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97章 希尔斯家族史

97章 希尔斯家族史

林云儿在我耳边咬牙切齿道:“‘胡乱’?你们到底胡乱干了什么?”

“真没什么,我发四。”好吧,那是我跟萨琳娜在一起很少不干活的几个夜晚中的一个,原因是……你自己想。

“哼,带我上去,我要睡觉了。”说着,她拉着我的手头也不回往楼上走去。我回头看了一眼萨琳娜,不过我立刻后悔了,因为我的眼睛立刻被她愤怒的眼神灼成了深二度烫伤。

于是,我搂着林云儿,想着萨琳娜,掂记着莫妮卡,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我跟林云儿下楼,发现萨琳娜和德瓦拉轮流值班看着那个爱德里克,在餐厅里眯了一宿。

什么刷牙洗脸那是甭想了,我们烧了点开水,放上洗干净的薄荷叶,涮了涮口。我提议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林云儿和德瓦拉不死心。他们又去了秘室,我负责看管爱德里克。萨琳娜负责出去买吃的。林云儿和德瓦拉盯着秘室地面上的影子又研究了三个小时,结果一无所获。

不过可喜的是,萨琳娜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她说其实古堡后面就停着一辆车,所以她这回采购很顺利,还顺带给车加满了油。我终于可以定定心心坐下来享受美食了。比起昨天晚上让肯德基跟麦当劳竞争的理想,我今天又有了新的设想——我准备把古堡改造成一个超市,这个超市只卖一种商品——中国特产——还不如自来水干净的矿泉水。在这地方呆上一天,你就会相信——××山泉里的虫子都是甜的。

水足饭饱,我们又下“井”了。至于那个爱德里克,我们根本没把他当成威胁。我们下秘室前,把他结结实实地绑在了古堡的一根柱子上。嘴就不用堵了,这地方喊破喉咙只会招来沙漠里的狐狸和蛇。

进到秘室,我先问道:“你们到底弄明白没有,昨天爱德里克说的东西管用吗?”

林云儿笑了笑,看样子我的问题又不入她的法眼了:“当然管用,现在我们掌握的线索已经串成了一条线,我们不妨来排一排:

首先,希尔斯家族在1553年的“斐迪南得”号出航的过程中做了手脚,具体过程我同意德瓦拉的推理。于是他们得到了一笔财宝,并藏在了一座无人岛上;

然后,希尔斯家族回到西班牙,用这些财宝建造城堡。在城堡花园的假山里面造了一个机关洞,里面放上了这个木头盾牌。盾牌上画着族徽图案,在太阳位置藏着一张‘小岛藏宝图’;

于是在1557和1558年他们帮助神圣罗马帝国作战,用金钱买到了地位和荣誉;

三百年前,那位喜欢中国文化的祖先去了中国,结识了一位中国清代的美女。但是被棒打鸳鸯,有情总被无情伤;

回到西班牙后由于一次疏忽,那个藏宝的秘密被这位祖先泄露给了一位花匠;

于是原本就心灰意冷的他为了继续保守这个秘密,决定举族南迁,来到了摩洛哥,建造了这个城堡,并且更换了族徽。但他没有将这个宝藏的秘密传给他的弟弟,而是将宝藏全部运到了中国的一座内陆小岛——太湖中的三山岛;

然后他在这座古堡里建造了这个秘室,设下了机关来指示后人。而他自己只身去了中国,我估计他最终的葬所就在三山岛。而那位红颜知己所在的家族很可能就在太湖流域附近。甚至可以猜测,她的骨冢也可能就葬在了三山岛。”

我情不自禁地扑了上去,把她一把搂在怀里,在她脸上连亲了三口。连萨琳娜看到我的动作也只是抱以微笑。

德瓦拉想鼓掌来着,但大概怕影响我们,就没有鼓出声音。他欣喜地道:“太jīng彩了,这个推理简直天衣无缝。而且很好地解了我心里的一个结——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宝藏的秘密希尔斯家族后辈的人一点也不知道。爱德里克的父亲甚至已经发现了那个木洞,还把一颗钻石藏了进去,但他始终对宝藏一事只字未提。爱德里克也是从哈德斯盛宴那里才知道有宝藏这么回事的。现在看来,三百年前这个宝藏的秘密就停止了传承。看来正如爱德里克所说,那位多情公子觉得亏欠那个女孩太多,决心把这笔财富还给中国。”

林云儿道:“我看他这么做的主要原因不是看在这个心爱的女孩份上,而是因为他接触了很多的中国文化,深深地爱上了中国。他的先祖们害死了这么多中国的船员和水手,得到了这笔不宜之财,他感到了深深的愧疚。所以他把财宝都运回了中国,希望能有一个有缘的中国人从远在北非的摩洛哥探知这个宝藏的秘密。他也好了了这番心愿。就算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宝藏的秘密,至少这笔财宝会永远深埋在中国的土地下。”

萨琳娜道:“好浪漫的故事。林妹妹,看来你就是那个有缘人。”

“打住,我没听错吧,你叫她什么?”我连忙问道。

“你不是叫她‘林妹妹’的吗?我也可以叫啊,她是比我小几个月吧。”

我顿时心跳达到了180。乖乖,现在这个姐姐肯认妹妹了,以后我们找到了财宝,也找个小岛建个城堡,整天听她们姐姐妹妹亲热地叫着,这就是所谓“齐人之福”吧。特别是晚上……想到晚上,我这个兴奋哟……谁啊,谁打我的头。严重提议设个罪——扰人chūn梦罪,罚他反绑着手看“亚麻爹”片,把他憋成内伤,叫他去看老军医,还不许纳入医保范围。

林云儿没注意这些,她认真地对萨琳娜道:“其实这个有缘人不是我,而应该是华哥哥。是他先想到这儿有宝藏的。”这还差不多,她总算还记得,这一切都是由我想到的,我是猪脚,不要搞错哦。

萨琳娜道:“那现在怎么办?”

“姐姐放心,我们肯定可以在这里找到线索的,我想这里肯定还隐藏着一个哑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