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63 我嫁

363 我嫁!

席下顿时响起了欢呼的声音,众人纷纷站起了身来,举起了手中的弓箭。

许多侍卫也都蓄势待发。

一些女眷则是交头接耳地讨论着,不知是在说些什么,一脸的笑意。

有人发号了施令,最先出箭的是一位文官模样的青年男人。

囚犯们拼了命了往前奔跑

只听利箭破空之音划过,一声哀嚎声顿起,被射中的犯人跌趴在地,背上的鲜血几乎是一瞬间便染红了白色的囚衣。

“好,好!”

“好箭法!”

苏葵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些人脸上的笑,只觉得呼吸都被人摄住。

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她看向脸上始终挂着淡笑的西明风,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们怎么能... ...”

西明风伸手揽住她颤抖的肩,嘴角扬起一个冷酷的弧度,道:“他们本都是该被判处死刑的重犯,但今日只要他们能跑出去这个围猎场,绝对没人会拦他们,从此他们便是自由之身了。朕——这是在帮他们。”

“你简直丧心病狂!”苏葵忿怒地瞪着他,直至此刻她才真的体会到,别人口中那个不折手段的西明风是有多么可怕。

西明风眼神骤冷,将她拥的更紧,“丧心病狂?是吗——”

“爹!爹爹!”

一道稚童的哭声在人群中格外响亮。

只见那群囚犯中竟还有一位七八岁的女童,她趴伏在一位已经倒下的男人身旁,嘶声的痛哭着。泪水不住涌出的眼中满是恐惧。

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在耳畔响起,混杂着犯人们惊惶至极奔跑逃窜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种难言的诡重。

不停的有人倒下,鲜血四处飞溅。

“连城。试试你的箭——”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他手指向那个羸弱的稚童,示意一旁的年轻男子。

男子脸色有些发白,迟迟不肯拉动弓弦。

“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何谈平天下!”老者见他如此,厉声训斥了一句,夺过男子手中的箭,继而瞄准了那个女童。

“住手

!”

苏葵战栗着喊出了声,然而在这噪杂的环境中,在杀红了眼的众人耳中却起不了任何作用。

“咻!”

老者手中的箭已飞了出去,正中那女童的脖颈处,啐血的箭头穿喉而过。

女童几乎来不及发声,人便直直地倒了下去。箭翼仍在颤动。

苏葵眼中顿时被腥红的颜色覆盖。

一时间。她甚至忘记了该如何反应。

他们竟然对一个孩子也下得去手!

说什么死刑罪犯。一个孩子能犯下什么滔天罪行,定是被株连入狱的——

这些人中又能有几个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说是皇恩晃荡,给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可在这种情势下又有谁能活命...

这分明是拿人命来消遣!

“这就看不下去了?”西明风强行扳过她的肩膀,逼她朝着那群逃命的囚犯看去。

“好戏。可还在后头呢。”

他嘴角掀起的笑犹如带着来自地狱最深处的阴冷。

“你...快让他们住手!”苏葵满目皆是各人惨烈的死状,发出的声音甚至都觉得不是自己的。

“这也并非不可以。”西明风微微眯起了眼睛,缓缓道:“除非你亲口答应,嫁给我。”

苏葵脸色突变。

西明风骤然低下头来,看着苏葵近在咫尺的脸庞,换就了一副温柔至极的口气,“不知你意下如何?余下这些人的性命,可就掌握在你的手中了。救与不救,全凭你一句话。”

苏葵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

他今日带她出来,不过就是想借此逼她妥协罢了——

闭目片刻,她强稳住颤抖的肩膀和双手。

“我同他们素昧谋面,为何要救他们。”苏葵冷冷地说道,眼神却止不住的翻覆着,“要杀他们的人是你,我作何插手去管这等闲事。”

“好!”

西明风忽然放开了她,脸上的笑意更深,“不愧是我看上的人,果然够狠心!”

“但我还是想瞧一瞧,你究竟可以狠心到哪个地步。”

西明风话落,便朝着一侧的侍卫招了招手。

侍卫会意,转身下去了。

哀叫声仍然无休无止。

众人刺耳的笑声犹如夜枭的尖鸣,苏葵拼了命的忍住想要堵住双耳的欲望。

不多时,忽听西明风指着前方囚犯们逃奔的地方,道:“你看看,那是不是你想要见的人?”

苏葵心头一惊,随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一位身着红色褙子,烟蓝裙衫的少女在那群囚犯中分外的惹眼。

两名侍卫将她推至箭雨之下,便退了回去。

“堆心!”

苏葵疾呼了一声,霎时间便站起了身来,提步便要冲过去。

却被西明风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放开我!”

苏葵眼神凌厉似刀,狠狠地扫向他。

“小姐!小姐!”

堆心的哭声越过噪扰的声音直直地传入了苏葵的耳中

眼见着那个消瘦了许多的背影在人群中无助的奔逃着。

一支箭堪堪擦过堆心削弱的肩。

苏葵惊呼了一声,一颗心简直是提到了嗓子眼。

她百般挣扎不得,眼泪急的都要掉了出来。

再也顾不得许多,她低头咬住了那只禁锢着她的大手,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只一瞬间,那手背上便冒出了大片的血迹来。

“陛下!”

一侧的两名侍卫见状立刻白了脸,想要上前却被西明风拦住。他手下一使力,轻而易举地将苏葵整个人捞进了怀中去。

看了眼血流不止的右手,西明风眼中竟是兴味的颜色。

他冷笑了两声,紧紧禁锢着挣扎的苏葵。“冷静不下来了对吗?想不想救她?”

“你这个恶魔!若是她出了事情,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苏葵红着眼睛,泪水已经爬满了脸颊。

“你且说嫁不嫁?”西明风无视着她充满恨意的双目,再一次问道。

说话间接过了一侧的侍从递过来的弓弩。他松开了苏葵,缓缓地将箭搭了上去。

“现在,你可以跑过去救她,但要跟我手中的箭比一比快慢。”

“记得那日篝火节,我便是一箭射中了灯心。”他似孩子般炫耀的口气,移动着手中的弓箭,嘴角向一侧扬起,眯起了眼睛道:“你猜我能否一箭命中呢?”

刚想提步冲过去的苏葵闻言一下子便软了腿,跌坐在阶边。

那日篝火节射中烛心之人。竟就是他……

她怔怔地转过了头去。见他手中的箭已蓄势待发

一股破体而出的寒意蔓延在她的四周。

她这一生。从未有过如此痛恨一个人,却又束手无策的时候。

“我嫁。”

她只觉得眼前的景象都变得不清晰起来,开口说出这两个字之后。一时间竟是无比的平静。

“你说什么?”西明风含笑着询问。

“我嫁!你让他们立刻住手!”

苏葵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喊道,伸手夺过他手中的箭。重重地朝着席下掷了下去。

席下众人被这动静给惊住。

一时间都不由都朝着西明风看去。

西明风脸上的冷意却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弯身拥住了她。

动作极尽小心温柔。

次日,西宁宫中传出了三日之后皇帝大婚的喜讯。

消息一出,震惊了朝野和各方百姓。

一切都是按照迎娶皇后的仪式来布置的。

然而对于这位即将要成为西宁皇后的女子,其身世和背景却是空白一片。

甚至,无人知晓她姓甚名谁。

但却没人敢多置一词。

个人心中都很清楚,但凡是这位帝王认定要做的事情,根本没有他们说话的地方。

多说多错,不如缄口不言。

“姑娘,太后娘娘过来了。”

绿乔小心翼翼地行到默立在窗边的苏葵身侧,禀道

苏葵仿若未闻,目光一片死寂,空洞无物。

自打那日狩猎归来,她便再没开口说过一个字。

这让绿乔为接下来的大婚事宜非常担心。

“姑娘……”绿乔见她没有反应,不由再次出声提醒着道:“太后娘娘,在厅中等着您过去呢……”

按理来说,姑娘是即将要成为西宁皇后的人,本该去拜见太后聆听宫训的,但显然,依照姑娘近来的状况来看,若她会过去那当真是见鬼了。

可太后娘娘今日却放下了架子,亲自过来了,若她连这个面子都不给,那可真是说不过去了啊……

绿乔在心里暗暗地琢磨着道。

“姑娘,您就去见一见吧,奴婢求求您了……”

绿乔看着仍然雷打不动的苏葵,恨不得自己能代替苏葵去见太后娘娘才好——

“不必麻烦了。”

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响起,绿乔心头一惊,抬头看清了来人,慌忙跪了下去。

“奴婢参见太后娘娘!”

“免礼。”

“谢...谢太后娘娘。”绿乔提裙起身,不安地看向苏葵。

苏葵却动也没动一下,好像她本就该这么站在那里一般。

绿乔顶着一头冷汗,替太后搬来了高椅,又示意丫鬟去沏茶。

太后含笑着落座,每一个动作都极尽优雅,一袭雍紫色霏锻宫袍,绣鸾织凤,衣角缀着繁琐的琉璃翠珠,曳地却无声。

她轻启了朱唇,看向苏葵说道:“既然你不方便去见哀家,那哀家便来看你好了。”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63 我嫁!)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