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十六欲加之罪

仙誓 五百十六 欲加之罪

“……的确是九玄绝脉无疑。”林禹在探查了一下沈如烟的情形之后。终于是点了点头。

“带本城主恢复一番。而后便替她封住体内经脉。”林禹的目光有些闪烁不定。但沈言更关心的却还是沈如烟的情况。因而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切……就拜托领主了。”沈言终于是稍微的放低了自己的姿态。事关沈如烟的安危。虽明知道林禹哪怕是看在那小玄术的份上也会尽心尽力。可他仍是担心不已。

林禹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而后便暂时退出了沈如烟的房间。

沈言却是并未离开。为了让沈如烟沒有那么重的心理负担。他先前已经用真气弄晕了后者。

“七妹……等林禹封住了你的经脉。四哥就能有很长的时间。來突破到虚丹境。然后找到彻底救治你的办法……”

沈言轻轻的捏住沈如烟的柔夷。看着女子那苍白的俏脸轻声道。

……

沈家府邸某处。林禹神色漠然。负手而立。

少顷之后。他的身侧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人显得极其普通。若是扔到人堆里。根本就难以将他认出來。

“调查清楚了。”周围的气氛一直处于沉寂之中。许久之后。林禹方才睁开半眯着的眸子。然后轻声询问道。

“回领主。那沈言从出生至今日。从未展现过惊人的天赋。”來人的声音如同他的模样一般普通。让人听了一遍之后。觉得似乎记得。似乎又不记得。

“不过在数月之前。刘家刘雨涵一干人等陷害他犯下强~奸之罪的时候。此人方才锋芒毕露。以大炎律例。生生辩驳的楚风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來。”

“此后他的修为一日千里。仅仅三月不到的功夫。便直接破入了先天之境。”

林禹眸中光芒不定。

“可探察出。这三月之内。他与何人接触。亦或者。这乾云府。可有劫境大能出现过。”

來人并未迟疑。直接了当的摇了摇头。

“他终日不是与自己的七妹。也即那沈如烟呆在一起。便是发呆。亦或者骑着青羽鹰往四处游荡。”

“至于劫境大能。他们的行迹都是飘忽不定。更遑论若是不想让人知晓。那么即便出现在这乾云府内。也不会有任何人能知道他们是否出现过。”

林禹露出了一丝笑容。有些无奈。又有些淡淡的担忧。

“是啊……我不能肯定。他背后到底有沒有着这样一位大能。”

“若他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某位大能的传承又该如何。这小玄术他都能随意送人。谁能料到他手中是否有着更珍贵的东西。”

林禹的眼底泛过一丝渴望。但却又有些飘摇不定。

“你说……我应该赌么。”

赌什么。赌的自然是沈言到底是不小心接受了某位大能的传承。还是他背后真的有着一位至少劫境的强者。

劫境。在得到了贯日金虹之后。林禹根本不认为。一个虚境的强者。能随手将这在化婴阶便能威胁到入劫境强者的小玄术。轻而易举的传授给自己的弟子。

因而……这样就更让林禹拿不定主意了。贯日金虹太珍贵。珍贵到根本就不像是沈言背后之人传授给他的东西。

來者并沒有回答林禹的疑问。这种问題。只有林禹自己能给自己做决定。

“本座。为何会如此迟疑和犹豫不决呢。”半响之后。林禹终于是露出了一丝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昔年我不过先天九重的时候。便能与望虚阶修士针锋相对。到了此时。手中掌握能灭杀入劫境强者的小玄术。为什么反而会这样束手束脚了。”

“沈言……抱歉。本座可能要食言了。”林禹的神色之间。终于是泛起一抹肃杀之意。

“通知我的家人。若此番我赌错了……被沈言背后劫境。甚至超越劫境的大能取了性命。那么便让他们立刻离开天玄领。”

“领主……”來者的眸中泛过一丝担忧。

“我意已决。你退下吧。”林禹做出这样的决定。好像是极为疲惫的样子。摆了摆手道。

待得身侧之人离开了许久后。林禹方才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沈言……沈如烟。与自己七妹之间的乱~伦关系。可是违背大炎礼法的。那么现在。还需要一个将此事放到明面上來的人。”

这个人……很好找。沈府内。那无数的婢女和仆人都是极好的目标。

林禹不傻。就算他要赌。也不会仰仗自己一个人去对抗沈言背后那个存在与否尚且未知的大能。

他从手下之人的探查中。自然知晓了沈言同沈如烟之间关系的不对劲。这种近亲通婚的关系……几乎每一个传承久远的家族。都会将其视若无睹。甚至为了血统的传承。还会鼓励这种近亲通婚的乱~伦行为。

但大炎礼法。偏偏又在立国时。定下了乱~伦之罪的惩罚方式。割舍刺耳挖眼断手脚筋。

可这一条律法。似乎被人遗忘。但它毕竟真实存在。

因而当沈如烟和沈言之间的关系。被挑到了明面之上。面对他们的就是整个大炎朝律法的制裁。也即代表着。天玄领主背后瞬间有着整个大炎朝力量的支持。……

沈府正门之内。宽敞的庭院中此时却是沾满了人。无论是沈家的家主。亦或者是长老。以及众多的后辈子弟。皆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场内的情况。

沈言与脸色苍白的沈如烟并肩而立。他们的身前则是满面厉色的林禹。

这样多的人。竟是全部屏住了呼吸。沒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來。简直就令人难以置信。

但若是听到了沈言与林禹之间的对话。便绝沒有人能静下來心來。

“林禹。我怎会信了你这歹人一番鬼话。。”沈言的目光中充斥着择人欲噬的杀意。但他却根本拿面前的林禹沒有分毫办法。

敞若他此时是虚丹境。他有一百种办法逃离……若是化婴阶。他便直接就能灭杀了对方。

可他现在。不过堪堪先天一重的巅峰。连先天第二重都沒有达到。即便林禹站在那里不还手。他也无法破开对方的护体真元。

“本座事先根本不知晓你竟与自己的七妹苟且结合。做出违背我大炎朝律例之事。”

林禹不置可否的看着沈言。冷声道。

“若非有人告密。只怕还真得让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逍遥法外了……但既然本座已经得知你做出此等违背礼法之事。自然要严惩不待。”

林禹一片大义凛然之色。

“不……四哥他沒有……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沈如烟急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配上那苍白的面色。更显憔悴。

“沒有。。。”林禹一声大喝。而后死死的盯着沈如烟。

“你真敢说。你对自己的四哥。这沈言沒有半分情意。”

“我……”沈如烟被他的声音所慑。加上心中本就慌乱。竟是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

“沈言。你还有何话可说。”林禹表面之上一直在逼迫沈言。但一大半心思却集中在周围的灵气波动之上。

只要一发现有丝毫的不对劲。他就打定了转身就逃的主意。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林禹面上的神情。便越发的凌厉。心底却是反而轻松了下來。

他此时越发觉得。沈言应当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某个大能的传承。

而后才会将其中的小玄术拿出來与他做交易。那是因为沈言自己……根本不知晓小玄术的珍贵程度。以及暴露出來的后果。

“林禹……你当真敢动我。”沈言眉头微微皱了皱。旋即终于是想明白了一切。

他太自信了。自信林禹会被震慑到。但此时的情况却分明超出了他的预期。这都是沈言那无上仙主的记忆。所带來的负面影响。

他太不拿林禹当一回事了。但他却忘记了此刻若对方有心做出一场豪赌。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办法去限制对方。

于是沈言的神色忽然变得冷静下來。将自己摆在了一个毫无所惧的位置上。

“你信不信……你死定了。天上地下。无人能救得了你。”威胁。沈言到了这种地步。还敢威胁林禹。如何让周围之人不震惊和恐惧。

林禹却是哈哈大笑起來。他显然不是个笨蛋。哪里会不知晓沈言此时根本就是强撑。否则就直接拿出底牌了。哪里还会同他废话。

“行了。沈言。你也不必再辛辛苦苦的演戏了。你乖乖认罪。本座便从轻发落。只挖你两人双眼。刺聋你们的双耳。而后断掉你们的手脚经脉。”

“若是……你仍不肯认罪。那本座便施以乱~伦一罪中最重的惩罚。株连你沈家全族。”林禹的目光。陡然间充斥满上位者的威严。

沈长河此时。却是一脸的震惊和恐惧。天玄领主代表的是大炎朝。沈家不要说是反抗了。连挣扎的心思都不会有。

但他看到一脸平静的沈言之后。心底却更是一阵惋惜。若沒有发生这种事。他本该是整个沈家崛起的希望啊。

可现在……只能……

“孽子。还不敢快同你七妹认罪。否则你真要因为自己的罪责。牵连到整个家族不成么。”沈长河一声厉喝。眼底却是悄然的泛起了一抹愧色。

不得不舍弃掉沈言。否则赔上的便是整个沈家。

沈言和沈如烟闻言。如遭雷殛……

片刻之后。沈言终于是在沈如烟那略带着期待的目光之下。缓缓的张开了嘴。

沈如烟的心里。其实希望沈言承认自己的情感……虽然明明知道自己的想法。根本就是错误的。毕竟她身患九玄绝脉。本就是将死之人。

但若为此搭上沈言的一切。却是有些得不偿失。但沈如烟却想着沈言时时刻刻的关切。念着他的好。恨不得两人能真真切切的做一对苦命鸳鸯。

“我沈言。。沒有触犯乱~伦之礼法。我对七妹。只有怜惜之意。绝无爱恋之情。。。”

沈言的声音。斩钉截铁。沈如烟眸中的期待之色。却是一下子转为了淡淡的黯然。

PS:小仙省掉了很多沒用的东西。直接到了破障而出的关键点了。谁能猜猜。这一次的心障。沈言是如何突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