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69 城破

369 城破

一个时辰过去,派去修德堂的侍卫迟迟未归。

攸允不由心中疑动。

正想差人去探看一番,便见那几名侍卫神色慌张的行了进来。

几人朝着他见礼。

“人呢!”攸允见状便知不好,厉声质问道。

“回,回王爷,苏丞相他人……人不见了!”

“什么!?”

攸允闻言噌然站起了身来,周身升起一股强烈的杀气。

“属下到修德堂暗室中便发现没了人,四处都找过了,完全不见苏丞相的踪迹

!”

攸允眸光忽然变得猩红,疾步朝着外殿而去。

“奴婢好久没见主子这样打扮过了。”灵茜笑着说道,边将手中一只金簪递给了明水浣。

明水浣弯唇一笑,妩媚顿生。

她一身海棠红笼纱罩衣,衣襟袖口处绣着金线游走的花卉,显得华贵而隆重,施过脂粉的一张脸越发美的让人不敢直视。

不知怎地,灵茜见她这么一笑,忽然生出了几丝不安。

“小姐今日,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指她这一身精心的装扮。

明水浣既没点头也未摇头,只道:“灵茜,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主子,你自小跟在我身边应当知道这一点。”

外人只当她是那个完美无瑕的明水浣,却不曾看到她的缺点。

“奴婢只知道,奴婢这一生都是小姐的丫鬟。”

“话是这么说——”明水浣叹了口气,“但我却是亏欠你良多,最不该的便是将你带来凉州。”

灵茜垂首不语。

“我这一生做错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伤害过很多人,曾经宁死不悔过,也曾恩将仇报过。”明水浣的口气带有几分自嘲和后悔,她望着镜中的自己,似在忏悔一般。

“而这一切都源于我不该有的执念。最后还因为可笑的报复心而错嫁到此,现在才恍然发觉,我谁也没有报复到,唯独报复到了自己——这应当就是所谓的报应吧。”

她说着,转过了身来,看向灵茜道:“只怕这次还会牵连到你,欠你的。我来生还。”

灵茜越发觉得不对劲了。

这些话根本不像是高高在上的明水浣能说出来的

“小姐……是在担心凉州城即将不保吗?”

明水浣摇着头,朝她展开了一个动人心魄的笑容来。眼中却显现出了泪光,她缓声道:“一切,都要结束了。”

再也不必活在无休无止的怨念和痛苦之中了。

这是好事,是解脱。

她端起肘边梳妆台上已经凉透的茶水,一口气饮完。

灵茜还想再问,却听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她没由来的一慌,忙推开了厢房的门朝外看去。

攸允带着十多个侍卫已来到了祠堂之中,不知是想做什么,四处翻找着。

“给我仔细的搜!”

方才不是已经来过一回了吗?

灵茜不解地看向攸允,恰巧攸允一个冷冷的目光扫到她的身上。猩红而嗜血,灵茜不由打了个大大的冷战。

攸允蓦然抽出身侧侍卫腰间的一把利剑,大步的朝着厢房行来。

灵茜脸色一变,慌张地看向明水浣,“小姐……”

却发现明水浣涂过胭脂的一张脸已经变得青白不堪。双肩不住的轻颤着。

灵茜惊呼了一声,几步朝着明水浣扑了过来。

“小姐您怎么了!”

说着,她看向一侧的茶盏,眼中闪过巨大的惊惶。

这茶是明水浣坚持要亲手泡的,难道说,有毒吗……

明水浣的眉头紧紧皱着,似在忍受着巨大的疼痛。

攸允一脚踹开了半掩着的房门,拿剑指着明水浣诘问道:“是不是你,放走了苏天漠

!”

灵茜被他的吼声吓得瘫坐在地,伸出双臂拦在明水浣。

明水浣苍然一笑,“没错,是我放走了他。怎么样?被一个你从不放在眼里的人坏了大事,滋味如何啊?”

毒性迅速的蔓延,使得她的声音听起来偶有几分破碎。

“贱人!”攸允咬着牙蹦出了这两个字来,上前一剑刺穿了想要阻拦的灵茜的喉咙。

灵茜的身形重重的砸在明水浣的脚边。

腥热的鲜血飞溅在明水浣如纸的脸庞上,显得触目惊心。

她垂眸望了灵茜一眼。

也好。

这样没有痛苦的死去……

“快说!你把人藏到了何处!”

攸允嘶声力竭的大吼着,已经疯狂到了极致,真气在体内胡乱的游走着,不单单是瞳孔,整双眼睛都被血红所覆盖,一丝眼白也看不到,显是已经暴走到了极点。

明水浣望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嘴角溢出了乌黑的血来。

“我不妨……不妨告诉你。”她扶着梳妆台才能勉强的稳住身形,眼中含着浓烈的嘲讽,“人……已经被我送出府去了,现在……只怕已经到了……”

话到一半,她蓦地吐出了一大口血来,却还是坚持着道:“已经到苏家军营了!你想用来翻转棋局的棋子……已经没了!你——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哈哈哈……”话罢,她便仰头大笑了起来,配合着她此刻的模样,显得格外的诡异。

攸允再也忍不了,挥剑划过她的脖颈。

鲜血随着剑刃划开的弧度喷涌而出,血滴落地有声。

明水浣的身子朝着后后方的椅背倾去,脸上凝固着的仍旧是未泯的笑意,双目空洞着,满含讥讽

“贱人,贱人!”

“嘭!”

“都给本王去死!去死!”

攸允发了疯一般,一掌击碎了她身下的梨木椅。

挥剑在房中乱砍着,剑气所经之处,一片狼藉。

“王爷,王爷!”

此刻有身着盔甲的士兵疾奔而来,声音带着莫大的惊惶,“王爷不好了!苏家军倾巢出动。已经攻打到了城门前!”

攸允仅仅残留的一丝神识立马爆炸了开来。

这么快……

“王爷,凉州城只怕要不保了,王爷不妨先撤离此地,属下愿护送王爷离去,再晚些大军进了城只怕想走也来不及了!留的青山——”那士兵劝告的话还未有说话,便被一件刺穿了胸膛。

攸允抽出剑来。

“贪生怕死的杂种!本王留你何用!”

“传令下去,让王府里所有人都随本王前去迎战!反抗者。杀无赦!!”

明水浣隐约听到凉州城不保几个字,嘴角的笑意越盛。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终于,得以解脱了。

待攸允带着不足千人赶至城门前之时,情形与他想象中的差之甚远。

没有攻城之战该有的血腥惨烈。

没有猛攻,没有斩杀。

除了城门前躺着的十几具尸体之外,这甚至不像是两军交战

被数十位大将拥护着的苏烨端坐在一匹黑骑之上,越发深邃的一双眸子噙着冷冽的光芒。

兵临城下之时,苏烨放出了一句不杀降者,众人便纷纷缴械投降,个别不愿降的被抹了脖子以儆效尤。

他们对攸允的‘忠心程度’是比苏烨先前想象中的更甚。

这些时日下来,攸允的做派已经深入人心。早就已经军心涣散,仅剩的不到十万大军不过是一盘散沙,一经风吹便四处分散了。

攸允错愕了半晌,便知大势已去。

身后的士兵们个个也面面相觑,犹豫不定。

苏烨望向攸允。冷声道:“将我父亲交出来,留你一条全尸。”

攸允一听他这么说便知苏烨还不知道苏天漠已经被明水浣放走的事情。

他狰狞的笑了几声,“你休想!”

“大胆逆贼!死到临到还大言不惭!”苏烨身边的一名中年副将沉声喝道,“速速将苏丞相交出来,否则我陆某便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哈哈哈哈!”攸允仰天大笑,以剑指天,诘声道:“贼老天!你既执意不肯成全于我,我攸允今日纵然是死,也绝不对你低头!”

说话间,利剑破空之音顿起。

“啊!”

剑气凌冽而又充满怨气,数十名受到波及的士兵,皆被无形的剑风划出了可怖的伤痕来。

攸允束发的冠笄同被剑气扫落,一时间,披头散发红眸狰狞的模样让众人看的心惊不已。

这显然是已经入魔的模样!

眨眼间,攸允飞身而起,朝着苏烨掠去。

“将军小心!”

苏烨自马上提身而去,足尖轻点马背,挥剑朝着紧逼而来的攸允刺去

剑气相击,在空中激荡起了一圈磅礴的银色光芒。

二人皆被这强大的剑气击退了数十丈之外的距离。

一侧的副将见状朝着身后的弓弩手指挥着道:“放箭!”

早就蓄势待发的弓弩手们闻言立即拉开了手中的弓弦。

万箭齐发,各处不同而来的利箭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去,一时间,空中形成了一层层密密的箭雨。

忽而,一道黑色的身影无声地出现在了视线中。

黑纱轻动,那个身影朝着浮在半空中的攸允而去。

“王爷……”她轻动了朱唇,护在了攸允的身前,似无惧于身后近在咫尺的利箭,笑道:“塔兰想同您一起离开,好不好?”

然而,她却注定听不到攸允的回答。

劲力十足的箭穿过她的身体似像穿过一层薄纱一般轻松。

二人的身形几乎是一瞬间便自空中跌落。

万箭穿身而过,惨烈至极。

然而在场的每一个人,却丝毫没有怜悯之意。

这种死法,对于罪大恶极的攸允来说,他们甚至觉得太便宜他了。

余下的那些热门,纷纷丢落兵器,跪地伏降。

苏烨定定的望着攸允的尸体,道:“即刻带人去允亲王府搜查!一寸土地也不许放过!”

若苏天漠真有什么不测,纵然是将攸允的尸身拿去喂狗,他也绝不能消恨!

“报——”

苏烨扬鞭刚欲驱马,便听身后有急报的声音响起。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69 城破)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