶揄:“阿葵,这个公子应是那晚寻得你花灯的那位吧,长的还真是俊俏。”

苏葵对向珍珠夸奖人的词穷程度感到意外,但凡是长的好看的都是那句真是俊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