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73 无孔不入

273无孔不入

“靠得住,绝对靠得住。”辰三笑嘻嘻地保证道:“有他在,保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

话尾刚收,便听一长两短的敲门声响起。

有男子的声音随之问道:“辰公子?”

“进来吧。”

下一刻,门便从外面被推开,进来的是一身黑衣的高瘦男子。

苏葵几乎是一眼便认出了他来——肖裴。

全身上下萦绕着一种隐蔽的气息,似乎永远都没什么存在感。

肖裴瞧见她也是一愣。

辰三往他身后看了一看,亦是愣住。

场面一时有些古怪。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是摸不清什么情况。

苏葵摸不清的是,慕冬的随从怎会过来这里。

肖裴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苏家的二小姐深夜怎会跟八竿子打不着的辰三一起出现在这里。

辰三发楞的原因则是——“怎你一个人过来,你家主子呢?”

“...我家主子临时有事来不了,让我过来问一问辰公子是有什么要紧事...”肖裴讪讪地道。

“他有个屁事!”辰三愤愤地捶着桌子,觉得有些恨铁不成钢。

他极不容易想给他制造个机会,他竟然还放他鸽子。

虽然,慕冬从没答应过他会过来...

苏葵脑子转了几圈,算是明白了过来。

合着辰三口中所说的那绝对靠得住的人,是慕冬。

她转头去看辰三,想撬开他的脑袋看一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大半夜的喊宫里的那位过来送她回府,也亏他有这个胆量!

她一时有些庆幸,得亏慕冬临时有事,不然她可就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想到辰三就这么私自做主。险些将她置于尴尬的境地,苏葵未免有些忿忿不平,她噌地起了身,道:“你既然有时间亲自掳我出来,就必须得有时间亲自将我送回去,否则,我们方才的合作,就算取消了!”

肖裴见状傻了眼——这底气十足的模样。哪里像是被人掳出来的人说出来的话?

还有那什么合作?

她一个大家闺秀,顶多是比旁的脾气胆量大上一些,怎会跟辰三这种身份的人产生什么合作?

难道... ...

肖裴眼睛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好了好了,我送你回去便是!”辰三无奈的答道。

“这还差不多。”苏葵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裙,道:“现在就走吧。”

辰三点头,神色有些寥寥无趣,自顾自的嘟囔着,“真是不懂得配合——活该你错失良机。”

肖裴见二人这就要出门。一时觉得很迷茫。

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他赶忙追了出去,问道:“辰公子,你还没说找我家主子——主子?”

肖裴话说了一半,却见大堂中缓缓走来了一个欣长伟岸才身影,端看那张万古无波的神色,不是慕冬又是谁。

辰三眼睛一亮,“我就说——”

他信里明明是有了暗示的,慕冬怎会看不懂。

苏葵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被吓了一跳。

元盛帝驾崩前的那个晚上,凉亭中所发生的事情。就连苏天漠她也没有告诉。

可是。却一直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并非元盛帝那一杯投了毒的茶水,而是慕冬对她不同寻常的举动。

不容她多想,辰三已拉着她的胳膊往楼下走去。

走到一半,辰三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忽然道:“可还记得那日在添墨会,我曾说过要给你说一门亲事?”

苏葵挣开他的手,没好气地道:“...不记得。”

辰三也不生气。自顾自地道:“那时候碍于你是订了亲的,我也不好拆人姻缘,这才没说下去,可现在不一样了,你已经是——”

说到这,忽然察觉背后一凉,正是苏葵在狠瞪着他,他这才反应过来是踩到了她的痛处。

“...好好好。我的错,我不该提这些。”他赶忙低头认错儿。现在的苏葵他可是丝毫也不敢得罪,一来是那个合作他还指望着她,二来他还打算着撮合二人一番,若是事成,好卖慕冬一个大人情。

“我想给你说的这个媒啊,可是一桩大媒。”辰三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见苏葵不愿意听,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附在她耳畔小声地道:“你觉得眼前这位如何啊?”

苏葵闻言,脸色登时涨红。

她转回头,眼神犀利地道:“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毁约!”

她在辰三紧拽着她衣袖的手上狠狠掐了一把,痛的他龇牙咧嘴的松开了手,骂骂咧咧地道:“你这个狠丫头!我好心一片,你倒恩将仇报!”

苏葵剜了他一眼,“谁稀罕你的好心——”

见她转回了头,辰三眼里闪过一簇光芒,半倚在一侧的栏杆上,缓缓地伸出了修长的右腿。

苏葵哪里有半分防备,被他这么冷不丁的一绊,惊呼了一声,身子猛地往前方倾去。

眼见眼前是层层叠叠的楼梯,苏葵觉得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只觉一阵冷檀香袭来,她整个人被稳稳地护进了一个怀抱中。

只这气味,她便知是何人,只觉心脏狂跳不止,就是不知是余惊未了还是其它什么缘故,脸上一阵红白交加。

辰三接收到慕冬危险的眼神,他无辜地耸了耸肩,眼中尽是邀功的意味。

“没事了。”

“谢,谢殿下...”苏葵结结巴巴地答道,脸上的颜色比火烧云还要精彩。

慕冬甚少能有机会瞧见她这副娇憨之色,觉得既稀罕又可爱,一时便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不要紧,更让苏葵脸红心跳不已,她不知道是怎么从他的怀抱中挣了出来,大许是脑袋还在短路的缘故,也不知怎地就来了一句。“...我,我不是有意的。”

话刚说完,她便发觉了不对劲——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自己在假意跌倒,让他出手相救,好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慕冬终究没能忍住扬起了嘴角,颔首道:“我知道。”

他知道?

明明没有在做贼,但苏葵还是觉得非常之心虚。

可这种事情又偏偏属于越抹越黑的那一类,她也不敢再随意开口。以免加深嫌疑。

辰三忍着笑,提步走近道:“好了,咱们就先出去吧。”

苏葵此际已是羞愧的三魂七魄离了体,率先出了酒楼。

“打算怎么报答我?”辰三不知是从哪里掏出来了一把折扇,在手心里敲了几下。

慕冬看向他,眼神有些冷意。

“怎么,这就心疼了?她又没伤着,我这不还是将人往你怀里推吗?”幸好辰三脸皮够厚,经得住这股寒意。还能面不改色地耍着嘴皮子道,“还别说,在恩将仇报这上头儿,你俩还真是有够般配的。”

慕冬见状,觉得俩人想的完全不在同一个上头。

“不要对她动手动脚。”

见辰三脸色古怪,他又补上了一句:“没有下次。”

待他转身出了酒楼,辰三这才不能自制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他不过是扯了她一把而已,怎在他眼里竟就成了动手动脚了?

人家小姑娘本人都没往多的方面去想,他在一旁看着,倒是介意的不得了。

这醋吃的。当真是无孔不入。

“这里离苏府需得一个时辰有余。若要回去,我送你。”

见她静立于酒楼前方,慕冬出声道。

外面的冷意,让苏葵略微平复了些杂乱的心绪,她闻言回了头,却不见了辰三的身影,只慕冬和肖裴主仆二人。

在这种情况下。哪里容得了她来推辞。

“麻烦殿下了。”

慕冬已经走近,“在外面,不必喊我殿下。”

“是。殿...”苏葵不好意思地一笑,赶忙改着口道:“那我喊慕公子?”

“随你。”慕冬倒是不在乎这些称谓,亦或是不在乎她给的称谓,指着不远处的马车,问道:“现在就回去?”

苏葵颔首,“嗯。”

答罢。瞳孔有光芒跃动。

直到这一刻,她才清晰无比的感受到。眼前的这个人,的的确确是同之前大有不同了。

慕冬见她出神,提醒道:“走吧。”

肖裴不近不远的跟着,抬头见前方二人并肩而行的背影,觉得这个画面完全可以被写入千古十大奇事之中去了。

慕冬的背影,是一如既往的笔直,但是明显的没有那么冰冷了。

见此,肖裴恍然一笑,算是证实了之前他自认为是不可能的猜测,心中的惊喜远远大于震惊。

这下好了,他这个仿若世外人的主子,总算是有了一丝寻常人的特质。

说来,苏葵这并不是第一次跟他同乘一辆马车。

但心境却跟之前大相庭径。

若说之前是单纯的害怕,那现在却是复杂的无措。

觉察到他刻意消减的迫人气势,苏葵才觉得好受了许多。

一刻钟过去,她撩开厚重的车帘,一轮圆月映入眼帘,月色洒在夜色中,晕开了一圈圈的银辉。

“今夜的月色真好。”苏葵嘴角现出笑意,轻声地道。

似乎,好久都不曾看到这么圆的月亮了。

大许是因为她近来看月亮的时候总是在想着太多的心事,以至于看完都记不得是圆是扁。

慕冬抬眼望去,望着挂在苍穹中的圆月,似乎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