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71 一个合作

271 一个合作

一秒记住,

“我为何要同你出去?”苏葵紧蹙着眉,“你当真无事可做,出了苏府随你去做什么,你若再多做纠缠,我可就喊人过来了。”

“我这就出去。”辰三不怀好意地一笑,伸手握起她纤细的手臂,“但是咱们得一起出去。”

“来——唔,唔!”苏葵见他如此,忙地开口喊人,但刚蹦出一个字来,便被他捂住了嘴巴。

辰三无奈地摇头,“真是不安分。”

他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方手帕,强行塞进了苏葵的嘴里。

苏葵瞪着一双眼睛,像是要将他戳出一个窟窿来。

辰三满意地点着头,“好了,现在咱们可以出去喝茶了。”

“”

苏葵此刻只恨自己心软,没在一开始最有利的时机下手。

借着去竹林散步的幌子又偷跑出去‘玩耍’的小小花蹑脚蹑脚的回了栖芳院。

它没发出任何声响地进了房间,又细心的抬爪将门合上。

摸黑走到了苏葵的床边,卧在了那张专为它准备的大毛毯上,还装模作样的打了几个呼噜,翻了几个身,已表示自己一直都在。

可它眯了一会儿才发现了不对劲。

主人好像不在?

大许是去如厕了吧。

小小花没去多想,眼皮越来越沉,睡了过去。

而苏葵此刻,已被辰三带到了一处极为眼生的地方末世桃源记最新章节

一路上,苏葵心中的惊愕越来越大。

苏家的侍卫绝对不是吃白饭的,而辰三竟然能在‘夹带’着她一个大活人的情况下施展轻功,轻而易举,不被人察觉的出了苏府。

辰三这才将她松开,又将那团手帕给取了下来。

苏葵揉捏着脸颊,一边思量着对策。

当然,她第一个想法便是——跑。

可这个想法显然够美好不够现实。她跑不跑得了还且不谈,就算辰三就这么任她跑,她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想到了这茬,苏葵顿感无望。

也不再同他硬碰硬,免得自讨苦吃,“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辰三扯着她的衣袖,指着前方一座灯火燎亮的酒楼道:“去喝喝茶。咱们慢慢聊。”

话刚说完,便不理会苏葵的反对,将人强制拖拽了过去。

苏葵拗不过他的力气,见虽是深夜,但还是有几个人,不想招人耳目,便没好气地道:“你松开我,我跟你走便是了。”

“早这样配合多好。”辰三松开了她,负手朝着那酒楼而去。

是算准了苏葵跑不了。

苏葵愤愤地瞪了他一眼。跟了上去。

临进门之前,她往上瞧了一眼,只见上头赫然写着临月楼仨字。

倒是没有听过。

苏葵一皱眉——这该不是出了王城了吧?

辰三似乎是这里的常客,等她跟了进去的时候,正见他同掌柜闲聊。

见她过来,辰三跟那掌柜的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堂妹小葵

。”

苏葵一阵恶寒。

堂妹?还小葵!

真亏他编的出口。

“哦!”那慈眉善目的掌柜眼里含着笑意点头,对苏葵投来了一个赞许的目光,随后对着辰三道:“真不愧是辰公子的堂妹,果然貌美非常啊——”

苏葵嘴角一抽。

辰三倒是谦虚,摇着头道:“哪里哪里。让掌柜的见笑了。”

二人又是一阵寒暄。

苏葵在一旁听得直打哈欠。

最后还是那掌柜的修为不够。败下阵来,他率先开口结束了这场寒暄,“辰公子、辰小姐快上楼上包间去吧,我这就吩咐伙计去泡茶!”

“好,麻烦掌柜了。”辰三点头道,对着苏葵挥着手,“小葵。咱们走吧!”

苏葵冲他甜甜地一笑,这笑让辰三后背直寒,有种巨大的不安感朝着他袭来。

下一刻,苏葵清灵而又响亮的声音回荡在了酒楼大堂中——“知道了,二狗哥!”

辰三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白衣隐。

接收到掌柜的和几位伙计们打量的目光,辰三有些欲哭无泪。

他真的不叫二狗!

苏葵笑着走近,一副乖巧的模样,”二狗哥。咱们上去吧。”

辰三唯恐她再多说,急慌慌的将人拉上了楼。

待二人的身影消失。一个长相黑壮的伙计才咕哝着道:“这咋还跟俺的名字一样啊?”

旁边的一位调笑道:“就是,可你瞧瞧人家,再瞅瞅你,都是二狗,差别却这么大!”

“说来真是怪——这辰公子衣着华贵,出手阔绰,家里应也是读过书的,怎给起了这么个名字?”

掌柜的白了他们一眼,“你们难道都没听过一句俗话吗——贱名儿好养活

!”

辰三此刻只痛恨自己是习武之人,听力太好,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

一进了包间,辰三便没好气的道:“二狗哥?也亏你叫得出口来!”

苏葵见他憋气,心里才好受了一些。

大半夜的被强行掳出来,任谁也不乐意。

她找了张椅子坐下,透过半开的窗子,望向楼外的夜色,对他的话采取了三不政策——不理不睬不吭声。

辰三明白她这是在有意气他。

想起自己还真是有正事来的,而且日后还需要她帮大忙,所以,搞好关系那是必然的。

想到这,他脸色缓和了不少。

不就一句二狗哥吗?他男子汉大丈夫的,还置于跟她一个小小女子置气吗?

辰三暗自给自己做着心理辅导工作。

端茶上来的,刚好是跟他‘同名’的黑壮伙计。

辰三一瞧见他就想起了二狗哥这茬,起身从他手中接过茶盘,道:“好了,我自己来,你且先下去吧。”

“好嘞。”二狗应下,出了房间。

苏葵见状抿嘴偷笑。

这二狗哥不过是她随口一说,没想到当场还真有个叫二狗的。

辰三殷勤地替她倒了一杯茶。赔着笑道:“喝杯茶消消气。”

苏葵打了个冷战。

见过变脸的,就没见过变脸这么快的

“说吧,要问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呢,听说苏小姐的母亲不是卫国人士,所以有几件事情想请教请教苏小姐。”辰三转着手中袖珍玲珑的茶碗,好声好气地说道,就连称呼都从小哑巴直接晋升为了苏小姐。

苏葵听的却是一惊。

苏天漠称交待过。他们一半是巫国人的血统不可为外人所知。

知道这件事情的,也没几个人,元盛帝一死,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而辰三他是如何得知的?

辰三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保证道:“你放心,我并无恶意,也不会将这件事情泄露给其他人在古代打酱油的日子。”

“既然你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我的确是知道不少事情。包括你是”辰三一顿,忽而笑出了声来,“你想诓我——”

想借此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

这样小丫头,可是比他想象中还要机灵。

“不是诓你。”苏葵抬眼看他,“你既想从我这里得到消息,又什么都不想说,这天下怎会有这样的便宜事?”

辰三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你说的对。”他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反正你迟早也都会知道我的目的——我知道你娘的身份,也知道你是这一代的月族圣女。”

他竟然对月族秘史都了解的如此清楚!

这些隐秘的事情,只怕连元盛帝都不知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不重要。”辰三摇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需要合作。”

“合作?”苏葵冷笑了一声,“你想借此要挟我?——若真如此,你真的找错人了

。”

话虽如此,但她心里却不是不担心的。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小到他出去大喊别人都不懂更不信他在说什么,大到。可以颠覆她的生活。

眼前忽然闪过,她初到这个时空里,在西磬江上的那个夜晚,月笙和那一男一女的对话和血腥的场面。

若真的传到那个神秘而又可怕的巫国,到时候会牵扯到多少复杂的东西,她真的不敢确定。

“我说你这个小哑巴,心眼还真是多——”辰三笑叹道:“我方才已经跟你保证了,不会同外人泄露。又怎会拿这件事情要挟与你?”

苏葵暗自松了一口气,面上却不作声色。“那你所说的合作究竟是什么意思?”

“既然说是合作,自然是各取所需。”辰三吹了一口热茶,雾气氤氲。

二人谈了近半个时辰之后,击掌为誓。

“就这么说定了!”辰三显得格外高兴,以至于让苏葵觉得心里有些没底——他所提的条件,真的像他所说的那么简单?

但是,桃云山客栈里住着的奇怪父子,她确确实实是听阿庄和秦婶子说过。

且辰三也答应了,若最后真的没有办法,绝不勉强她。

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

想到这,苏葵才放下了心。

“待会儿人就该来了。”辰三指了指门外的方向,对着苏葵笑道。

“谁要过来?”

“是这么回事,我待会儿还有事要办,便临时找了个人送你回府。”

“喂——”苏葵不满地抗议,“你有经过我的同意吗?深更半夜的,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你随随便便找了个人,靠得住吗!”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71:一个合作)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