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98章 弼马温也是神

98章 弼马温也是神

听到没,林云儿叫萨琳娜姐姐了,现在她们如此友好地相处,真是我辈之大幸啊。

于是他们几个继续盯着地上蜡烛的投影转来转去。好在古堡里面的蜡烛储备特别多,大概这里经常停电吧。我也闭着眼睛苦思冥想:这间秘室墙上的武器有用,烛架有用,木头盾牌有用,地上的影子有用,那么剩下这个穹顶上会不会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呢?我缓缓抬起头,突然吓了一跳,顶上好象有个人在看着我。

我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幅用油漆刷在顶上的人像画,由于烛光摇曳,照在这幅人像画上,仿佛那个人会动一样。

“秦始皇!”我脱口而出。

林云儿看到我正向屋顶上看,笑着道:“我早看到了,我也觉得是秦始皇。但没有想通这个秦始皇跟宝藏有什么联系。”

看来在猜谜这方面我是不行了,我突发奇想,要是智慧女神雅典娜在这里,她会不会猜出这个局呢?于是我心中有意无意地道:“大神大神快出来,出来帮我猜谜语;猜出来吃棒棒糖,猜不出来打屁屁。”

“谁啊,这么无聊?”

我晕,这也可以,现在我怎么说通神就通神,难道我的灵力升级了?不管了,我连忙问道:“不知是哪位大神在啊?”

“我是天宫的弼马温,有什么事快说,我还要去喂马呢?”

“弼马温?弼马温不是孙悟空吗?难道你是……不对,前面有个大神好象说过,孙悟空现在是斗战胜佛了,不会又回天宫养马去了吧?”

“你们这些凡人,自从出了本《西游记》,就把弼马温跟孙悟空划上了等号,弄得我们这种凭考试录用的公务员都变得没了地位。要知道我是考了整整三年才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孙悟空算什么,他进天宫做官前参加过‘国考’吗?老实告诉你,当年玉帝要不是看在他师傅的面子上,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做弼马温的,顶多在御马监做个非正式工。”

靠,这么多废话,我又不考公务员,跟我讲这么多有用吗?我连忙打断他:“对不起,对不起,您既然有事,不如请您去请雅典娜女神来吧,我有事请教她。”

“请教?这个我有兴趣,不管天文地理、文史哲学,我是无一不jīng,无一不通。你只要看看我老爸是在天宫烧锅炉的,而我能从一群官二代富二代的挤压下顽强地冒泡,考上了金饭碗——公务员,你就知道我该多有知识了。”

汗,怎么三句话不离本行啊,看来这位老兄这辈子就指着这个话题活下去了。我本不想说,但看样子他又不肯帮我去叫雅典娜,我只好硬着头皮问道:“这位大神,不如你帮我看看,这屋顶上的秦始皇跟地上的影子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什么什么?你是指屋顶上画的这位吗?谁?秦始皇,我怎么没听说过?我们天宫有过这一号吗?”

晕死,这位明显是受了应试教育的毒,看来秦始皇明显超出了他们天宫里公务员考试的范围。我连忙打住:“老大,你除了天宫就不能知道点别的吗?连我们中国的秦始皇你都不认识?”

“什么秦始皇,我就知道有个玉皇大帝,是我们这儿的头。这分明就是我们的皇帝,什么时候成了你们中国人了?”

“你是说这是玉帝?”靠,早知道我就不叫他出来了,这分明是来捣乱的,我连忙道:“大哥,你的马在等你了,替我祝它们胃口好,替我向你烧锅炉的爸问好,替我向生了你爸的nǎinǎi问好,替我向你家在的和没在的都问好,拜托了,再见!”说完我把注意力回到秘室,与其跟弼马温对话,不如欣赏一下我那两“姐妹”蹲在地上的臀形。

林云儿见我眼睛直往萨琳娜的屁股上看,知道我又不学好了,于是干咳了一声:“你一天到晚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那顶上的画你想出来没有?”

我急忙为自己辩解:“谁胡思乱想了?我早就想出来了,那……那不是秦始皇,是玉皇大帝。”靠,据说猪的智商在动物世界里可以排到前十,更何况我是头被逼急了的猪。

出乎我意料的是,林云儿没有发笑,更没有过来拧我的手臂,她居然若有所思。我走到近前,想跟她道歉,表示这只是个玩笑。但她突然问我:“你的手机什么牌子的?”

雷我,难道她想用我的手机跟玉皇大帝聊天?但是在她严肃的注视下,我只得把手机掏了出来,还用问,我说过我的手机是被咬过的水果牌的。

她眼睛一亮:“快看看,这里能不能上网?给我百度‘玉皇大帝+三山’。”

晕死,硬来啊。把两件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硬扯到一起,能搜出什么结果来?我不情愿地打开网络,毕竟是卡萨布兰卡这样的大城市,信号还不错。但让我吃惊的事终于发生了,这回我彻底外焦里嫩了——我看到了一个有人提问到“百度知道”上的问题:三山仙岛中的玉皇大帝像有几米高。我兴奋地把手机给林云儿看,激动得差点没摔掉。

林云儿看了几秒钟,兴奋得大叫起来:“找到了,找到了,我们找到宝藏了。”

德瓦拉和萨琳娜立刻围拢过来,我情不自禁地在萨琳娜的臀部揩了回油。这回林云儿没注意,兴奋地向他俩解释:“原来三山岛上有一座‘灵霄宫’,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里面供奉的就是玉皇大帝。”说着,她指着顶上那幅皇帝的像:“我一直以为上面画的是中国古代的第一位皇帝——秦始皇,没想到原来画的是玉皇大帝。”

“但是”,我兴奋一段后又开始发愁了:“这个宝藏到底在哪儿啊?难不成是在玉帝像的地底下。”

林云儿兴奋道:“很有可能,我们不如去试试运气。万一玉帝像底座的砖头松动什么的……”

“好,我们现在就出发!回国喽!”我也跟着起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