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78 是否见过

178是否见过

“真如她说的那样,你只不过是利用我罢了?现在苏家小姐对你没了威胁,你就要跟我划清界限了?”

明水浣回头,目光嫌恶:“我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何来划清界限之说?你难道不知道,从一开始我就从没有要你帮过我吗?”

黄书凡被她的眼神刺痛——他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她的无情我的快乐吸血生活。

就算是他做的再好,她连一个笑容都吝啬给他,因为这一些都是他一厢情愿的。

她高高在上,倾国倾城,才艺一绝,他不过是暗影一个,生死无常过得是刀口饮血的日子,确实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一点他很清楚,所以从未奢求过什么。

只想帮她得到想要的,在她难过的时候陪一陪她。

可是,如今她似乎连他的陪伴都觉得是一种多余。

总有一个人,不管她对你如何冷血无情,你永远都无法去怨恨她,哪怕一分也不能。

明水浣之于他,便是如何。

“我明白了,以后再也不会烦你了。”

走了几步忽然顿住,却没回头:“这里风大,早些回府吧。”

话落,如同一阵风般消失了身影。

黄书凡回到挽仙楼的时候,几近黄昏。

一楼的几个丫鬟正上着菜,堂中央一张圆桌旁围坐着四个人。

黄书凡一滞,——挽仙楼已经多少年没人来用过饭了。

因为能进挽仙楼的人根本没有几个,那几个人物,都鲜少亲自过来。

苏葵余光扫过黄书凡,见他脸上带着面具,目无他人的径直上了楼,微微皱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宿根见她死盯着人家不放。半是吃味的道:“即使是觉得人家生的好看,也不必这么直白吧?”

苏葵咳了几声:“我只是觉得大白天的带个面具有些奇怪罢了——”

璐璐点点头,声音小小的道:“不止是他,我觉得整个酒楼都有些奇怪,怎在门前种了那么多的桃花来挡客人的路啊?”

苏烨摸了摸鼻子,望向宿根:“上次我们可是绕了许久都进不来,这桃林绝不是布有阵法这么简单,你还懂得这些玄门机关?”

宿根望一眼苏葵,是想起了对她的承诺,就算她不爱听。也不会骗她。

“呃,这酒楼的主人因为一些事情脱不得身,便将这酒楼交给我打理了。所以能进来也实属正常。”接收到几人讶异的目光,以为他们听出了什么,心下一顿,还是觉得有些事情不该让他们知道,因为知道皇室的重秘。对他们绝无好处。

“真的?”苏葵问道。

宿根咳了几声,笑道:“自然是真的,我哪里敢哄骗你。”遂在心下补道:酒楼原先的主人交给了他打理,这确实是真的,只是隐去了一部分没讲而已,青天在上。他真的没骗她啊。

苏葵恍然点头:“我说你怎突然要请我们来这个销金窟吃饭,原来是不用花钱的!”

宿根:“...”

苏葵往四周打量了一番,见里面的陈设都不同凡响。隐隐猜测宿根原来这位朋友定然是个腰缠万贯的主儿。

这酒楼,应就是开来玩一玩的,哪里是正经做生意的人家跟自家男主搅基神马的。

苏烨一笑,晃着手中的酒,没多说话。

这酒楼的玄机极大。显然是别有用处的,不过宿根不说。他知道肯定有原因,也不多做猜测。

饭罢,苏葵适才想起,黄书航说过在挽仙楼中做账房先生,便问向收拾碗筷的丫鬟:“你们的账房先生黄书航可在楼中?”

丫鬟手下一顿,心中思量不定。

这位姑娘知道黄先生的全名且知他在楼中做事应当是熟识,可账房先生?天知道挽仙楼里的账房先生是谁,挽仙楼可从来都无账可算的...

她身侧的男子是新主子,通过他腰间的玉佩便可得知,可他进门之时阻止她们行礼,又分明是不想表露身份。

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不知该如何作答。

若苏葵得知她随意一问,便让这丫鬟的脑袋转了几百圈,怕是要叹一声罪过了。

也不怪她心思过于慎密,毕竟能进挽仙楼的的确没有头脑简单的。

宿根一时也怔住,不知她竟然认识黄书航,难道她知道挽仙楼的内幕不成?

很快又打消这个想法,向来知道挽仙楼内幕的人只有两种,一是眼线,二是死人。

而苏葵显然不属于任何一种,想到这里,他才放下心来。

“呵呵,苏小姐认得黄先生?”

正当苏葵疑惑之际,一道清柔的声音传来,带着淡淡的笑意。

循声望去,只见楼梯处一位黑衣女子扶着鬓角而下,窈窕的身材裹着黑缎,外面披着黑纱衣,只在袖口、裙摆处绣着红色碎花,眉眼含笑,妆容精致,若不是眼睛那几道细纹,定让人猜不出真实的年纪来。

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宛如夜色中盛放的一朵玫瑰,瑰丽而又神秘。

苏葵回神,方反应过来她知晓自己姓苏,不由疑惑:“这位姑娘认得我?”

金挽池已信步来到她跟前,“我是这家酒楼的掌柜,姓金,六王爷以后便是我的东家了,对自己东家的情况都不清楚,那我这掌柜做的未免太不称职。”

言下之意,对于宿根未过门的王妃,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宿根对金挽池了解不多,但也能想到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定然是八面玲珑。

如今看来,果然是不同凡响,反应又极快,言行举止让人挑不出一丝纰漏。

苏葵一笑,听她道出她跟宿根亲密的关系,微微有些害羞,忙错开了话题,“金掌柜的方才说的黄先生应就是楼中的账房先生吧? 我同他有些交情,若是方便的话,想打个招呼。”

金挽池轻笑颔首:“正是我们的账房先生。平鸢,去喊黄先生下楼。”

“是。”

苏葵冲她微微点头,“多谢金掌柜。”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

苏葵刚要开口,便听苏烨道:“金掌柜等一等——我们是否见过?”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不明所以。

换成别人,苏葵十成是觉得这是在搭讪,但是她清楚苏烨绝干不出这种事来,且璐璐还在一旁看着韩国攻略全文阅读。且金挽池美虽美,但年纪委实同他不是一个等级的。

金挽池脸色无异,作思考状沉吟了一会儿。方轻笑点头道:“想来我同苏将军应是在鸿运楼见过一次,只是时间太久,有些记不清了,将军真是好记性。”

一番话说的让苏葵叹服不已,可谓给苏烨留足了面子。究竟有没有在鸿运楼见过,谁还能想得起来,就算是误会也无伤大雅,且她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思考了一会方回答别人,可见尊重。

苏烨微微蹙眉——他说的见过,是在很久之前,印象很模糊。但是很确定,随即笑着摇头:“金掌柜说的是,应就是在鸿运楼。”

金挽池轻轻点头,这才笑着转了身。

在七楼忘机楼处顿下了脚步。

推门而出的黄书航见她立在门口,温润一笑。“挽池。”

黄书航消瘦了不少,整个人因长期不见阳光皮肤也白了许多。比于之前更多了一份神定气闲。

但金挽池知道,他自从入了挽仙楼之后,心中操持的诸多事宜哪里像他表面来的这么轻松。

就拿昨天得到的一副羊皮密图来说,他费心破解到了四更不得,在她百般催促下,才回房歇下。

忘机楼是什么地方,是挽仙楼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负责多种玄门机关研究和密信密图破译,黄书航虽智商极高,见识不凡,但对此研究却不多,这些日子便是在恶补这些知识。

“苏小姐在楼下,还挺记挂你的倒是,是个有心的。”金挽池叹一口气,垂眸的瞬间脑海中又闪过那张脸庞,满带着温馨的气息。

黄书航只听她提起同之前的苏丞相夫人有些渊源,但知晓的并不详细,却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她对苏葵态度的不同,不同于她待人处事一贯的冰冷态度,是一种复杂的...关怀。

“嗯,年纪轻轻却见识不浅,我同她也算是个忘年交了。”黄书航刻意咬重了‘忘年交’三字,像是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金挽池嗔笑瞥了他一眼:“是啊,你都快成了糟老头一个了——”

黄书航笑望着她,眼神眷恋,抬手帮她扶了扶簪子,“我先下去了。”

“嗯。别让人等久了。”

金挽池目送他下楼,见他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才转身进了忘机楼中,昨日那卷羊皮图,五年前她曾见过一卷,说不定可以帮上一点忙。

停在书案前,信手翻了几本玄易之学的书卷,方见压着一方画轴。

撑开来看,正是她的画像。

处处传神,如同真人入画,唯独...一身青衣。

这样明亮的颜色,该是别了十年有余了吧...

将画卷卷起放到原处,这才坐下身来,细细端详着铺在案上的羊皮图,上面有黄书航标记到的几处,处处扼要,简单看了一遍,金挽池突然轻笑一声:“这么快就解译出来了,我还是看轻你了...”

ps:

由于工作繁忙,十月份要恢复单更了,虽说成绩惨淡不失落是假的,但我保证一定会认认真真的写下去的,绝不断更,绝不烂尾。 希望支持的几位书友能一如既往的支持下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