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64 他不会来

364 他不会来

“你们,都出去候着吧。”丫鬟上前奉茶,太后接过之后,便朝着房里伺候的丫鬟说道。

“是。”以绿乔为首的丫鬟们纷纷退了出去。

不多时,房中便只余下了二人。

安静的可闻针落之音。

太后脸上挂着的笑见淡了许多

“说来可笑,哀家至今竟是不知未来儿媳的姓名和来处。”

“但这也不打紧,皇帝喜欢你便好,只要他喜欢,哀家自然没有意见。”

她似不在乎苏葵有没有听,亦或是她认定苏葵一定是在听的。

“哀家今日来此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见一见你罢了。”

苏葵方缓缓转过了头来。

“苏葵,大卫。”

太后闻言稍愣了片刻,忽然掩口轻笑了一声。

才反应过来苏葵是在回答她前面提的两个问题,姓名和来处。

还有,她方才所说的来此是想见一见她。

下一刻,便见她已经转回了头去。

那背影仿佛是在说,问题也回答你了,你要见人也让你见了,现在可以走了吗?

太后并未因苏葵如此而变脸,相反的,她心中升起了一丝了然。

她想,她现在明白了,为何他会独独对这么一个女子如此上心。

只是不知强求来的东西是否真的就能长久——

她是过来人,深知这个道理。

接下来,太后也未有再开口,只细细地吃着茶。

苏葵则是一直维持着起初的姿势。静观窗外。

二人各想各的,互不干扰。

“若留下,便好好的留下,若不愿留下。便不必留下。”

不知过了多久,太后才施施然地起了身,含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便朝外室唤着随行来的丫鬟

很快。便有一名紫衣丫鬟行了进来。

“回吧——”太后将戴着寒玉护甲的手指微微翘起,抬起胳膊搭放到了那紫衣宫女的手臂上。

绿乔等人行着礼,“奴婢恭送太后娘娘。”

苏葵淡淡垂眸,嘴角现出一丝苦笑。

不必留下吗?

她又何尝不想走——

天色未亮,双宜宫中却已是人声鼎沸。

殿外守着迎亲的队伍。

这还是头一个从双宜宫里‘出阁’的皇后娘娘。

内室之中,数十位侍女站成了一排,手中的朱漆盘逐一托放着喜服,首饰,凤冠。霞披等。

苏葵坐在梳妆镜前。神色木然。

这三日来。她想了很多,梦到了很多。

梦到和想到最多的是,慕冬来将她带走。

她心中想了一万遍是也不愿意让他只身犯险。为她抛下江山大事,但却总也忍不住会去臆想他会以怎样的姿态来救她。

苏葵凝视着镜中的倒影。眼角忽然现出一丝自嘲——说到底,她也只不过是个再平庸不过的女子。

危难之时,总会将希望寄于心念之人身上。

可是,她同时也很清楚,若她这个心上人是个寻常人也罢,可他偏生不是。

他绝不可能是单单属于她一人的,绝不可能事事以她为先,不顾一切。

据闻西宁加大了对国公岛的攻势,战事吃紧。

边陲之战胜负未分,横尸遍野

甚至还有传言,攸允已同辰国订下百年交好的盟约,凉州一战,辰国将会出手相援。

卫国以一抵四,情况堪忧。

如此想来,苏葵才完完全全的意识到,她能将他等来的几率几乎为零。

“他不会来。”她朝着镜中的自己轻动了被涂以朱脂的唇,几近无声地说道。

绿乔细心的梳理着她每一根青丝。

唯恐出一丝错。

“小姐!”

一声带着哭音的呼唤想起,让苏葵为之一振。

从镜中可看得是谁。

堆心哭着扑到了苏葵身边,在她身侧跪了下来。

“小姐,都是奴婢不好,是奴婢连累了您!”堆心几乎泣不成声,眼中满是自责。

苏葵示意绿乔等人先退下。

绿乔犹豫了一瞬,还是恭敬地退了下去。

西明风事先亲口吩咐过,只要苏葵肯乖乖的嫁,其它的都听她的吩咐。

苏葵伸手扶起堆心,摇了摇头道:“是我连累了你才是,若不是我,你也不会受这么多罪。”

她又抬手替堆心抹去眼泪,“可后悔跟了我这么一个倒霉的主子吗?”

堆心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只一个劲儿的摇着头。

“等过了今晚,便会有人把你送回去,到时回了卫国...不要过多提及我的事情,若是——”

苏葵话没说完,便被堆心打断。

“不!”她哭着说道:“小姐在哪儿奴婢便在哪儿

!小姐不回去,奴婢死也不回去!”

“别说傻话。”

苏葵笑了笑,道:“苏霄还在等着你,你若不回去同我留在这里,可没办法给你物色到这样好的夫婿。”

这是西明风答应她的。

会将堆心平平安安的送回去,这样一来,不管以后怎么样,她便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陛下定也在等着小姐!”堆心不及思考,便哭喊着说道。

苏葵身形顿时一僵,脸上的笑也凝住。

“不一样的。”好大一会儿,她才勉强稳住自己的声音,“你若真拿我当主子看,就该听我的。”

“小姐……”堆心不住地摇着头,泪水打湿了苏葵的肩。

“你先听我说完。等你回去之后,不要过多提及我的事情。”苏葵交待着道:“若是……陛下问起,便说我是自愿的。”

“小姐!”堆心突然提高了声音。似忿忿不平,“他都不来救小姐,让您吃了这么多的苦头,现在还要被迫嫁给一个这么可怕的人……他既然对小姐的生死都不管不问。小姐为何还一心想着他!当初他答应少爷说什么会保护好小姐,他就是个言而无信的骗子!”

她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这样看慕冬。

她懂的不多,不会去思及时局,但她认为一个男人就该信守承诺。

苏葵被她这么一顿哭喊的话给怔住。

堆心喊完之后哭的更甚。似乎想连着苏葵的那份委屈也一同哭出来,趴伏在苏葵的膝上,肩膀颤抖的厉害。

明乾宫中一派通红喜色。

内殿之中,西明风张臂在一人高的镜前观赏着自己的倒影。

“朕这样穿,好看吗?”

秦连闻言微微一怔

这似带有孩子气的话,上一回听到已记不清是多少个年岁之前的事情了。

想到半个时辰前西明风对他的交待,他却是半分也欢喜不起来。

既然如此喜欢,又何必——

西明风没有等到他的回答,转回了身来。看着他再次问道:“你说朕今日这样。好看吗?”

秦连就点着头。

西明风一身绯红喜袍。黑色滚边织金绣龙,腰间是缠龙腰封,愈发衬得他身形欣长挺拔。冷峻的脸庞上也被烘托出了几分喜气。

“她穿红色的样子,应当最好看。”

他忽然笑着说了这么一句。后便朝着秦连问道:“事情可都已经办妥了吗?”

“回陛下,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西明风勾唇一笑,眼神烨烨生辉,“今日这亲,你猜朕可成得了吗?”

“…………”秦连张口却又闭口,是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干脆便垂首不语。

“你可真是越发没趣了。”西明风拍了拍他的肩,似说笑的口气,大步行了出去。

吉时已到,作为喜殿的明乾宫中奏起了喜乐。

文武百官分列而席,脸上虽大多都挂着笑意,但仔细看去,都是不达眼底。

其中是以右相周礼的脸色最为难看,连敷衍的笑也挤不出来。

自从周云霓逃到卫国的消息在西宁传开之后,西明风对他的态度便一日比一日来的强硬。

周家已是不比以前的周家。

他在朝廷的地位也日益不被看重

然而就在三日前,西明风突然传召他,命他写一封亲笔信给苏烨,告知苏葵现在西宁,只这简单是一句话。

其它的并未有任何提及,更没有说要苏烨拿什么条件来交换。

周礼向来猜不透这个帝王的心思。

然而苦思冥想了几日之后,他终于发现了端倪。

西明风称苏葵现人在西宁,而双宜宫中又突然出来了一个神秘的女子,而且,在今日将会嫁西明风为后。

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若真如此,那他之前那封信……岂不是就等同引苏烨来送死的催命符吗?即使苏烨不会亲自前来,他绝对相信,苏烨绝不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苏葵被逼嫁给西明风。

那个孩子的性格,他多少是了解一些的。

可当时他真的无暇顾及这些。

若换做他人来写这封信,苏烨兴许还不会全信,但他来写的话,就不一定了……

他自认摆脱不了家族名誉的枷锁,才会任由皇帝打压而不敢言语,甚至,为了在保全周家,而牺牲妻女。

但这不代表他心里是不难受的。

周云霓到卫国之后多蒙苏家照料,他不是一个不懂得感恩的人。

可如今,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巨大的自责感和挫败感冲袭着他,让他的良心一刻也无法安静下来。

而且只怕西明风的用意是想借苏烨之口让大卫的皇帝知道——

苏葵不仅是苏家的小姐,还是即将要成为大卫皇帝妃嫔甚至是皇后的人。

周礼无法确定西明风撒下这只网的目标究竟是谁……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64 他不会来)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