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62 狩人

非10作品 未待作年芳 未待作年芳 第三卷 362 “狩人”

“不是谁对谁好,谁就必须要跟谁在一起。

“哦... ...”绿乔挠了挠后脑勺,显然是不大能理解。

苏葵无意跟她多说,心里始终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令她透不过气来。

这样一天一天的跟他耗下去,总也不是个办法。

时间永远不会因为人们的喜怒而停顿,纵然苏葵再怎么难熬,一晃眼,两个多月过去了。

外头传来的隐隐蝉鸣,她才恍然发觉已经入夏。

从刚开始的不安和恐惧,到现在她更多的是麻木。

外面的消息进不来,她不知道苏天漠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救出来,不知道苏烨那边的战况如何。

不知道慕冬现在怎么样了。

她更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她现在何处。

如果知道的话,一定很担心吧。

自从来到这个时空里,这还是第一次同他们分开这么久。

“姑娘,陛下来看您了。”

西明风在她背后站了良久,绿乔见她仍在盯着窗外出神,便上前小声的提醒道。

苏葵将思家的情绪整理好之后,才回头看向他。

“放我走好不好。”

她再不似前些时日里的吵闹,和变着法儿的套西明风的话,而仅仅是一句——放她走好不好?

西明风眼中还停留着她方才落寂的背影。

他没说话,只静静地同她对视着。

他忽然意识到,就算他真的这样困她一辈子。她也不可能答应嫁给自己。

他有一瞬间的犹豫。

但也就只是一瞬间便消散了。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她。

他不想再回到那种没有一丝光亮的生活中去了。

至少现在,可以每天看到她。

“三日后狩猎,带你出去散一散心。”

苏葵眼中顿时闪过一丝讽笑,随即便转回了头去。

她就知道。他是不可能答应放自己离开的。

三日之后,苏葵蒙头大睡到日上三竿,依然没有要起身的迹象。

“姑娘——”

绿乔为难地在床边唤道:“陛下说今日要带您出去狩猎散心,这个时辰您该起身了。”

待会儿早朝也该下了,西明风应该要过来了。

“我不去。”苏葵闷声地答道,伸手将床帐合上,侧了侧身子面朝内又闭上了眼睛。

“姑娘……”

绿乔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忽听外殿传来了见礼的声音。

听脚步声靠近内室,绿乔忙地屈膝行礼。垂首道:“奴婢参见陛下。”

“平身。”西明风淡淡道了声,望向紧闭着的床帐,“还没起?”

“是……”绿乔硬着头皮替苏葵辩解道:“昨日姑娘歇的太晚,这才一时睡过了头。”

西明风哪里会分不清她话里的真假,挥手示意绿乔出去候着。

绿乔担忧地看了苏葵一眼,行了退礼出了内室。

“你不是嫌闷得慌吗?”他提步近了床边。

“外头日头大,我怕晒。”苏葵没好气地敷衍道。

西明风笑了一声,看向窗外,幽幽地道:“今日是阴天。”

“……”苏葵一噎。

随后便道:“那更不好了,雨天不适宜狩猎。”

“昨日钦天监预测过了。今日虽没太阳,但也不会落雨,此际外头天气凉爽有加,最适宜狩猎。”

苏葵暗暗咬了咬牙。

干脆就道:“我心情不佳,不想出去走动。你要去自己去便是,作何非要拉上我!”

“心情不佳那更该出去散一散心了。”西明风今日脾气似乎格外的好,以往苏葵说上两句冲话,他虽不至于跟她发脾气,但多是拂袖而去。

像今日这般坚持。倒还是头一次。

苏葵见他如此。干脆装作没听到,不再理会。

却不料他忽然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见一见你的丫鬟吗?”

苏葵身体一僵。坐起了身子来,脱口问道:“她在哪里!”

这些日子不管她怎么变着法儿的问西明风有关堆心的情况,都被他避开。问的烦了便会答她一句,她很好你放心便是。

可见不到人,她哪里又能放得下心。

“今日狩猎场上你便可以看到她。”西明风嘴角噙了一抹笑,道:“就看你去不去了。”

“你确定?”苏葵拉开了床帐,一脸慎重的看着他。

“确定。”

西明风眼底带着满意的笑。

果然,她很在乎那个叫做堆心的丫鬟。

苏葵坐在马车中,一路上产生了无数次趁机逃跑的心思。

但转念一想到堆心还且在他手中,这个念头便立即被粉碎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苏葵只觉得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马车方停将了下来。

“姑娘,到了。”

绿乔从外头将马车帘撩开,提醒着道。

苏葵下了马车,眼前忽觉一亮。

西宁皇家围猎场处于平岐山,西宁气候温湿,山上草木异常葱郁,各色时令的山花点缀其中,不知名的淡香醉人扑面。

山中栖息的鸟儿被来人的动静惊扰,朝着各处飞散。

即使苏葵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瞧见过外面的景色,但此际她却是没有半分心思去欣赏。

她环顾着周遭的人。

有衣着鲜丽的公孙王侯,花枝招展的年轻妇人,衣着讲究的丫鬟和侍从。

都是极其眼生的面孔,朝她投来打量的目光,然而交头接耳的低声讨论。一些贵族小姐们更是不掩鄙夷的神色——都说陛下被一个身份不明的外来女子迷惑住了,现在看来果真不假。

竟还将她带来了围猎场!

要知道能入得了这围猎场的哪个不是身居要职,家世深固,她一个生面孔的外来女子。哪里来的资格竟能伴随圣驾来此?

苏葵像没瞧见她们异样的目光,亦或是看到了权当没看到。

扫视了一圈下来,却没能看到堆心。

西明风从龙撵中下来,众人皆跪地行礼。

苏葵犹豫了片刻,不愿多惹风波,此处这么多人看着,便也随之行了礼。

西明风一身刺金绣龙骑装,竟也将向来不苟言笑的冷清之人衬托出了七分少年特有的抖擞气息,英姿勃发。

唯独一双冷眸颜色不改。让人望而生畏。

他走近苏葵身前,抬手将她扶起。

这一动作更是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苏葵起了身来,看向他问道:“人呢?”

“别急,既说今日让你见她,那必定是会让你见的。”西明风脸上挂着浅笑,眼神似有种说不出的运筹帷幄。

他这种表情无端让苏葵心中升腾起了一种不安。

其余的人离得远听不清二人在说什么,但仅仅是西明风脸上的笑,便足以让众人暗暗称奇了。

能让西明风笑,看来这个女子真的不简单……

一行人进了围猎场,有事先布置好的矮几和三色毯。众人按照官职的高低环席而坐。

美酒瓜果和点心应有尽有。

西明风指了指自己身侧的位置,示意苏葵坐下。

苏葵暗暗翻了个白眼。

却见西明风眼里明显是传达着这么一句话:想要见你的丫鬟,便得乖乖听我的。

苏葵送了他一个十足的白眼,几步走到他身旁,毫无优雅可言的坐了下去。

却换的西明风爽朗的一阵笑。

相比于她火烧不行水泼不进的模样,他还是喜欢见她偶尔使小性子的娇憨之态。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清晰的感受到,现在,她真的就在他的身边了。

席下的人见状简直是觉得自己是在发梦一般!

今日这笑声不断的“明朗少年”果真是他们那位冷血无情,不知冷暖的帝王吗?

擂鼓声忽然响起。

众人纷纷转了头望去。

待看清前方百步远处的情形。苏葵不由心生惊惑。

只见是一群身着囚衣。带着枷锁镣铐的人,个个都是蓬头垢面。男女老少皆有,密密麻麻地站了十多排,少说也有几百个人。

旁边站着几十位看守的侍卫。神色严峻。

不是说来狩猎的吗,带这么多犯人出来作何?

苏葵拿探询的目光看向饮酒的西明风。

西明风笑而不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眼中闪着烨烨光辉。

苏葵见他神色,暗道了声故弄玄虚,再次举目朝着那群犯人身上看去。

只见那群侍卫上亲陆续替他们解开了手脚铐链。

有人上前指挥着那群囚犯们往一道白绸拉就的线内站去。

犯人争先恐后的要站在前面。

有的越了线的便被负责维持秩序的侍卫几脚狠踢。

渐渐的,只见那群囚犯脸上的神情却越来越忐忑和恐惧,就像是接下来要面临无比可怕的事情一般。

苏葵望着他们瑟瑟发抖的背影,再看席下的众人跃跃欲试的模样,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猛地一变。

“把我的弓箭拿来!”

忽然有声音粗捍的男人呼道,对一旁的随从摆着手。

那随从便即刻递上了早已备好的弓弩,交到了那男人的手中。

男人拉了拉弓弦,瞄准了那群囚犯。

其余也有许多人开始握起了弓来。

脸上的神色一个比一个兴奋——

他们只是在试着瞄准,虽然并未装上弓箭,但还是叫苏葵眼皮一阵狂跳。

难道他们今日所谓的狩猎,竟是要狩人吗!

“规矩不变,射中最多的人重重有赏!”见那些囚犯们都逐一的站好,西明风开口扬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