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38章 前世今生

第一百三十八章 前世今生

丞相府的人在崖下找了足足半个月,文清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似的,没有一点儿消息。君紫鸢自来到幽亲王府后便足不出户,每天都躲在屋中,只有少数日子心情烦闷的时候出来偷偷晒晒太阳,颜老儿尽心尽力的照拂着,日子也算太平。

绿影先前是跟着王爷一块儿去的山岳关,但因为王府不能没有人照应,所以自愿留了下来。虽说是自愿,但是蓝卿做了不少的思想工作,更多的是以她的能力,办事儿还是会有纰漏。

到了月底,丞相府的人终于停止了搜寻,怀柔得到消息后心里不知是喜是忧。就像是先前宫里传出公主殡天的消息一般,不知道丞相府打得是什么主意,但终究是离的太远,摸不着,也摸不透。

“丞相府已经放弃寻找那个废柴公子了?”得到消息时,君屏幽正坐在书桌边,怀柔抬眼望向他,禁不住好奇的问道。

“嗯。”君屏幽坐在书桌前写东西,头也没抬。

怀柔忽然着急的道:“为什么?”

“这么多天都找不到,或许丞相夫人已经想开了,亦或许是觉得尸体早就被豺狼叼走了,继续找只会更痛心。”君屏幽继续埋头写字,“我已经吩咐绿影继续暗中调查这件事了。”

“是吗?”怀柔蹙着眉,绿影一边要顾君紫鸢,一边又要暗中留意丞相府以及文清失踪的事儿,顾得上来么?“你不觉得文清失踪,丞相府过于平静了么?”

“的确是平静了些,不过,比起公主失踪,丞相府的公子失踪根本不算是什么大事儿了,只能说相比之下,皇宫更过于平静,就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了。”君屏幽忽然搁下笔。抬眼道。“这是我写的悼念词,给你念一念吧。”

怀柔忽然不语,从一开始,她只考虑到了结果。却没有想过,过程中会有多少的风雨,如果重来一遍,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做出这个决定。

君屏幽见怀柔不说话,他径自念了起来:“悼天澈七公主词,祈紫鸢公主静安……”

怀柔就这样不言不语的看着他,他依旧美艳如花,容颜如玉。在别人看来他这样的神情很正常,没什么,但她因为了解。可惜清晰的看到他眉峰处的气息正在隐隐凝聚到一处,这是他心情压抑时的象征。

与往昔的难过不同,是内心深处发出的隐晦情绪,即便他隐藏的再好,她也能够发现。因为她了解他。这个人从来对外物都表现的漫不经心,可有可无,但是事情一旦走心就会变得很脆弱,想来这个皇妹在他心里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如今虽然还活着,却没了公主的身份……不管怎么说,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她忽然一叹:“君屏幽。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怨我的。”

“不怨你。”君屏幽又看了怀柔一眼,声音听不出情绪的道:“我只是怨我自己。”

怀柔又叹了一气,继续劝慰道:“很多事情,并不能如你我所愿不是么?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做了什么梦,就是怕你像今日这样怨自己责怪自己。其实。换个方面去想,紫鸢换个身份去过,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自己能换个身份。我们背负的都太重了。从前一直期盼自己能过公主一般的生活,等真的当上公主之后,才明白,其实还不如寻常人家的一个小女孩过得幸福,起码,她可以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夫君然后幸福的过一生。”

君屏幽默默的点点头,但又似乎还是对话里的意思有些不明确。

“不要再怪自己了,好嘛?”怀柔忽然认真的道。

“好。”君屏幽看了怀柔一眼,终于点头。

其实,怪不怪现在还有什么用呢?他如今更在意她的话。

“你曾经也期许过公主的生活?”君屏幽忽然试探性的问道,声音极轻,虽然是问句,语气却已经是确定的味道。

“嗯。”怀柔不可置否的点头,丝毫没有注意到君屏幽眼神中的不解,她还陷在自己的情绪中没有走出来。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还是她作为叶若维的时候的事儿了吧,其实小时候没有了那样的遭遇,或许,她到现在还是一个期盼过公主生活的小女孩,无忧无虑的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

可是,终究是命运给她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

“你…不是从一出生就是公主么?”君屏幽忽然握住怀柔的手,温润的语气有一丝雨雾的沉郁。

怀柔忽然身子一颤,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将往事牵扯了出来,不管如何,对这个世界都该是一个禁忌才对。

虽然只是轻微的一颤,但还是传递到了君屏幽的手心,他眼睛忽然眯了眯,深邃的看着她:“你果然不是怀柔么?”

对于这样的问题,她究竟该回答是还是不是呢?她是怀柔,但更是叶若维。可以说,要不是那一场爆炸,她根本不可能遭遇到这些,更不知道原来自己在另一个时空也可以存活至今。

她低着头忽然抬起,对上君屏幽的脸,他眉心处的气息似乎又浓郁了些,她忽然恍惚,君屏幽是个何其聪明的人,他是不是在她失忆之后在海棠苑中对君清夜说的那番话时就已经察觉到她的异样了?但一直都那是那么细致的收藏着心底的怀疑到了现在,若不是她如今说漏了嘴,或许到现在他也不会问。但是,她似乎还是忘记了他的敏感,他本来就天赋异禀,有些东西哪怕不点明,他自己也能领悟,别人不理解,或许他能理解也说不定。要不然,他也不会到如今才问,虽然是随口的一问,但是,肯定是憋在心底很久了吧?

况且这么多年,他了解她比了解自己还深,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甚至是和她一样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思想,即便在外人面前她掩饰得极好,但是在君屏幽的面前她从来都不掩饰,因为即便掩饰,恐怕也瞒不过他……

“怀柔,我在问你话呢?”君屏幽攥着怀柔的手猛地一紧。

如果,做出牛排甚至是别的什么花样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偶然,那么对那两个士兵的两场唤作“手术”的破膛开肚便不能算作是偶然了吧?他所认识的怀柔虽然聪慧过人,胆识过人,可却从来没有做过这样惊人的事儿,因为,就算是他来做,恐怕也适应不了尸体的腐臭味,更别说她耐着尸臭剖尸时表现出来的云淡风轻了。

若不是她今日的一句话,或许,他到如今还打算骗自己继续沉默下去。这样的怀柔,虽然新鲜,但是却也超出了他所了解的范围。

到底,他还要等多久,才能将她琢磨透?

“是!”怀柔直认不讳,她的确不能完全的算作是怀柔吧,因为那个孩子从一开始就夭折在娘胎里了,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她如今也不会在这儿。

既然本来就瞒不住他,她也没想要瞒他一辈子。那些过去被她尘封的记忆,她想要忘记的记忆,却无论如何都忘不了的记忆,如今依然在她心底深处埋藏,也许因为埋藏的时间太久,已经成了她心底的一部分,只要稍微有牵扯,便会浮出水面,如蔓藤一般疯狂滋长。

君屏幽虽然知道结果,但还是被怀柔的那个“是”字引得心头一颤。

怀柔看着君屏幽,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有些东西掩藏的时间太长,她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但是,无论换做是谁,都解释不清吧?

这么些年,她一直都掩饰的很好,将她在前世的记忆深深的掩埋在记忆深处,真的就当自己是重生了,从婴儿的生活过起,一直到现在。甚至连她的父母与兄长都没有发现。

她想她忽然承认了自己的前世,别说是君屏幽无法接受了,就算是她的家人,恐怕也不能接受吧,因为他们是亲眼看着她从肉丁那么点大长大现在的亭亭玉立。

君屏幽看着怀柔,目光盯着她的脸,见她微低着头,周身云雾笼罩,明明距离得如此之近,明明她的手还在他的手里,可是却仿佛他和她之间隔了千重万座的山,她在山的这边,而他在山的那头,中间是无尽的山涧和万丈的悬崖。他的心忽然一冷,就像跌进了这万丈悬崖之下。

“那么,你是谁?”君屏幽再次开口,声音轻若云烟。

怀柔唇瓣紧抿着,沉默不语。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是怀柔,不,不应该这么说,你就是怀柔,可是却带着前世的记忆,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这个事实,只是,没有想过,直到我开口问,你也一直选择沉默,怀柔,对我,你终究还是不能放心的将心底交出来,对嘛?”

怀柔忽然心里一紧,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话语,忽然一下子就酸了她的眼眶。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