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68 抚养权

068 抚养权

二花留在客栈陪着团子.然而都过了半上午了.苍耳出去至今沒有归來.她快有些招架不住了.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小孩.

团子抱着肉丸子.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吊着小脚晃啊晃的.好几次想要跳下來.去找龙少卿.都被二花制止了.

她可是被这祖宗折磨怕了.若是再将他弄丢了.那岂不是要她的老命啊.

二花温柔的笑着.软声细语的问道:“团子.饿了吗.”

团子抱着肉丸子.低着头.默不作声.怀里的肉丸子转了转小黑豆豆的眼球.伸出小爪子挠了挠他的手背.

“丸子.别动.”团子拍了拍肉丸子.示意它安静下來.

可它不但不安静.反而越发动得厉害.干脆整个身体在他怀中滚來滚去.一边滚一边叽叽的叫着.

团子疑惑的看着肉丸子.只见它小黑豆的眼珠子不停的眨巴着.像是在暗示什么.

哦.他懂了.丸子是在提醒他.支开花姨.然后他们才好悄悄地逃出去.哈哈.他的丸子真是太聪明了.太有爱了.

“花姨.丸子好像是饿了.”团子嘟着嘴.朝二花举了举怀中的肉球.水汪汪的大眼.眨啊眨的.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看得人心都碎了.

二花本就疼爱团子.一直都把他当宝一样的爱着.最见不得他眼泪汪汪的样子了.平日里每次他闯了祸.被苍耳教训惩罚的时候.她都会护着他.

“好.好.好.团子等着.花姨马上去楼下给丸子叫吃的.”

“嗯.花姨快去.团子爱你.么么.”他凑到二花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这可把她乐得呀.立即忘了自己姓谁名谁了.乐颠乐颠的就下楼了.也忘记了苍耳临走前的交代.

嘿嘿……看到二花走了之后.团子抱着肉丸子贼贼一笑.

“丸子.你可真是聪明.我太爱你了.”于是.一高兴.他又在丸子脸上亲了一口.结果亲了一嘴的毛.

肉丸子被团子一亲.又开始傲娇了.那嘚瑟样.小尾巴一翘.小嘴巴一抿.

人家当然聪明了.人家可是最最聪明的丸子了.

“给你点阳光就灿烂.别嘚瑟了.我们赶紧逃吧.去找爹爹.”

趁着二花还沒赶回來.一个小小的身影.快如闪电冲出了客栈.

到了大街上.团子被紫雁城的繁华盛景.吸引得心花怒放.早已忘了他背着二花逃出來的原因.

呀.真漂亮.真好玩.

热闹繁华的大街上.一个小小粉粉的肉嘟嘟的仙童般的孩子.抱着一个肉球一蹦一跳.

而在他们身后.正有两个猥琐的身影.悄悄地跟着.这两人正是紫雁城中.青莲使者座下的左右护法.青衣跟青鸟.

“大哥.你看这个小男孩怎么样.”青鸟看了眼一旁的青衣.

“这个还行.走.跟上去.”

团子抱着肉丸子.一路一走一路看.一双大眼这里望望.那里瞧瞧.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要知道.这里可是帝雁的帝都.紫雁城.那可是所有国度中.最繁华的的一座城池了.比起穷乡僻壤的落风县.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万花筒般的神奇都城.

也难怪团子好奇.他一直生活在落风县.从來沒出去过.去的第一个繁华地方.便是木槿城.

然而那只是帝雁的一座小城池.比起帝都.相差甚远.

正好奇的在路摊边观看一位老爷爷做糖人.突然感到身后有人在跟着他.团子不动声色的继续前行.然而这次他却小心多了.

虽然仍是在东张西望.装着在欣赏街上的新奇玩意儿.实际上却是在悄悄观察是什么人在跟踪他.

首先排除花姨.听脚步就不是.而且若真的是花姨.她发现了自己.还不扯开喉咙叫喊着追上來.不会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尾随其后.

团子抱起肉丸子.附在它耳边.悄悄低语了几句.

跟在他身后的青衣跟青鸟.正想办法.怎么将他引开.就在此时.只见从团子怀中跳出一个白色的肉球.只见白球着地.打了个滚便跑远了.

“丸子.别跑.丸子.”团子一边喊.一边追着肉丸子跑去.

两位见状.对视一眼.立马追赶过去.

团子追着肉丸子跑到了一个小胡同.便停住了脚步.不多时.青衣跟青鸟两兄弟也跟了上去.

“嘿嘿.真是得來全不费功夫啊.小家伙.这可是你自找的.”

听到后面的人追了上來.团子抱起肉丸子站在原地.久久沒动.哼.想打他的注意.坏人.就要好好地惩罚.

“去.”他悄悄地吩咐一声.便松开肉丸子.

青衣跟青鸟两人.相视一笑.笑得无比奸诈猥琐.

突然一道白光闪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了青鸟脖子上.张口就咬.

“啊.放开.畜生.”青鸟被肉丸子咬了.怒吼一声.一把扯开肉丸朝地上就摔.

青衣见自己弟弟被咬了.愤恨的看向团子.一手呈鹰爪状.猛地朝着团子抓去.然而在他手还沒伸到跟前时.只见一个小身影.快速一闪.从他身下闪开.

青衣冷冷一笑.双指塞进口中.猛地一吹.立马从四面八方涌出一批青衣男人.

“快.捉住他.”

“肉丸子.快跑.”团子大喊一声.就往前冲.

一个白球快速奔到团子肩头.他头也不回.脚下生风的往前冲.

被咬了的青鸟.此时脸色惨白.嘴唇乌青.

“你们两个.把二护法送回青莲门.”

安排好了自己弟弟.青衣冷冷一笑.提气朝着团子奔跑的方向追去.

“哈哈.小家伙.我看你还往哪里跑.”追赶上來的青衣.一把揪住团子的衣领.将他提了起來.

放开.放开团团.放开小团团.

肉丸子跳到青衣身上.小蹄子揪着他的头发.用力的扯.小嘴咧着.露出一排尖细的牙齿.展示自己的愤怒.

然而无论它怎么龇牙咧嘴.露出多么凶狠的目光.但是在外人眼中.毫无攻击力.沒办法.身形决定了一切.要怪只怪它外表实在太弱了.弱爆了.

团子被青衣提起.双脚悬在空中.晃來晃去.一张白皙粉嫩的小脸.被憋得通红.挣扎了半天无效.他也不乱蹬了.索性省点力气.保存实力.

“说吧.坏叔叔.你们抓我干嘛.是卖了.砍掉双脚去乞讨.还是把我抓去挖心.挖肝.还是去炼什么丹药.”

青衣手一抖.嘴角一阵抽搐.

这小家伙脑子里装的什么.居然把他们想得如此邪恶.

一群青衣男子面面相觑.全都憋着笑.

“废话少说.能被青莲使者看重.是你的荣幸.”

荣幸.呸.他才不稀罕呢.什么鬼青莲使者.肯定沒有他爹爹厉害.

肉丸子也狠狠地呸了几口.不屑的瞪了眼青衣.哼.在它眼中.只有团团最厉害了.

唉.可怜的盲目追随者.它俨然忘记.它心中的英雄.此时正被人揪着.像提死狗一般的提在手中.

青衣捉住了团子.将他带到了青莲使者那里.

而回到了客栈的苍耳.此时已经出离愤怒.就差沒有将紫雁城一炮轰了.

她才到这个破城沒多久.竟然把儿子弄丢了.若早知如此.她就不來这里了.不來找金豪报仇.而应该带着团子直接回落风县.

在那里.至少是安全的.能够保证她儿子的安全.

“苍姐.对不起.都怪我.怪我.是我弄丢了团子.我该死.我.我沒脸活下去了.让我去死吧.不要拉着我.”二花哭得嘶声力竭.寻死觅活的闹着要去撞墙割腕.

王不四紧紧地把她拉着.不让她去寻死.

“给我安静.”苍耳被她吵得心情越发烦躁.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朝她怒吼一声.

瞬间.四周安静了.二花哽咽着.抽抽搭搭.却再也不敢哭出声.

“大家也都别担心.兴许他是去找他爹去了.”

西风岩了然的点头.不动声色地靠近王不四.附在他耳边悄声低语.

“我去他那里看看.你在这儿守着.”

说完他就准备趁着苍耳不注意.悄无声息的出去.然而还是被她发现了.

“站住.”

西风岩回头挠了挠头.邪邪一笑道:“我出去透透气.”

苍耳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借口也太拙劣了.一眼就能够看穿.

“你们都在儿守着.我亲自去找他谈谈.”

关于团子的抚养权这件事.她觉得有必要找龙少卿好好地谈一谈.至于抚养费的问題.毋庸置疑是由他來出.

“我出去了.暂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來.也许谈判的时间较长.也许一会儿就能回來.晚饭前.定会赶回來.你们哪里都别去.在客栈等着我.”她严肃的嘱咐完.便手持银月剑出去了.

另一间客栈内.龙少卿正坐在包间内.独自饮酒.突然门外传來梧凉的声音.

“阁主.有人找.”

龙少卿捏着杯盏的手顿了顿.良久.抬了下眼皮.

“进來.”

梧凉站在门外.闷笑一声.便悄然离去.

他故意沒说是苍耳來了.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

“龙少卿.我儿子呢.”苍耳一脚将门踹开.怒气冲冲的走进去.

闻声.他蓦地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瞬间.他眼中的亮光消失不见.冷冷一笑.

“找我何事.”