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六四律令之符

仙誓 三六四 律令之符

“……就是这样了,师尊让你带我去找洞天机。以……”沈言看了寒碑颂一眼,却也沒有刻意隐瞒,“以解万剑宗之危。”

叶东來听完,却是沉吟了起來,半响之后方才抬起头來,一对眸子灼灼的望着沈言。

“如此说來……大长老竟是胸有成竹?”叶东來似有些心惊,不过倒也沒有显得多么难以相信,毕竟未卜先知这一切的人是大长老,倒也不足为奇。

“师尊胸里有沒有竹子我不知道,不过若是你此时无事,便不如先行带我去那天机阁……以免耽误了时机。”

沈言小小的开了个玩笑,叶东來面上谨慎的神情一滞,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也罢……”他沉思片刻,而后转过头去。

“丹老,此间之事便交给你了,我这一去倒也不会用去多少时间,快慢都只在一天之内……主要便是看洞天机前辈那边的态度了。”

沈言听闻此言,却是微微一愣,他倒是沒料到那个天机阁居然这么近,一天都不到便能过去,而且听其言语,主要的时间应该还是浪费在和那洞天机的交流之上。

“……恩。我会让其他几人安分呆着的,等到你和沈言小友回來之后,再作打算。”丹老点了点头,雪云沼泽如此之大,只要他们不露面,想必也沒有那么容易便与别的势力相遇。更何况,叶东來一來一去不过一天时日,纵有变故,料也无妨。

“天机阁离此很近么?”沈言想了想,却还是询问出口,他有些不理解。

纵是腾空而起御剑而飞,但想要一日之内办妥诸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叶东來笑笑,却是沒有答话,只是摇了摇头。

沈言心头一动,旋即有些惊骇的望着叶东來。

“莫非……天机阁,或者说洞天机便在这雪云沼泽之内?”如若是这个理由,倒也说的过去。

“非也。”叶东來抚了抚额头,旋即叹道,“……我说出來或许你很难相信,三年前大长老给我了一枚律令之符,或许那时便早已料到今日之事了。”

“所以……我们不需要赶去天机阁,只需要回到万剑宗,将那律令之符取到手,顷刻之间便能见到洞天机。”

沈言一脸惊愕,不过转瞬间却也平复了心境,毕竟大长老的恐怖……他可是亲眼见到过的,无论是念月小峰之上那千万般剑意,亦或是破碎天谴的那一眼,寻常修者终其一生只怕也难以望其项背。

“我说……你们当我不存在么。”

寒碑颂的眼神有些哀怨……不过这是沈言自以为是的想法。

“抱歉。”沈言歉意的笑了笑,倒也沒有拒人千里之外……毕竟对方能逼得叶东來出剑,可想而知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

“对了……”叶东來点了点头,然后望了望寒碑颂。

“你是如何來到这雪云沼泽的?”他从对方的招式之中,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毕竟单单那一柄长枪便是无上神兵,若是某个势力之人來此探究局势,想來也不会让一个后辈将这种神兵带在身上。

所以他料定,寒碑颂应当与诸方势力无关,所以才沒有掩饰的在他面前和沈言谈论一切……不过即便判断错误,这些消息被人听去却也无妨。

“我……”寒碑颂本不愿撒谎,虽然面前这二人可能并不在意他听去那些计划,不过好歹也算是一种尊重,他敞若撒谎,未免有些小人之心了。

不过心中略微沉吟片刻,寒碑颂还是说出了一番半真半假的话來。

“我是天元南陆某个氏族之人,不小心踏入了一个阵法,醒來之后就发现自己身在此处了。迷迷糊糊的转悠了许久,却也还是找不到出口……”

一番话中有真有假,倒也算不得故意欺瞒。不过虽说他心底能感觉出面前这二人并非阴险之辈,但有些东西毕竟还是自己藏在心底要好些。

何况……寻回梦禹氏族的梦?为梦禹皇逆转阴阳这些事情,寒碑颂自己都沒有丝毫的头绪,更遑论是让他人知晓了。

叶东來和沈言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目光中的诧异。

“南大陆?莫非是跃过冤魂涧以及无尽之海的天元南陆?”叶东來毕竟是叶家之人,常人不知的事情,并不代表他也不知晓。

沈言却是压根不清楚了……南大陆?莫非这天元竟不是一块完整的大陆?但叶东來的下一句话,却差一点沒让他直接趴在地上。

“可我记得书中记载,从无尽之海往南行十二亿亿九千六百亿里才能踏入天元南陆啊,那阵法……”叶东來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初时还不觉得,但当他将那个恐怖的数值念完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沒有吓到了。

寒碑颂与沈言更是不堪。

前者亲身经历这一切,除了惊惧……更多的还是震撼,那冰封王座之下盘膝而坐的老者,究竟是何等样的人物?

纵经历无数岁月的沧海桑田,竟还能施展神通让他跨越这么远的距离……何等的不可思议?又是何等的让人心惊。

十二亿亿九千六百亿里……这是多少?沈言在脑海中思索了起來。

“那阵法……莫非是上古之阵?”沈言有些苦涩的扯动了一下嘴角,他发现将这个数据换算成他熟悉的丈与尺,简直是无以计量的庞大。

若是从一开始,单单数完这些数字,只怕穷极常人一生,都不可能办到。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寒碑颂也是被这个庞大的数字给吓了一跳,若非叶东來提起,他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跨越了如此之远的距离。

“不过那阵法处于某个秘境之中……其间有大能残魂镇守,通往阵法的台阶高达九千九百九十九层,其间有无穷威压,荒古之息。”

寒碑颂形容了一下自己见到岐山战与岐山若影的那个地方,当然也是模棱两可的形容了一番,并未说明自己还跟那些人交谈了许久。

“如此看來……当是上古之阵无异。”叶东來沉吟片刻,而后出声道。

沈言终于回过神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天穹……这个地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比之神州,何等庞大了万倍不止?

与庞大相对应的,便是自己的渺小。

但这种无措,一瞬间便被沈言抛诸脑后。他的目标很明确,他的想法很坚定……那就是找到沈如烟,那就是灭了欧阳岚……

终有一日,要踏上那凌霄宝殿,同玉霄天帝论一个高下。

沈言收回了望着天穹的目光……其实因为迷雾的遮掩,他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对了!”寒碑颂恍然大悟的喝声,却让沈言一下子将心神放在了他的身上。

“叶东……叶兄是吧?你看……这个,能不能带我一起出去?”寒碑颂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他毕竟也只是十七八岁的年纪,这番厚脸皮的话若是不看他的修为,倒也让人觉得可以接受。

叶东來好笑的摇了摇头。

“我们是去天机阁办宗门之事……你跟去,又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刚刚不是说要回什么万剑宗么?我又不会打扰你们办正事,将我带出这雪云沼泽,我二话不说自己滚蛋……”寒碑颂倒是沒有注意到叶东來眼角那一丝淡淡的笑意,这番话用他那有些沉闷的话音说出來,却也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两人又都是大度之人,自然不会如同寻常修者一般,一日是敌便终身是敌了。

“行了,叶兄,让他跟着也无妨,免得他在此地乱闯,遇到了其他的修者再起了冲突,恐怕还要让别人头疼。”沈言倒不是热心肠,不过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再说将对方带出去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也罢。你便跟着我二人吧……”叶东來眼角的笑意沈言早就看见了,自然便知道他本就无意拒绝寒碑颂,所以才会出言相劝。

叶东來借着这样一个台阶,自然是下的舒畅无比。

莫看向前二人斗得不可开交,不过他的的确确对这个绝不会超过二十五岁的青年有了赞赏之意。

惺惺相惜倒也不至于,敞若日后寒碑颂能掌握那柄枪,而后将自己的修为再提高一些,怕是能和他拼斗一番。

但此刻,只要他出剑,寒碑颂便绝对是必输无疑的。

“恩。那咱们……现在便走?”寒碑颂在此困了许久,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此地了,否则也不会见到叶东來便是一肚子的火气然后起了冲突了。

“……东來!”三人刚刚转过身,丹老却是一声大喝吼住了叶东來。

“闰儿出事了,我给他的传讯令牌已经被他捏碎了……看其方位,应当在西南方向八十里内。”丹老口中的闰儿,是他刚刚步入周天境界的时候所收的一个弟子,炼丹天赋以及修炼天赋都是极高,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焦急了。

那个弟子倒也步入了周天境,否则也不会跟來此处了……不过他只是刚刚能完成九个周天真气循环,踏入小转境界的门槛罢了,在这雪云沼泽之内可谓是最弱的人之一了。

但小心一些理应也是遇不到什么危险的……毕竟打不过,也还是能逃。但现在连手中的传讯令牌都被捏碎,可想而知必是遇到了什么他根本无法应付的事情。

“沈兄,你和寒小友在此地稍候片刻……我去去便來。”叶东來有这个自信,这雪云沼泽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和人,只怕真的很少。

“哦?我倒也想去凑凑热闹。”寒碑颂双手环抱在一起,眉头一挑沉声道。

“我虽然出不上力,但过去见识一番总行吧……”沈言也是耸了耸肩,他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置身事外。

“好~~”叶东來点了点头,辨认了一下方向,“那便一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