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65 怎么不是他

365 怎么不是他

吉时将过,却还不见迎亲的仪仗露面。

众人开始在心底猜测不已。

这叫什么事儿啊——

皇帝大婚,这么重要的事情,怎就觉得处处都不靠谱。

先是找了个身份不明不靠谱的女子做皇后,现在吉时都过了这人都还没露面。

西宁皇室婚俗,那可是需要新人依循着事先订好的时辰来交拜天地的。

皇帝大婚如此儿戏,传出去不是让别国耻笑吗?

就在此时,西明风近身伺候的老太监行进了殿中

“陛下让老奴过来传个话,临时决定将吉时后延些时辰。”

这话一出,更是令本就心存不满的一干老臣们暗自吐血。

可也没人敢说不是。

太后端坐在高堂的位置之上,莹玉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起伏,接过一旁侍女奉过来的茶,轻啜了一口便搁了下来。

“姑娘您再等一等。”绿乔在蒙着盖头的苏葵身侧说道:“陛下那边似有些急事,您别着急,待会儿便会有人过来安排的。”

苏葵暗自冷笑了一声。

她着的什么急?她巴不得今日这亲成不了——

西明风做事谨慎,怎会在此等关头去办其它的事情,指不定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不管他打得什么主意,她都没有心思去理会。

现在,她只想堆心能平安离开西宁。

而关于她自己,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作打算了。

待殿中各人等的心焦之时。忽听殿外有了动静。

首先是二十余位羽林军进入了视线,个个手中持着雪亮的寒剑,防备的看着负手而入的男子。

来人一身寻常的深蓝袍服,看不出身份。

然而冷峻分明的脸上却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让人望之便觉非富则贵。

见羽林军刀刃相防,便知此人身份不同寻常,殿中群臣皆站起了身来,防备地看向行入殿中的来人。

周礼神色大变

别人兴许不知此人是谁。但他却是在四年前见过一次的——

相比于殿中众人的轰动和防备,太后则显得过于平静了。

她似笑非笑地看向被羽林军团团围住却神色如常的男子,“我朝陛下恭候您多时了。”

说着,拂袖示意那团羽林军散开。

众人是才松了口气——此人既是太后识得,又是此种口气,当并非什么危险的人物。

“人在何处?”男子开口问道。

太后闻言微微一笑,起身道:“不急,皇上在偏殿等候,备好了酒水还请赏面一叙。”

男子眸光一敛。不置可否。

有侍女上前朝着他一礼,恭敬从容地道:“随奴婢这边请。”

眼见着太后和这位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朝着偏殿行去,殿中百官这才炸开了锅来。三三五五的落下了座来。

“可有人认得此人是谁?”

“从未见过啊……大许是陛下的私交也未可知。”

“不过话说回来。...这礼究竟还行不行了!”

“唉,就安心等着吧... ...”

周礼朝着偏殿的方向望去,心中不住的翻腾着。

果然是被他猜中了——

就是不知西明风的用意究竟是在何了……

此刻的偏殿之中,充斥着难言的寂静。

宫女将酒盅斟满,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太后意味深长地看了西明风一眼,并未再有多言。带着随身的婢女从侧门行了出去

转眼间,殿中便只余下了二人。

“卫王百忙之中还能抽空来喝朕的喜酒,当真令朕意外。”西明风先开了口,目光灼灼。

“你想要什么。”

西明风闻言稍顿,随后便是一阵笑音。

问的好。

他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却注定得不到。只能退而求其次。”西明风半晌才道出这么句意味不明的话,“你说我想要什么?”

“你该清楚。你是赢不了的。”

西明风听他一语双关,脸上的笑似也没有减少,“但你终究还是过来了,不是吗?”

那位闻言转过了头来,是觉得西明风身上喜服的颜色格外刺眼……

久不见有人过来,绿乔焦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从昨日里起,她眼皮便一个劲儿的跳,总觉得会出什么岔子。

外头有人声响起。

终于过来了!

绿乔面上一喜,朝着外室快步的行去。

却不是过来接亲的仪仗队。

她错愕了一瞬,忙地屈膝行着礼。

“奴婢参见太后娘娘。”

“外头候着。”太后轻声道了句,一个人进了内间而去。

蒙着盖头的苏葵身姿依旧挺得端直,坐在喜墩上,活像一尊雕塑。

绿乔不知太后是同苏葵在谈什么,探着头往里面瞧去,恨不得把耳朵都支起来,可偏生二人的声音都放的极低,她也听不甚清,于是不由忐忑有加

不知觉间,她竟是已将苏葵当成了真正的主子来看待。

约莫是一炷香的时间,才听得珠帘被拨动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抹紫红现入眼帘。

绿乔忙地收回了视线。

只听苏葵的声音忽然响起——“多谢太后娘娘。”

这一句声音响亮,绿乔听得清楚。

心里不由惊惑交加,太后娘娘是同姑娘都说了些什么?

平时别说谢谢了,就是想让姑娘开口说一句话那都是难如登天。

太后驻足片刻。道:“不必言谢,哀家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和我西宁的大业着想罢了。”

“多谢。”苏葵如同没听见她的话,又道了一句谢。

太后嘴角笑意微显。

“那哀家便承你个人一句谢罢。”

话落,脚下便不做停顿,行了出去。

外室的丫鬟们忙呼啦啦的跪了一地,恭送着她出了双宜宫。

苏葵无法遏止心中的狂喜。

这种感觉就如同是重新活过来了一般!

具体的她不清楚,但是太后的意思显然是要放她离开……而且,是经过了西明风同意了。

她虽不知西明风怎会突然改了主意。大发了善心,但此际她根本没有心思再去琢磨其它……

她不用嫁了!

苏葵一手掀去了火红的盖头,站起了身来。

绿乔一进来便瞧见她这个动作,被吓了一跳,忙制止道:“姑娘万万不可啊,这盖头可不能随意掀的,这不吉……利……”

她话还未有说完,便身形一晃,顺着身后雕兰的白玉柱倒了下去

苏葵一惊。望见帘外隐隐绰绰有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她忽然就红了眼眶。

他,竟然还是过来了……

“陛……”苏葵话到嘴边,见帘子已被挑开。来人冲她展开一个飞扬的笑来。

“怎么会是你!”

她顿时脸色大变。随后,便是满脸的失望。

怎么,不是他……

辰三对她的反应很不满意,顿时就气的跳了脚,“什么叫怎么是我?我千里迢迢,不辞凶险来救你。你竟然就这么对待我!”

“我……”苏葵此时反应过来,也知方才那句没经大脑的话委实不中听,便讪讪地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见辰三又要开口,她忙地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衣袖,制止他再说下去。“好了好了,当务之急。咱们还是先出宫吧……”

辰三显然事前的工作做的很好,一路上竟是一个侍卫也没碰着。

眼瞅着出了这道后门便彻底自由了,然而这宏伟有加的皇宫后门竟是一个看守的人也没有——

纵然西明风默然了太后要放她出宫的事前,可这怎么不该是一个皇宫该有的防御系统……竟是如此疏漏。

辰三见她这个时候竟还有心思走神,在她头上敲打了一记,强扯着她出了宫门。

苏葵刚想反击,一抬眼却是顿时愣住了。

西明风负手站在门外。

他一身喜袍鲜红似火,乌黑如墨的发丝整齐的绾在头顶,午后的阳光折射过来,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

他站在那里,像是等了很久的样子。

见苏葵过来,他竟是展开了一个浅浅的笑,笑意荡漾在眼底,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分外明朗。

“你穿嫁衣的样子,比我想象中的更好看。”

苏葵本想回一句“你也是”来寒暄寒暄,但是到嘴边她便意识到这句话是多么的不合时宜……

于是她忽然觉得不知该说什么。

这些日子来她是将恨他恨的牙痒痒。

但现在突然却恨不起来了。

说到底,他并没有真正的做过什么伤害到她的事情。

西明风走上前来一步,看着她道:“别恨我。”

苏葵顿了顿,还是点了头。

辰三揪扯着她宽大的衣袖,不耐烦地催促着:“走吧走吧,天都要黑了。”又朝着西明风道:“改日得空我再来拜访,告辞,不用送了啊!”

苏葵一头的黑线,朝着西明风一点头,便随着辰三离去了。

“……快点快点!”

“知道了!你别扯我行不行!”

西明风望着那抹红消失在宫墙的尽头,再也寻不到痕迹,似觉心中被掏空一般。

秦连来到他身畔,见他神情,不由叹口气。

随后便犹豫着道:“若是现在去追,应当还来得及……”

与别人不同,他最在意的不是别的,只有西明风的喜怒。

相较于万顷江山,他更希望看到一个活的开心的西明风。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65 怎么不是他)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