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37章 入梦太深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入梦太深

并不是所有人的悲伤都会写在脸上的,就像他们,尽管担忧,却也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尽力掩饰着,直到再也掩饰不了,才会克制不住的情绪失控。

这个道理,怀柔只恨自己明白的太晚。

君紫鸢看着怀柔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也不知情了,她忽而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将满腹的疑问与担忧压在肚子里,转开话题道:“皇嫂,你的脸色怎么那么苍白,是病了么?”

“没有,前些日子大约是着了凉,调养了几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还真多亏了思雪那丫头。”怀柔回道。

“思雪…吗?”君紫鸢微微一愣后,忽然笑着道:“先前还一直担心她在宫中会不会孤单,没想到皇嫂已经将她接出了宫。”

“哦对,思雪出宫的事儿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不过你放心,她现在在我哥哥府里过得很好,过几日等我挑个时候,再领她来看你吧,还记得最初出宫的那几日,她天天念叨着要来见你,不过都被哥哥拦下了。”怀柔的唇角浮出一抹笑容。

“嗯,平安就好。也不要涉险来看我了,丞相府出了那么大的岔子,母后和丞相府的人肯定还不死心到处找我和思雪呢,所以,别说是思雪了,我也受到了禁足,皇嫂出来也该更仔细些才是。”说这番的时候,君紫鸢的表情竟似欣慰,她忽而冲怀柔微微一笑,然后道:“皇嫂今日能来看紫鸢,紫鸢已经是很开心了,算起来,紫鸢这条命还是皇嫂救的呢!”

怀柔的眼有些涩,再也无语,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紫鸢脸上的笑容和满眼的感激,她竟有些承受不住。说不上来的压抑才最难受。

她这是救了她么?

根本就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囚禁了她的灵魂。如今,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什么君紫鸢,也没有什么怀妃了。

她们现在只是两个普普通通的女人,甚至。即便不被这个世界所承认也没关系了。

“紫鸢,你难道不怪我吗?直接对外宣告了你的死亡,导致你已经不能再有公主那尊贵的身份,还必须偷偷摸摸的活着……”怀柔淡淡的道,语气却是沉重的。

“怎么会?公主的身份太重,我要不起,如今的生活才是最幸福最自由的,还能够每天起来不必面对繁冗的礼节,讨厌的事情……”君紫鸢忽然发自内心的一笑,消除了怀柔的疑虑。“所以。不管往后过得如何,起码现在,紫鸢都是感激皇嫂的。”

不管如何,都感激么?

君紫鸢的话尽管是发自内心的,怀柔听了却感到异常的压抑。如果,将来她恨她呢?说实在的,随意篡改别人的命运,干涉他人的人生真的是很讨厌的事儿。

走出王府的时候,怀柔的步伐竟有些沉重,她忽然很想回宫一趟,也不知宛若过得如何了。

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联系了。她会不会担心自己一去不复返……

回宫的途中,一路都很平静,但是怀柔的心却不平静,一路运功直奔自己的寝宫,刚刚飞至怀柔宫门口,就见一抹雪青色锦袍的身影等在那里。正是君清夜。

她一怔,假装没有看到他,错过身就要飞身进去。

“柔儿!你如今都对我视而不见了吗?”君清夜忽然飞身拦住怀柔。

怀柔被迫停住脚步,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军清夜,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道:“清夜。我们的关系不是已经理得很清楚了吗,你为何还要如此执着?”

“你这些日子都去哪儿了?”君清夜仿佛没听到怀柔的话,出声询问。

“不管你的事儿。”怀柔淡淡回道,“我希望你往后也不要再过问我的私事儿了。”

“柔儿,如今我连最普通的关心都不配了吗?”君清夜的唇瓣溢出一丝苦涩。

怀柔抿了抿唇,叹了口气,道:“清夜,其实你真的不必这样!你我也算相识多年,若是但凡有一种可能,我最不愿意伤害的人就是你,好了,我该说的早先也都已经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话落,怀柔再没有说话,足尖轻点,飘进了宫殿。

如果,她没有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会变得如何?

如果,她没有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平衡会不会被她打破?

如果,她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与她有纠缠的人的命运根本不会是这样,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她,因为她的出现,让一切都变了!

如果,她继续存在于这个时空,会不会还有别的人的命运因她而改变,会不会还有人再受伤害?

怀柔捂紧唇,让呜咽卡在喉咙里,不让它发出声音,“屏幽,屏幽……”

君屏幽听到怀柔的呼唤,忽而打开门进来,微微一怔,“柔儿?”

“屏幽……”怀柔扑进他的怀里,眼泪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君屏幽温柔地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问道:“怎么了?”

“你去哪儿了?我好害怕……”害怕,你出事……害怕,你不见……害怕,你……

“这可如何是好?我才离开了一晚你就那么想我,离不开了我了么?”君屏幽忽然笑了,眉眼俱是笑意,温柔的拥住怀柔。

这样的怀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原来,内心多么倔强的女人总会有她柔弱的一面,只是,她从不展现而已。

感受到君屏幽的温度,怀柔忽然奇迹般的不颤抖了,慢慢的平复了心境,忽然觉得全身有些绵软无力。刚才的,难道是梦……

到底,哪边才是梦?

“怎么不说话了?”君屏幽看着怀柔,忽然蹙起了眉,“是不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

怀柔静静的看着他,想到方才的梦境,心中顿时一片悲凉,前世的经历,今世的境遇,她的心病已经病入膏肓,无关任何人的事儿,自始至终,都是她自己的问题,若是她自己不能找回这份隐藏在潜意识里的安全感,那么即便有一万个人帮她,她也无法安心。

蓦然,她看着他眼中的那丝忧虑,牵强的微微一笑道:“我没事,就是入梦太深罢了。”

君屏幽的忧虑却并未散去,怀柔叹了一口气,轻声道:“真没事,就是梦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然后又发现你不在自己身边……感觉很累……”

“傻瓜,我是你的夫君,即便现在还不算,但是我也曾许诺过,要一生一世都对你不离不弃,看来,我们的婚期得提早才行,不然……你就会一直对我不放心…不过,在那之前,就相信我好不好?”君屏幽忽然消散了双眸中的隐虑,淡然回道。

“嗯!”怀柔忽然握紧了他的手,她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他的能力,即便是拖着病躯也将庞大的幽亲王府治理得井井有条,朝廷,边境,大事,小事,无论是哪一边,他都留了心眼,所以,他真的不是一个外表如玉,心灵剔透的孱弱公子,或许他比其他人更加狠厉,可是那又如何?她所识得的,看到的,是他善良的一面就够了,他如今对她好,她便对他好,若有朝一日他对她不好,她大可以将对他的那份好收回,可是,她明白,他是真心的,而她,真到了那个时候,却也是覆水难收了。既是如此,为何不能放心的交出彼此的心呢?

“王爷!”蓝卿的声音忽然在窗外响起,听起来语气有些微沉。

“何事?”君屏幽回道。

“您能出来一下吗?”蓝卿试探性的回应道。

“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看看。”君屏幽表现的始终很平静,替怀柔盖好被子后便轻轻走了出去,只是一会儿,又进来了。

怀柔忍不住轻声问道:“什么事?”

“宫里传出话,说紫鸢公主忽然暴毙,今日殡天了。”君屏幽的目光闪了闪,轻声道。

“殡天?”怀柔忽然坐起来,压抑道:“你是说皇宫放出消息,说紫鸢死了?”

“嗯。”君屏幽又坐回怀柔的床边,“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

“君屏幽,你是不是答应了那个老女人什么?”怀柔忽然蹙起眉,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

君屏幽定定的看着怀柔,只是简单的笑了笑。怀柔忽然急起来,“君屏幽!”

“这才是你,方才那么娇弱我还真没习惯。”君屏幽忽然忍不住揉了揉自己被捏痛的手,然后继续道:“柔儿,你为什么断定一定是我做了什么呢?可惜,这一次,还真的不是我。”

“那是谁?”怀柔忽然又急又气,她最受不了君屏幽这温吞的性子了。

“是皇上,接连着好几日也没有寻觅到君紫鸢尸体的他有些疲惫。同时,天下百姓的各个传闻也让他受不了,最后不得不将紫鸢的失踪演化为暴毙……”君屏幽终于不再卖关子。

可是,事情真的会如此简单吗?怀柔蓦然蹙眉道:“就算紫鸢的事儿算是过去了,可是丞相府会这么简单就善罢甘休吗?那可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以丞相的势力,虽然不及王府,可却也不弱,若真的闹起来,也不一定就能摆平。”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