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61 我是西明风

361 我是西明风

大许是意识到了不对,此后不管苏葵问什么,那婢女都不敢贸然回答,尽是拐着弯儿的敷衍,或是笑而不语。

苏葵同她打太极打的累了,横竖问不出什么来,便也不白费口舌。

反正,抓她的人之所以把她抓来肯定是要过来见她的。

从一个丫鬟身上能问出什么来。

思绪间,有两个丫鬟端着托盘一前一后的行了进来。

一股菜香扑面而来,顿时惹得苏葵无力再去想其它。

这些日子来一顿饭也吃饱过,又昏睡了这么久,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苏葵认定对方是不会用在饭菜中下毒这种低等而没有任何趣味的法子来害她,便也没作过多的推辞(准确来说是别人还没说话她便扑了过去)。

“饭菜,还合胃口吗?”

“饿了吃什么都香。”苏葵点点头,吃了个十成饱,接过递到眼前的茶盏,随口这么一答。

随之,她便一愣。

方才说话的好似是个男人。

她转过头去,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你怎也在此!”

“你可以在这里,我怎不可以。”来人坐在她身侧的位置上,半是玩笑般地说道。

“你是西宁人?”苏葵面色古怪的看着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她第一次见他是在卫国西山墓园,第二次也是在卫国汴州。

他能自行出入西宁皇宫,想来是同西宁皇室关系匪浅,难道说——他之前在卫国是为打探消息吗?

“嗯

。”他微一点头。眼中含笑望着她,“我叫西明风。”

“你跟皇帝,什么关系?”苏葵听他姓西,已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西姓在西宁便是意味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西明风闻言没有立刻回答她,神态自若地倒了杯茶水。

“一人在这里,不觉得害怕吗?”

苏葵摇头道:“怎么会不怕,但至少我知道你们现在不会杀我...”

西明风闻言笑了一声,“没人要杀你。”

“那是现在,你们抓我肯定是觉得我有利用的价值,是一个筹码,而若是发现我没有利用的价值了——”苏葵说到这里便掐住了话头,才猛然想到眼前这人。虽说算得上旧识,但总归也是西宁皇室的人。

“我何时说过要利用你了。”西明风又笑,是觉得她七拐八弯的倒是想了挺多。

“......”苏葵闻言微滞了片刻,转过头去看着他。

“是你派人将我抓来的?”

她定定地望着他,“你是西宁的...国君?”

“没错。”西明风喝了口茶,波澜不惊。

苏葵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做梦绝对也想不到同她在西山墓园后,险些被一头饿狼吃掉的那个白衣少年,竟会是一国之君!

据闻西宁皇帝冷血狠毒,行事让人捉摸不透——

小蓝便是被他控制的一颗棋子。

光萼亦是他这场博弈中的一个牺牲品。

还有潜伏在苏府里的暮蝶。

看着眼前这个清俊的少年,苏葵一时觉得有寒意从后背升起。

“两国交战虽说兵不厌诈

。但你这种行为却让人不齿。”苏葵定下心神后,便道:“你抓我来若是为了威胁他,那么你就错了。没用的——”

西明风眼中神色渐渐冷却。

她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之后,头一件事竟是担心自己会拿她来威胁那个人。

他也看向她,“是吗?我看倒不见得,卫王亲口指你进宫,行兵打仗都会将你带在身边,对你的在意之情可见一斑,怎会没用?”

“他让我进宫不过是为稳固同苏家的关系罢了。你既都知道。那也该清楚他的为人。怎会为我一个区区女子耽搁大业。”苏葵说着说着心里莫名有些发凉。

这的确是慕冬的作风。

因小失大这样的蠢事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虽然她不想承认自己跟他的江山大业比起来,简直渺小的微不足道。

“所以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呵呵呵...”

西明风闻言就笑。也不知信还是不信。

好大会儿,他才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相识一场。我自也不会令你为难。我本也不喜欢拿女人来要挟于人。”

苏葵听他话里有转机,便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但是——”

苏葵一泄气,她就知道后面会有但是...

“我既都将你抓来了,也不能白费力气,不用你来威胁卫王,那你说你可还有什么别的用处吗?”说到这里,他的口气早没了起初的随和。

这话听在苏葵的耳中好似就是,如果她想不出自己还有别的用处来,西明风便会立刻命人将她拎出去砍了...

苏葵开始后悔了。

方才她至少该先稳住局面再说的——

这可真是关心则乱

若非真的担心他会拿自己去威胁慕冬,会影响到他的大计,她也不至于那么急着将自己的剩余价值都给否认了。

现在好了,人家问她还有没有其它的用处?

苏葵自认好像真的没有...

“如果我说没有的话,你——”苏葵试探地问道,“你会把我放了吗?”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应当会的。”

“那你猜错了。”西明风很不配合的说道。

苏葵觉得被打击到了。

可也仅仅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下一刻她便再次发挥了自毁的大无畏精神,孜孜不倦地劝道着西明风。

“我真的是没什么用处。纵然你西宁不缺银子但养着个闲人总说不过去——我很懒,脾气不大好,不懂规矩,还极爱捅篓子。有事没事便想生一生事。所以你还不如将我放回去,这样我还能记你一个人情,所谓人在世上走总有犯难的时候,多个朋友就多条路,说不准哪一天我还能帮到你。”

她见西明风听的倒还认真,便赔着笑问道:“你觉得我说的是不是很在理?”

“嗯。”

西明风点点头,正当苏葵觉得希望的大门缓缓打开之际,又听他一本正经地说道:“可你忽略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我想娶你。”

苏葵:“......0.0”

“你放心,我不会拿你来跟卫王谈条件。”西明风似乎还嫌她的震惊不够。再一次的补充道:“我只是想娶你罢了。”

苏葵觉得她的世界观已经彻底的崩塌了

纵然现在得知他是西宁的皇帝,但她对他的记忆还俨然停留在西山那个单薄的少年上面。

属于说什么也不会跟她牵扯到男女之情那一类的人。

他突然来这么一句,没有让她觉得不自在,也没有任何羞愤,只觉得,突兀。

无比的突兀。

这时,有内侍行进了殿内,隔着绣梅的屏风禀道:“启禀陛下,大漠使者求见。”

西明风适才起了身来,“方才跟你说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你先歇息,得空我便过来看你。”

“等一等!”

待他转了身,苏葵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我的丫鬟堆心,也在这里吗?”

“恩。她没事。”西明风就丢下了这句话,便行了出去。

整整半个月下来,苏葵都被困在这双宜宫里,别说想办法逃出这层层把守的皇宫了,就是想出这双宜宫的殿门那都是痴人说梦。

换而言之。她现在是被软禁了。

西明风事先有话留给她——何时点头嫁他。何时便能恢复自由,到时她想去哪里都可以。

苏葵心道这不是废话吗。她人都嫁了,全天下都知道她是西宁国君的女人了,试问她还能跑去哪儿?

固然这种逼婚的手段极其没有新意。但毫无疑问,这却是最磨人的法子。

苏葵绝对相信,依照西明风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子,他绝对是能关她一辈子的。

苏葵不安地在房里踱来踱去。

不知道身在边陲的慕冬现在知道不知道她被抓走的事情。

听棋应当是不敢瞒他的

且不说他能不能查到她现在在西宁,就算是知道了,他现在分身无术,哪里分得出身来救她?

就算能救,她也不愿他以身犯险。

西明风现在只怕是巴不得慕冬过来的,想必已是做好了让他有去无回的准备。

想到这里,苏葵便没了丝毫想让慕冬过来英雄救美的心思。

她无力的坐下身来,心乱如麻。

“姑娘,这是陛下差人送来的,您看有没有喜欢的挑一挑?”说话的那个模样娇俏的丫鬟,名唤绿乔,极懂眼色很会讨人喜欢,唯一不好的就是——

“呀!姑娘姑娘,您快来看看,这块南阳玉的成色可真好!还有这对钗——”

总是一惊一乍的。

“让他们拿回去。”苏葵看也不愿看。

这些日子西明风日日都会差人过来送东西,吃的用的穿的看的什么都有。

拿人家的手软,苏葵自是不会收。

绿乔闻言依依不舍地放下手中的蓝松石雕镇纸,只得将苏葵的话传达给了送东西来的宫女。

她转身进了内室,见苏葵仍旧一副怏怏不乐的模样,还是无法理解。

在她眼里,像陛下这么尊贵的男子,会对一个女子这样好,那这个女子无疑便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了,又怎会有拒绝的道理呢?

“姑娘...陛下待您这样好,您又为何——”绿巧开口问道。

这句话,她憋了足足半个月了。

一直想问,但一直不敢问。

这些日子来下,她多少摸透了苏葵的脾性,这才敢试着开口相问。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61 我是西明风)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