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十五越三个境界

仙誓 五百十五 越三个境界

小玄术,小玄术,开玩笑……那是小玄术啊,林禹的神色一变在变,直接就等于在脸上写满了他此刻内心里有多不平定了,

假神通,真神通,小玄术,真玄术,

这都是超越了秘技的底牌招数,无论是属于辅助类,亦或者攻击类的,都足以让任何人在修炼的道路上事半功倍,

“哪一类的小玄术,”天玄领主的声音,都显得有些嘶哑,他瞳孔中也泛起了一抹锋芒毕露的神色,

见此情形,沈言面上古井无波,实则内心已然有了计较,天玄领主应当是不会拒绝了,

“攻击类,”

沈言的嘴角微微扬起,然后轻轻的道,

小玄术一般來说,分为直接攻击类,间接攻击类,防御类,辅助类以及合技类,

合技类小玄术的珍贵程度最高,其次便是防御,而后就是直接攻击类……

但对于某些人來说,可能辅助类的效果会更好,

放在天玄领主这里,便是攻击类的小玄术最重要,因为他手里如果掌握着合技类的小玄术,那么必然要扩散出去,否则一个人就无法使用,

防御类的小玄术,号称越阶无敌,代表着如果天玄领主的修为乃是凝婴阶的话,那么婴变阶的强者的攻击,他便完全可以无视,

可这样一來,他也沒有任何办法对婴变阶的强者造成任何影响,

只有直接攻击类的小玄术,才是超越一切的威慑力,

管你婴变阶,望虚阶,只要林禹下定决心损耗修为來对付你……贯日金虹出手,那是绝对沒有丝毫悬念的秒杀,

莫要说元婴,就算是灵魂种子都剩不下,

“攻击类……攻击类……”天玄领主一屁股踏在了椅子上,旋即眸中精光大亮,

“沈言,你背后之人,莫非是破虚境的大能,”林禹不得不尽可能的往高了去想,因为就算是望虚阶修者,也不可能将小玄术轻易赠予自己的弟子,

更何况沈言这是拿來与他做交易,代表什么,那就代表沈言背后之人,根本就沒有将这一式小玄术放在眼中,

说不得对方手中,还掌握着真神通,甚至是大玄术,

震撼,惊骇,林禹心中一瞬间转过了千百个念头,但他还是强作镇定,将自己的气势逸散而出,而后沉声询问道,

如果林禹是用真气进行实质性的威压的话,只怕沈言直接就给跪了……但气势威压,曾经身为无上仙主,他何等样的气势沒有经历过,

所以沈言沒有说话,只是用一丝淡淡的挪揄之色望着林禹,

见林禹面上的神色变得震惊之极,沈言方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而后冷冷的抛出一句话來,

“我背后的人……你惹不起,如果你敢抱着拿了好处不办事的念头,我敢保证,你死定了,天上地下,绝沒有人能救得了你,”

沈言的声音很沉重,带着一股斩钉截铁的意味,充斥着浓郁的自信,

但这句话的背后,实则是外强中干,因为沈言并沒有什么后台,所以这番话,威胁的意味要大于实质的作用,

当然如果林禹真的拿了好处不办事,那么沈言也沒有任何办法能去逼迫对方出手,

所以这一切都是再赌,赌林禹不会无缘无故的将自己的信誉置之不顾,当然……沈言也不相信在一切未知的情形之下,对方会不顾忌他背后那个莫须有的大能,

林禹的目光猛然变得森然下來,于是两人便死死的对视了起來,

沈言眸中满是自信和傲然,林禹眼里则是无尽的冰寒和杀意……但他还是强行按捺住了自己心底的那一丝冲动,

若是有人听到沈言先前那一番话,只怕会目瞪口呆到不能自已,

他居然敢威胁堂堂天玄领领主,还说对方如果轻举妄动,就绝对必死无疑,这是什么概念,就等同于一个乞丐,在威胁皇帝一般,

皇帝不怒么,怒,但如果他知晓这乞丐是游戏红尘的仙人呢,亦或者这个乞丐的背后,站着一位真正的仙人呢,

那个时候就不是愤怒与否的问題,而是应该如何款待乞丐,让对方感觉到他的真心实意了,

这个例子用在沈言此刻的身上,倒是有些言过其实了,

毕竟天玄领主虽然对他背后之人有些忌惮,但毕竟一切都只是沈言的片面之词,顶多加上极有证明力的一式攻击类小玄术罢了,

但这就如同那个乞丐拿着某个仙人的物品一般,就算皇帝很忌惮他背后是否真的有这样一位仙人,但也不会彻彻底底的相信,

万一那东西是某个仙人不小心遗落,又被这乞丐好运的捡到了呢,

所以在一切尚未可知的时候,天玄领主,还是明智的选择了静观其变,

但这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做,他决定出手,因为那一式小玄术所带來的价值和衍生的利益关系,已经远远地超越了他的付出,

不要说耗费真元会服用一颗玄级聚元丹,就算是十颗,百颗,那也是值得的,

因为聚元丹虽然珍贵,但毕竟还有丹师能炼制……可小玄术,那是真正的至宝,

就算是沈言同大炎朝的君主做这个交易,也至少能得到一个府城作为补偿,而且还直接受大炎朝庇佑,就算沈言修为太低,也绝对无人敢染指分毫,

“封锁九玄绝脉之事,我应下了,”林禹心中念头已定,于是终究是渐渐散开自己眸中的森然冷意,而后沉声道,

沈言盯着他的眸子,持续了许久,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沈言在此先谢过领主大恩,若能解决我七妹的性命之危,我欠你一个人情这个条件仍然有效,”

“那小玄术……”林禹见沈言言辞烁烁,眸中却是闪过一丝热切,

不过话刚出口他就感觉到了不妥,小玄术凭借沈言的修为显然是无法使用的,

所以无法给他演示,但他觉得沈言也不可能直接将小玄术传给他,否则他万一赖账怎么办,但林禹也不放心啊,如果沈言是骗他,那又如何是好,

等他出手封住了那九玄绝脉,总不可能出门就杀掉沈言吧,理由呢,难道要说他被对方给骗了,虽然杀一个修者对他來说实在算不得什么,但林禹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吃这个亏,

更遑论……沈言就算沒有小玄术,背后站着一名至少望虚阶的大能,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否则就不能解释为什么他在接触到自己凝婴阶的气势威压时,还一副恍若未决的模样,

那只有代表着沈言经常同至少婴变,望虚阶的修者在一起,才练出來这种心性,见得多了,感受的多了,自然也就能抵抗一二,

但显然沈言觉得给他的震撼还不够,下一句话,又是彻底的让林禹呆在了原地,

“小玄术……我可以现在便给你,”沈言顿了顿,又是重复了先前的那一句话,“但若你耍手段,我保证你死定了,天上地下,绝无人能救得了你,”

林禹压根沒有生气,他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了,,小玄术,我可以现在给你这一句话上,

那是小玄术,大炎朝所有领主,都不可能拥有的小玄术,

就算林禹不知晓其他领主的真正底牌,但小玄术……出现在其他领主手中的可能性,只有亿万分之一,

“你且听我细细道來,”沈言见林禹眼神中炽热,心底却是泛起一丝安心之意,

现在……终于是暂时性的解决了沈如烟必死无疑的危机,他总算是能有大把的时间步入虚丹境,而后彻底的只好沈如烟了,

见沈言开口讲述起來,天玄领主急急忙忙的挥手在周围布下了一道真气屏障,

虽然整个乾云府内,沒有人能透过先天境的沈言布下的屏障,但林禹还是有些不放心……但这也正代表了小玄术的珍贵,

连林禹这等人,都不愿意让其有分毫泄露的可能性,

“这一招小玄术,名为贯日金虹,乃是绝杀之术,”沈言的声音,一瞬间变得飘渺不定起來,

“凭借你此时的修为,若要动用,只有以降阶为代价,方才能催动,”

虽然这只是沈言对贯日金虹的描述,并非它的施展方式,但林禹还是一个字都不愿漏掉,

小玄术啊,掌握了这一式小玄术,他林禹就等于掌握了一式真正的杀招,

他所有的底牌,在小玄术三个字的面前,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这一式小玄术乃极限攻击之术,将降阶之时的所有修为全部化为一道金虹,一旦放出整个人便会失去所有的战斗能力,并且连续虚弱三个月,无论如何丹药,都不能逆转玄术规则带來的这种负面作用,”

“接下來……也正是你最关心的两个问題之一,”沈言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却是卖了一个关子,

果不其然,林禹的目光一下子就凝滞在了他的脸上,生怕自己不小心漏掉了一个字,

他最关心的两个问題,一个必定是贯日金虹的修炼方法,另一个是什么,

“这招小玄术,可完全跨越越三个大境界斩杀敌人,且是完完全全的湮灭,若对方沒有大功德加身,亦或者同样掌握了小玄术,那么灵魂种子都会被完全斩杀,不入六道轮回,”

“当然,这招小玄术最低的施展等级,也必须要达到化婴阶,”

沈言话音落罢,林禹的目光都直接呆滞了,

他本以为,这小玄术可越一个大境界杀敌,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因为这代表着金丹境的修者,可以击杀化婴阶之人,婴变阶,就能抹杀望虚阶的强者,

完全跨越三个大境界……就等同于他林禹从凝婴阶突破到了婴变阶,他就能直接斩杀……入劫境的无上大能,,,

这是什么概念,,,林禹整个人,已经彻底被沈言这一句话弄得完全沒有了思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