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77 撞破心事

177撞破心事

近来,顾青云要迎娶苏府丫鬟为妻的消息早已传的沸沸扬扬,有人觉得实乃谣传,但在三天前顾青云下聘的时候,被印证了消息的可靠性。

于是,又在王城中掀起了大波。

“你听说了没有,那顾状元当真是要娶一个奴籍的丫鬟!”

“那么多富家千金瞧不上,竟是要娶一个丫鬟,真真是让人费解...”

“什么奴籍?不是说苏二小姐已经还了她卖身契,当做彩礼了吗?”

中风过罢的明夫人闻言火冒三丈,原来打顾青云主意的,还有一个她。

虽说中风破相一事确是叫她消沉了好一阵子,但几个月过去,早就已经想通了——毕竟她本就不是靠这张脸混的。

不管她如何,只要还有一口气儿在,明家的中馈还是由她来操持,明夫人只有她一个。

她最最关注并忧心的便是明水浣的亲事问题了,被众人争先抢后想要招为女婿的顾青云自然也入了她的法眼,前后差媒婆去了三四趟都无果,本就叫心高气傲的她心存了不满,如今听他要娶一个毫无背景,家徒四壁的穷户女子,让她一口气如何也咽不下去。

咽不下去自然就得发泄,而顾青云显然不能作为她泻火的对象,骂归骂但总不能冲去顾府闹一场,她虽性子烈,但还知道脸面的重要性。

在砸了几只瓶子,找茬将房里的丫鬟骂了一通之后的明夫人,起身去了水町院。

明水浣听她提过此事,但根本未有放在心上,顾青云固然是好,但抵不过她心中那人分毫。

昨日打着陪元妃说话的名头进了宫,‘偶遇’了慕冬一面。陪他喝了一盏茶,聊了半个时辰。

——他兴许正一点点的发现她的好,所以,她是不会放弃的。

她为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努力成为大卫最有才气最美的女子,总该得到回报才是。

嘴角溢出笑意,笔下描的正是慕冬的肖像,五官传神,不难看出是用心而画。

却独独一点叫人觉得失真——画中那人带着和煦的笑意。

明水浣似乎也是觉察到了这一点,摇头轻叹:“不曾见过他笑。又怎能画出神韵来呢...”

目光定在画上,眷恋而又执拗。

自从儿时初见,一心就附在了他的身上。这些年走过,关于他的点点滴滴,就像是写在了一方白绢之上,而这张白绢已被她亲手缝进了生命里。

守在外间的丫鬟正打着瞌睡,小姐写字作画的时候。不喜人靠近,是水町院人人皆知的规矩。

明夫人带着丫鬟行了进来,见守在两侧的丫鬟,皆是在打着瞌睡,轻哼了一声,自顾自地走了进去。“待会儿再收拾收拾你们这帮不知规矩的!”

由于嘴歪的缘故,听起来不如以前严厉,还显得有些逗趣儿。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不禁在心中偷笑。

一心放在画像上的明水浣,是不知道此刻进了房的明夫人已来到了她的身后。

明夫人不满的瞪了她一眼,越发觉得这个闺女实在不争气,不然依照她的才貌,只要她有心。那顾青云还不是手到擒来,也不会就这样看上一个丫鬟了!

事事都要她来操心。整天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成日就知道闷在书房!”明夫人几步上前,一把扯过她手下的画像,本只是想撒一撒气,却在看到画上之人的时候,目光一顿。

明水浣受惊回头,慌地抢过画像,对明夫人的无理举动感到无法忍受,却无奈又是自己的娘亲,不好发作,“你...”

“我当你怎么对谁都一副没兴趣的样子——原来是存了这个心思的!”明夫人瞪着一双眼,气的不得了。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明水浣不过是那一瞬间的慌乱,此刻已恢复了正常,只是面色还有些微红,毕竟是被人撞破了心事。

同时在心里觉得疑惑:她娘亲不是一直都是攀权附贵的性子吗,给她物色的全是富家子弟,如今知她...知她爱慕太子殿下,怎么会是如此反应?

明夫人又将画像夺了过来,几下抓撕的粉碎,碎片砸向明水浣,指着她的鼻子道:“我劝你趁早歇了这个心思!想要进宫,门儿都没有!”

明水浣身形一僵,眼神顿时翻涌。

为什么!从小到大她什么都努力做到最好,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站在他身旁。

可从小她偏偏就知道,太子妃的位置早就有了人选,那个人论相貌比不上她,论才识比不上她,这根本就不公平!

她承认她嫉妒她,从小就嫉妒她的幸运!

她曾经想尽了办法毁掉她,包括幼年那场落入荷花池的戏码,但竟然还是让她福大命大的活了过来,只是醒来后身子更弱,丝毫没了威胁力。

可仍然是她心口的刺,只要她还活着一天,太子妃的位置就像是为她留着的一样...

直到去年她的死讯传出,甚至都入殓了,但竟然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而且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浑身充满了吸引人的特质。

她承认她又害怕了,她不敢让她接近太子,哪怕一次。

在丁香宴上,她意图毁掉她的名声,可是又让她避祸成福。

还好,后来她被指给了六王爷,不然她甚至不清楚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毁掉她!

可现在,她的娘亲竟然指着她说:“想要进宫,门儿都没有!”

蓦然抬头,目光冰凉入骨:“从小到大,你什么都没有给过我,你只知道维护自己在府里的威严!就连我八岁那年发高烧险些丧命,你都还有心思跟你的贵妇朋友们去裁衣服!你有把我当女儿看吗?你替我挑选的那些男子,有问过我是否中意吗!”

话落突然起身,“所以,你根本没有资格管我的事情!”

明夫人脸色一僵。

“啪!”

巴掌声在空气中回荡。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哪里轮得到你中意不中意!我劝你别痴心妄想了,老老实实找个人嫁了,我就算是死,也断然不会同意你进宫!”明夫人胸口快速的起伏着,神情恼怒至极。

她一直以为牢牢攥在手心里的女儿,竟然告诉她她没资格管她!

明水浣的理智彻底被击垮,“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像她一样选择自己喜欢的人!我究竟是哪里不如她?”

话落一把推开明夫人,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犯瞌睡的两个丫鬟早就醒了神,呆呆的站在原地,大气儿不敢出。

明夫人抓起砚台狠狠的摔落在地,乌黑浓稠的墨汁晕染在地毯上,指着几个丫鬟厉声喝道,“今天的事情,谁要是敢说出去,看我不扒了她的皮!”

见几个丫鬟怕的垂下了头,又拔高了声音:“听到了没有!”

几人身形一抖,急慌慌的跪了下去,齐齐地道:“奴婢记下了。”

“小姐,不若先回府去吧。”灵茜得了消息,独一人寻到了这里,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明水浣不开心的时候便会来这条湖边。

坐在桥边的明水浣头也没回,“你先回去。”

灵茜眉头一皱:“可是小姐,现在府里的人都在急着找您呢。”

明水浣轻哼一声,找她?不过是怕受罚罢了,有哪一个是真心的。

声音带着命令的意味,“你先回去告诉他们我没事,半个时辰我自会回去的。”

灵茜犹豫了一会儿,“是,小姐。”

明水浣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半晌方睁开,却听得一阵笑语传来。

“我看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阿葵这样做,我一万分赞同!有情人终成眷属多好啊。”

闻得这声女子娇俏的声音,明水浣循声望去,只见湖心处驶来一艘船,船尾一张矮桌,围坐着四个人,六王爷,苏烨,还有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子,宛如一尊瓷娃娃般娇俏可人。

在望到苏葵的时候,眼神变了又变。

“还是璐璐明白事理——这事虽然是冒险了一些,不过结果是好的,值了!”

苏烨笑望着她:“是值了顾青云送你那几十本杂书吧?”

苏葵哂笑道:“反正值了就成...”

直到他们的船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视线中,明水浣才回了神。

她真的不懂,为什么像苏葵这种人,什么都没做,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而她却事事不如意?

开始讨厌苏葵是因为她是内定的太子妃,而现在她明明对她没了威胁,却还是觉得万分碍眼,特别是她的笑容,那么无垢真实,像是反衬出了她一切的悲哀,她讨厌极了这种笑!

所以,也讨厌极了苏葵!

“我刚刚不是说了要你回去吗?”身后传来脚步声,明水浣一抚额,心下烦躁不已。

“是我。”怪异的声音响起,胆子小的在这偏僻处一听,有可能被吓的一头栽进湖中。

明水浣却是司空见惯的表情。

“你还来做什么,上一次我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为了我,也为了你好,我们就当没认识过。”

黄书凡走进,今日只带了半张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从下颌的形状看来,是同黄书航极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