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68 这才是真相

368这才是真相

本来就够乱的了,他若连这也瞒着她,她当真是觉得这忙没法儿帮了。

辰三闻言立马还道:“你可别忘了咱们当初是击过掌的!你说好要帮我的!”

“切!”苏葵鄙视地看向他,“你还有脸提击掌一事?你别忘了是你先言而无信的,你当初还说好不会让巫谷来的人接近我呢!可是呢?你都将人带到我眼前来了!”

“我,我那不是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吗?若是知道方法,我也不至于跟他们费力周旋啊……”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今日若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巫谷,我说什么也不去。”话罢,苏葵便端起了盏子来,悠哉悠哉的吃着茶。

辰三见她此种神情,不由暗暗咬牙。

“不说算了。”好大会儿也没听到辰三开口,苏葵干脆起了身道:“我还有事要寻陛下,就不陪你坐着了。”

“唉——”辰三无奈地起身,又将她按了下去,道:“我告诉你便是了。”

他看向苏葵,眸中染了些复杂的颜色,半晌才直言道:“我娘亲身上也有蛊咒。”

“我想,巫谷既是认定了你的身份,那么解除蛊咒的方法肯定在你身上。”

苏葵闻言心中惊疑不定。

“这么说来……你娘是巫谷人?”

辰三微微点头,道:“她本是同上代圣女,也就是你娘她们一同外出寻药的,后来因为同你娘她们走散,辗转到了辰国……后来便嫁给了我爹。”

“但由于她本是巫谷人,身带蛊咒,若没了每月救命的药丸便会受蛊毒侵蚀,生不如死。因为圣女三年必须会谷,故她带出谷的药丸只有三年的量……后来一次发作,她险些丧命。我爹寻了奇人异士勉强保住了她一口气……又用聚形珠保住了她的肉身。”

苏葵越听越诧异。

这不是同现代概念的植物人一样吗?

她真的能救得了吗……

“只有先解除了她身上的蛊咒,才能进行接下来的医治。”

就算仍然不能成功,但是他还是不想放过一丝希望。

苏葵见他神色,不由也皱了眉。

同是作为儿女,这种心情她很能理解。

“我帮你。”苏葵看着他说道:“过了这段时日。我们便一同去巫谷寻找解咒的方法。”

凉州城中家家闭门闭户。大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极度的萧条。

允亲王府,午时。

攸允盘腿坐在寝殿中的软席上。望着跪坐在地上的婢女沏茶的动作入神。

眼底是久久无法平息的翻涌。

三日前,率领十万大军的岳玢竟突然叛变,主动归入了苏家军麾下。

派去出使北辰的使者竟是连北辰的国君一面也没能见到,据探子暗下查探回报,好像北辰皇帝病重,只怕要不了多久便会易主。

此次诸国征战,唯独北辰迟迟未有任何动作,让人费解至极。

先前同北辰订下的所谓盟约也被彻底的无视了。

这一举动更使攸允雪上加霜。

众人心里都明白,现如今这境地。还想赢,已是难如登天。

攸允战略或许不输苏烨,之前势力更是远胜苏家军,但岳玢这件事犹如给了他一记耳光,告诉他,他输在了人心二字上头。

现在的凉州城就犹如一座摇摇欲坠的危楼。随时都有可能轰然倾塌。

他,绝不能输!

攸允在心里咬牙道,拳头攥的啪啪发响。

他噌然转过了身去,吓的那婢女手下一抖,茶水被打翻了一盏。

她脸色一白忙地叩首求饶:“王爷饶命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拉出去砍了!”攸允被她吵得心越发的烦乱,朝着守在殿外的侍卫吼道。

“王爷饶命啊!”婢女惶恐万分,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却还是被两名侍卫拖着出了大殿。

守在殿内的其它侍女个个都垂首噤声。

这已经是这个月不知道第几个因为一点小事而被砍首的丫鬟了……

甚至有的根本就没有犯什么错,仅仅是因为在攸允不悦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便平白丢了性命。

同样的事情,依旧每天都在上演。

“来人,去修德堂,将苏丞相请过来!”攸允沉声吩咐道:“另外,再找差使去苏家军营给苏烨传本王口信,告诉他若想他父亲活命,今晚本王在府中备好酒菜等他前来!”

“是。”

眼见着侍卫出了殿去,攸允仰脸大笑了起来,笑声阴鸷可怖。

殿内侍女闻言莫不心惊。

原来传言王爷囚禁了苏丞相一事竟然是真,苏将军是出了名的孝子,王爷以此威胁,只怕他定会前来……

看来今晚当是注定不能平静的度过了。

黑衣女子无声的降临在钥雪楼前。

璐璐似有所查,略显慌张的将卷起的竹帘拉了下来,匆匆地走向外间。

“你在这里守着,哪儿也不许去,不许让任何人进去,知道了吗?”

丫鬟郑重的点头。

璐璐疾步行了出去,待看清栏边站着的人,眼中闪过惊惑之色。

“你是何人?”

女子缓缓转过了头来,嘴角含笑道:“你倒是够警觉——”

竟是一双蓝眸。

璐璐稍怔片刻,再次出声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我叫塔兰。”女子一笑,完全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后又补充了一句,“是王爷的人。”

璐璐心神猛然一震。

攸允的人?

难道……已经被发现了吗?

心中惊骇,但她面上却竭力稳固着神色,“你来此处作何?难道不知王府里的规矩吗?”

攸允下令不许任何无关人等接近钥雪楼,王府里人尽皆知。

“塔兰是王爷的人,并非王府中的人,自然不受王府里的规矩束缚。”塔兰娇笑着说道,“再者说了,今日我过来可是有大事要跟林姑娘说。”

说着,她忽然靠近了璐璐一步。眼中闪着光芒,放低了声音道:“我相信,林姑娘一定会对此事有很大的兴趣。”

璐璐冷哼了一声,“你想太多了,我对你和你的事情都没有丝毫兴趣!”

说罢。便径直转了身。

她实在是没有心思跟塔兰这种人纠缠。

只要她不是得了什么消息来她楼中搜查。其他的她现在都不想去理会。

“林小姐莫要言之过早。”塔兰倚在背后的高栏上,看着璐璐的背影说道:“难道林小姐不想知道自己的杀父仇人是谁吗?”

璐璐闻言身形顿时间定住。

“你什么意思?”

“那一夜苏府竹林,除了林姑娘之外。我可是最后一个见到林……将军的人。”

她竟然还知道林浠渭之前的身份!

璐璐闻言大惊不已,转过头来逼视着她道:“你究竟都知道些什么!”

“只要是林姑娘想知道的,我全部都知道。”塔兰自信地答道。

“说来苏将军对姑娘你一片痴心,天地可鉴,但姑娘却误会他为杀父仇人,实在是令塔兰痛心不已。”她说着,叹了口气。

璐璐看着她,眼中几经犹豫,还是开口问道:“究竟。是谁?”

“是——”塔兰顿了顿,抬眸看向她,生怕她会听不清楚一般,字字咬的都极为清晰:“自从苏将军着手开始寻找林将军以来,直到那一夜出现在苏府竹林里,都是被王爷囚禁在允亲王府地牢之中的。”

璐璐闻言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直直地往后退了几大步,倚在了门边,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这怎么可能……”

她不信!

苏烨,明水浣,现在又是这个蓝眸女子……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来告诉她。杀害她父亲的人是她最信任的那一个!

塔兰看着她无措的模样,眼底藏着解恨的意味。

“林姑娘是聪明人,可不能因为盲目的信任而怀疑真相啊。是真是假,难道林姑娘这么久来,真的都一无所觉吗?”

璐璐耳边忽然闪过苏烨当初对她说过的话。

林浠渭最后消失的地方就是允亲王府……

“若林姑娘还不信,那么我再问林姑娘一句,当时在竹林小屋中见到林将军之时,可是有中蛊的迹象?”塔兰勾唇一笑,“若当真是我信口开河,我岂会知道这些?”

“不可能的,允哥哥他为何要杀害我爹爹,他根本就没有要害我爹的理由!”璐璐红了眼睛,朝着塔兰咆哮道,又像是在欺骗自己。

塔兰看向她的眼神开始有了些怜悯。

若非不是攸允的心思全在这个女子身上,她也不会多此一举。

现在凉州城已经保不住了,其实她心底是有些暗喜的,这样一来,她便能同王爷远离这些是非了。

而若想要攸允离开,这个林丹璐是必须要解决的。

她不能动手杀她,因为这样会惹怒攸允,所以,她只能让这个女子主动的远离他。

让她知道当年的真相,无疑是最好的办法了。

“因为林将军身上有王爷想要得到的东西,想必林姑娘也清楚,林夫人不是卫国人,身上负有神秘的使命。林将军至死不肯将秘密说出来,当时王爷被先帝一道圣旨远离京城,而林姑娘却想留下,王爷才出此计策将谋害林将军一事诬陷给了苏将军,是想绝了姑娘继续留在王城的心思。”

塔兰看着她,又道:“那一夜便是我亲自将林将军送至苏府竹林的,也是我引来了苏将军。”

“王爷才是姑娘真正的杀父仇人。”

“这才是真相。”

杀父仇人……

璐璐已觉脑中一片空白,只充斥着塔兰的声音。

现如今,种种她当初想不通的地方全部都对上了……

而所有的证据和疑点无一不是指向攸允!

现在,她再也找不到继续相信他的理由了……

“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