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67 怎么帮

367怎么帮

“当然不是!”苏葵果断的摇了头,随即一脸正经的说道:“前提得是……他长得同陛下一样好看才行。”

慕冬听她这副花痴的口气脸色愈沉了。

“哈哈……”苏葵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笑出了声来。

慕冬这才反应了过来,她是有意在逗他。

既是拿了匕首出来问他,定是已经知晓他便是这匕首的主人了。

他竟也有被人耍的一天……

苏葵仍旧在笑,几乎是眼泪都要笑了出来。

她还是头一次见慕冬露出如此可爱的表情来,就像是想吃醋却又发现自己跟自己吃醋委实是一件很不值当的事情……

可下一刻,她便被堵住了樱口。

他满带惩戒的吻毫无预兆的压了下来,格外的霸道,将她所有的呼吸都夺了去。

苏葵觉得快要窒息了,伸手推搡着他,却挣不开他牢牢的禁锢。

直到她觉得脑海里的意识要全部消失之际,慕冬方才离开了她的唇,俊脸贴在她的耳边,问道:“救你的人是我,你现在是不是要以身相许?”

苏葵被他滚烫的呼吸给吓了一跳。

真不该在他还没冷静下来的时候玩火——

没事提什么以身相许!

“我……随口说一说而已。”苏葵干笑了两声,试着从他的怀抱里抽出身来。

“别乱动。”

慕冬低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苏葵立即老实了,趴在他胸前,一动也不敢再乱动。

隔着衣料,也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热度。

她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心中有些自责。

然而却也伴有浓浓的感动。

她虽不懂男人这个时候是怎样一种感受,但想来应是不好熬的……

她清咳了两声,试着将这令人窒息的气氛驱散一些。将他的注意力转开一些。

“对了,那时陛下为何要救我?”

虽然见死不救这等行径不怎么道德,但是搁在慕冬身上绝对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与他没有关联的事情他是不会去理会的。

那时在西山里。她险些死在那饿狼的利爪之下,若不是他出手相救她可能真的就要魂归西去了。

难道……慕冬那时便对她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苏葵暗自揣测臆想着,等着他的回答。

“我记不甚清了。”

苏葵闻言撇了撇嘴,不死心地道:“你再好好想想,这么大的事情总该有印象的……”

慕冬:“……大事?”

他当时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后来这事根本没放在心上,若不是苏葵今日将这匕首拿出来,他是也记不起自己曾做过这样一件好事。

苏葵想了想。大约这对于他来说的确算不得大事,且自己那时狼狈至极,男女不明的,怎会使人生出什么莫名的好感来。

她真是被这气氛给冲昏了头了。

想到这。她才闷闷地道:“记不清便记不清吧,我也就是心血**问上两句。”

慕冬听她口气吃味,不由笑叹了一口气。

这小东西的心思,千回百转的,只怕他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方能研究的透。

“你这样过来。大漠那边没事吗?”

“都安排妥当了,放心。”

“我哥那边最近可有什么情况?”

“一切都好,你先休息休息,详细的改日我再同你细说。”

“嗯……”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渐渐地苏葵便觉得困意上袭。

或许是这些日子来委实太疲累。亦或是他的怀抱太令她安心,在这略有颠簸的马车中,她竟是睡了一次这几个月来最香甜、最安稳的觉。

苏葵伸了个舒舒服服的懒腰,睁开了朦胧的眼睛。

随后嘴角便溢出了一个满足的笑来。

她现在,已经回到他身边了。

待她看清了四周之后,才恍然发觉这不是在马车里,而是一间陈设高雅简单的厢房。

她刚坐直了身子来,便见一团‘火’朝着她**扑了过来。

“嗷呦!”

“小小花!”苏葵喜悦地唤了它一声,转眼间小小花已经扑到了她眼前来,拿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她的脸。

苏葵怕痒,笑着拿手抵着它的脑袋。

“你怎会在此处?”

“嗷呦~”小小花又在她肩膀上撒娇似地蹭了几下,才拿乌溜溜的眼睛看向苏葵,似在回答她的问题。

“你跑去了汴州找陛下?”

“嗷呦!”小小花点头,眯着眼睛。

苏葵领会到它的意识,忽然一怔。

怎么觉得,她与小小花的心灵感应越来越强了,甚至看着它的眼睛便能领会到它的意思……

还是说,这都是凑巧罢了?

“小姐,您醒啦!”

听得这道声音,苏葵忙转过了头去。

是堆心端着水盆行了进来。

苏葵脸上一喜。

“你是何时到的?”

堆心将水盆放下,走近说道:“奴婢是随同辰公子一起的,昨夜才到的这里,听陛下说小姐已经歇下便没来打搅小姐——”

待她走到眼前来,苏葵才发现她红着一双眼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苏葵一笑,“现在都没事了还哭什么?傻丫头。”

听她这么一说,堆心则是觉得鼻子越发的酸了,一个不留神,眼泪便掉了下来。

“奴婢,奴婢以为此生都无缘再服侍小姐了……”

说着声音也随之越来越哽咽。

苏葵也略有感慨,若非是慕冬他们赶来的及时,只怕——

其实那把她藏在身上的匕首,本来是用来以防不测,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准备留给自己用的。

谁知突然之间事情峰回路转。

心里翻覆着,她面上却只是抿嘴一笑。将手边的锦帕递给堆心道:“好了好了,快把眼泪擦一擦,伺候我起身。”

“是!”堆心应了一声。胡乱地将眼泪擦抹了几把,对着苏葵破涕一笑。

接下来。在堆心的叙述中,苏葵才得知现在她们人在侨城。

换而言之,她们现在仍停留在西宁的境内,而且是朝西而行,这让苏葵有些不解,若是要回汴州应该的往反方向行才是。

而且,继续往西行的话。便是要到大漠了……

苏葵绝对不会傻到认为是慕冬他们走错了路,难道,他是有着别的打算不成?

慕冬似乎根本不急,苏葵醒来后问他今日是否要继续赶路。却听他的意思要她再休息一天。

几人所住的地方奶是一座私人邸宅,听辰三说是他二舅家的小姨子的弟弟的……

午时过后,辰三来了苏葵房中。

“上回在汴州城跟你商量的事情,考虑的如何了?”

“什么事情?”苏葵吃了口茶。

“你竟给忘了!”辰三拍案瞪眼道:“回巫谷的事情啊!”

苏葵这才记起来,事情过去了好几个月。他这猛地一问她还真没想起来,可见他反应如此之大,苏葵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起初在卫国的时候他早早便跟她谈起的那个合作。

还有,他嘴上说要帮她,但却处处帮着松爹他们。还如此热心的劝说她同他们一起回巫谷去。

“你究竟想要我帮什么忙?怎么帮?”苏葵开门见山地问道,“你直接告诉我得了!”

“我说了你可愿帮我?”

苏葵白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先说。我若能办到便帮,实在办不到那也没办法。”

现在二人的关系也不比当初,也算得上朋友了,再说辰三这回也算帮了她,她不是不懂得知恩图报的人,若他的要求在她能力所及之内,她也没有推辞的道理。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辰三忽然无力地说道,“我只知道,你是关键。”

苏葵听得迷糊,觉得他在故弄玄虚,“要我帮你的人是你自己,现在你却跟我说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你这不是在耍我玩么——”

“我是真的不知道。”辰三重申了一遍,看向她道:“我若知道方法,早就你绑去了,还用的着跟巫谷那父子二人混在一起寻找方法吗?”

“你说什么?”

什么叫知道办法就把她绑走?

亏她还拿这人当朋友看!

辰三立马意识到自己失言,忙强辩道:“我的意思不是要真的绑你,我主要是想说,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再者说了,有他在你旁边我要绑你也没那个本事……”

苏葵“嘁”了一声,斜睨着他道:“你都不晓得方法,还要我怎么帮,你还是讲事情捋顺搞清楚之后再来找我罢。”

“不行。”辰三摇头道:“这事情的关键还是在你身上,松老伯他们也不知道具体的办法,只有等你跟他们回了巫谷之后,方能确认。”

“这便是你劝我跟他们回巫谷的原因?”苏葵不由生出了些许被设计的感觉。

辰三犹豫了片刻,略显心虚的点了点头。

“不过你放心,我答应与你同去,若是他们敢提出什么过分的理由来,我立马儿带你走人!”辰三拍着胸脯保证道。

苏葵撇嘴笑了笑,问道:“话说回来,你还没告诉我到底要我帮的是什么忙?”

不知该怎么帮,但要帮什么忙他总该是清楚的。

辰三闻言脸色现出为难的神色。

苏葵见状忙道:“你若不说休想我帮你!”

ps:

现在是凌晨2点,终于码完了一章,今天有事情要出门就提前熬夜码好~另外这本书差不多下个月月底会完结,到时新书会一起发,请各位到时不要忘记赏脸支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