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66 这里不合适

366 这里不“合适”

他太了解西明风,他眼里什么都装不下,心中什么也填不满,纵然是西宁的江山,也不例外。

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可以改变他的女子,可以使他真正去笑的人,秦连在心里说句不讲道理的话,不管用什么手段,得罪多少人,他都想将人留下。

可西明风却选择了放手。

“不追了。”西明风淡淡地道:“已经太迟了。”

秦连听他口气分明是不舍,急道:“不迟的!只要陛下愿意,属下一定将人带回来!”

西明风缓缓摇头,“不,她心中有人了,所以,太迟了。”

“可是——”秦连还想再劝,却被西明风的话打断。

“秦叔,以前你总教我,只要想要的便去争。”

这句秦连闻言几近呆愣。他已经记不起,是有多少年不曾从他口中听到这个称呼了——

“可我现在才发觉,有的东西即使真的争过来,她终究也不会真的属于我。”

他从不认为自己会输,可这次,却全盘皆输。

若她空心以待,即使是这天下,他也不换。

唯一的遗憾便是那年的城门前,他没有坚持将她带回来,那时候,她眼中空空如也,心中尚无牵挂。

若时光可以倒回到那一天,他想这一切都将完全不同。

然而,没有如果。

苏葵同辰三走了半柱香的时间,忽然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辰三被吓了一跳。

“你有没有看到堆心?”

事情转变的太突然。她方才竟将堆心的事情给忘了

“嗨!我当是什么大事呢……”辰三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走吧,早办妥了!”

苏葵见他表情不似开玩笑,才安下了心来。

约莫是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二人才算是真的离开了皇宫的管辖以内,转而入了一条官道。

两侧种着垂柳,几棵垂柳的掩饰下,隐隐现出一座客栈的踪影来。

“我去客栈里取个东西咱们就走。”辰三看了苏葵一眼。道:“待会儿他会过来接你,你们先走,我随后便跟上。”

苏葵点着头,目送他朝着客栈走去。

果然,没多多大会儿,便有一顶马车停在了她眼前。

苏葵不敢肯定是不是辰三的人,抬眼看向那车夫,却是一愣。

肖裴从驾座上跳将下来,对她含笑点了头。示意她上车。

苏葵只觉得心跳猛然加快,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

肖裴来了……那他,是不是也来了!?

她提起宽大华丽的衣裙。提步上了马车。另只手几乎是颤抖着去拨马车帘。

马车帘被拨开一半,她还不及去观望里面的情形,便觉手腕被人攥住。

下一刻,便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去。

这个怀抱,暖的她心底发涩。

眼泪,几乎是一瞬间便涌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她伸出手环住他,像是想用去所有的力气一般。

“我以为,你不会来……”她哽咽不清地说道。

他还是来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

。”

“……”苏葵摇着头,无语凝噎。抬眸看向这张日日都会出现在梦中的脸庞,一时间。泪水更加的汹涌了。

这些日子来她日日告诉自己不必盼着他过来,就是因为害怕一旦存了希望等到落空的时候她会承受不住。

感受到她空前强烈的依赖感,慕冬心房被重重的一击,失而复得的情绪几乎铺天盖地的将他席卷。

怀中的人比任何时候都来的真实。

没有过多的思考,他已经将唇压了下去。

他将她唇边咸咸的泪水都尽数吞下,转而含住她的唇瓣,像是想将所有的话语都融入到这个绵长的吻中。

苏葵没有任何的停滞和犹豫便将双臂攀上了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此时此刻,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温度,他的存在,苏葵突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皇宫束缚,什么尔虞我诈,她统统都不介意了,只要有他在,只要能跟他在一起龙潭虎穴刀山火海她也愿意。

只要能跟他在一起,什么都好。

这些日子来,她真的怕极了。

怕再也见不到他。

她的吻炙热而强烈,泪水的气息同他身上的味道交织在一起。

感受到她的回应,慕冬唇下的力气也渐渐加深,将舌探入她的口中,芬香柔软的气息一览无遗,气息也逐渐变得贪婪起来。

同她分开的这段日子,他再也不想去尝试了。

甚至就在他来西宁的前夕,他甚至有过这样的想法——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也要将她带回来。

只要一想到她现在在别人身边,他一刻也安静不下来。

若非不是还仅存一丝理智,他只怕知道消息的第一刻便会不顾一切的过来。

他经受的煎熬,只有他自己清楚

他从没想到,这个女子已经如此深刻的融入到了他的生命中去,她的一举一动都彻底左右了他。

他的手游走到她纤细的腰间,轻轻一扯,那束腰的锦带便松开了来。

苏葵反应过来,顿时呼吸一滞,心跳加速起来。

这这这……

这一个慌神的功夫,她清晰的觉察到霞帔已经脱落,很快,鲜红的外袍也随之滑到了手肘处,后背顿时一阵凉意。

苏葵觉得心脏已经要跳出来了。

脑海中做着激烈的挣扎。

这有什么关系,大家两情相悦。又都是成年人,水到渠成有什么不对?

不行不行,这怎么说也是第一次,总不能就在马车里度过吧?

再说了,她还没有准备好啊……

可,这个时候推开人家,是不是太不人道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苏葵满心的慌乱,慕冬在她下唇轻咬了下。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

苏葵以为他找回理智了,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却见他又转而去解自己的衣袍,她,彻底的不能淡定了!

“等一等!”

她疾呼了一声,伸手阻止他脱衣的动作。

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不要冲动,先冷静。冷静冷静——”

慕冬见她双颊绯红,双眸中还有着未褪去的泪水,朱唇微肿的娇艳模样。不由眼神一紧。

加上现下二人的姿势委实暧昧到了不行。纵然他之前没动那个心思,现下也隐约有些不能自已了

他的目光是苏葵从未见过的火热和忍耐。

苏葵不知该用什么理由来推脱,生怕自己言辞稍有不对便会使他误解,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并非是不,不愿意……我只是觉得……这里,不……不太合适。”

越到最后她声音越小。脸红的简直是要滴出血来。

慕冬看着她,顿了好大一会儿,将她的手拿来,终究还是将外袍给褪了下来。

苏葵:“……”

难道,难道真的就躲不过去了吗……

不如。就从了吧?

她好歹也是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在这方面。她,她很看得开的好不好!

想到这里,她心一横!

三下五除二的将滑落到一半的喜袍除了去。

慕冬见她动作,神色一时相当的复杂。

然后……将自己的衣袍披在了她的身上。

苏葵一愣。

却见慕冬眼中含着促狭的笑,道:“我只是认为你这衣裳的颜色不讨喜——而且,我也认为此处不合适。”

苏葵:“…………”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个意思!

是她想太多?

等一等!有没有地缝给她钻进去……

慕冬见她变幻的神色,忍俊不禁地一笑,将她拥进了怀里。

“我是怕如此会委屈了你。”

他口气极其认真。

“...嗯

。”苏葵尴尬地应了一声,脸又朝他怀中埋了埋。

慕冬见她如此,忽然生出了几分想逗弄她的心思来。

他咳了咳,道:“若你不嫌委屈的话——”

苏葵听他显是在‘调戏’与她,立刻抬起了头来,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见他露出笑意,她眼中亦是有笑意扩散了来,满足地靠在了他的胸口。

能这样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是她这些日子来最奢侈的念想。

慕冬将手抚上她的背,抚摸着她绸缎般的青丝。

良久,苏葵忽然说道:“对了,给你看一样东西。”

“嗯?”

苏葵在他怀里动了动身子,将手探到腰后摸索了片刻,将藏挂着的东西拿了出去。

举到慕冬眼前,她问道:“陛下看看,可认得这个东西?”

慕冬只看了一眼,便点了头。随即疑惑地看向她道:“这匕首,怎会在你这里?”

“这是我救命恩人留给我的东西。”苏葵冲他一笑,明知故问道:“陛下可认得这匕首的主人吗?”

“若是我认得呢?”慕冬拿过匕首端详着,“你若找着了他,又该如何?”

“嗯……若是找到……”苏葵状似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眨巴着眼睛一本正经的望着他说道:“我觉得救命这种大恩,不是金银珠宝可以还得清的,一般这种情况是不是都该以身相许来的?”

“……”慕冬看着她,脸色分明没有方才好看了。

得亏这救命恩人便是他自己,若是换做了别人——

他想一想便觉得不能忍。

“不管他是谁,你都愿意以身相许?”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66 这里不“合适”)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